手机上阅读

第67章:刻意扮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院里院外,白幡飘扬,沈千寻愕然,九伶一脸麻木的解释:“我爹爹前夜病故,本来身子就不好,经由寨子的事……当晚就咽了气了!之所以没下葬,是哥哥事先有过交待,他去相府刺杀奸贼,注定有去无回,想和爹爹葬在一处,到了那头,也好继续尽孝!”



    她说着,将怀中的残尸拿一件绣花的寿衣包了,小心的放入棺椁之中,这才合上棺盖,拿锤子下钉,边钉边凄声低唤:“爹,哥哥,躲钉!”



    八妹被她叫得眼泪汪汪,沈千寻也觉得喉头哽得厉害,下钉这活儿,一个人也不易完成,两人便上前帮忙,一番忙活之后,只等着择日下葬了。



    “我去换件干净的衣裳!你们两位稍坐一会儿!”九伶给她们沏了两杯茶,便转入内室,不多时,沈千寻听得门声轻响,抬头一看,目瞪口呆,连手中茶都忘了喝。



    八妹那边更是夸张,她干脆把茶杯扔了,嘴长得老大,好半天也没合拢。



    略显昏暗的光线里,立着一个绝世美姝,一袭素白旧衫,掩不住她的绝世风华,那身姿婀娜动人,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美眸俏鼻,樱唇桃腮,不言不笑,眉目间却自有一段风流妩媚浑然天成,她开口,声若莺啼,婉转动人,与她相比,所谓的龙熙国第一美人沈千碧,便是个天大的笑话。



    沈千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她艰涩开口,“你是九伶吗?”



    “大小姐,是我!”九伶朝她点头,“大小姐觉得,以我这样的姿色,若是入了宫,能否得皇上另眼看待?”



    “那是……自然!”沈千寻唏嘘,这般的美色,连她这不好男色也不好女色的清冷之人,都看得物我两忘,更不用说那种天生好色的雌性动物了。



    八妹那边却还没缓过神来,急得直拍大腿,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叫出声:“妹子,你怎么做到的?一下子变得那么美,哦,天哪!教教我好不好?”



    沈千寻轻哧:“丽质天生,哪里教得来?”



    “可她脸上明明……”八妹指着九伶的脸,一脸的匪夷所思。



    九伶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美艳不可方物,那份明艳,把昏暗的屋子都照亮了,她低低答:“大小姐说得不错,其实九伶一直刻意掩去真容。”



    “为什么?”八妹问,“你生得那么美,为什么要把自己刻意扮丑?”



    “生得太过妖媚,会无端惹出许多祸端,我做祸水做够了,所以,才避来京城,掩去真容生活,”九伶轻蹙眉尖,“可是,如果美貌可以为寨子里的亲人复仇,倒也是幸事一桩!大小姐,选秀太慢,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让我直接入宫面圣?”



    “这个……”沈千寻张口结舌,面前的美色实在太过绚目,让她也有些不淡定了,她想了又想,最后说:“你等我的消息,我会尽快让你达成心愿!八妹,我们走!”



    “这……这就走了?”八妹却还有点舍不得,又贪婪的瞅了九伶一眼,“让我再多看一眼!”



    “你是女人!”沈千寻冲九伶挥手,伸手将八妹扯了出去,“女人看女人,算怎么回事?”



    “可是她真的很好看!”八妹一路神经质的咕哝个不停,“姐,你说,她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好看?她长成那样,让我这样的女人情何以堪啊?真是没天理!”



    沈千寻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个极好的扳倒沈千秋又或者龙震的机会,冒领军功,在龙熙国可是死罪,如若九伶入宫,博得龙熙帝欢心,里应外合,定能给相府和王府以重创!



    她被这种想法挑拨得内心激荡,直把身下的马儿催得四蹄如飞,让九伶入宫这事,她目前没有能力做到,可是,龙天若能。



    她径直往湘王府的方向奔去。



    哪知刚踏上往王府去的那条林荫道,便觉身后一阵香风暗起,一片乌云遮天蔽日,腰间也随之一紧,她急叱:“龙天若,莫闹,我有急事要同你说!”



    “有什么事能比我们谈情说爱更重要?”坐在他身后的龙天若语气慵懒,“一整天都没瞧见你,可想煞小爷我了!”



    他的鼻子小狗一样,在沈千寻的头发上嗅了又嗅,嘻笑说:“一股子青草味,说,今天是不是跟人在山林密会?”



    “你既然知道我去了山林,那么,想必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沈千寻急急问。



    “这个……不知道!”龙天若摇头,“我瞧着你往后山走,想跟过去的,不想被姚启善那小老头扯住了!对了,你的事先别忙着说,爷的事才重要呢!快跟我去刑部大牢走一遭!”



    他说着便抢过缰绳,调转马头,沈千寻叫:“天都快黑了,去刑部大牢做什么?”



    “放心,肯定不是让你去回炉重造舒活筋骨的!”龙天若笑嘻嘻的没个正形,“前儿人家帮你出头,今儿个你该送点回报了!来也不往非礼也!”



    “你到底想说什么?”沈千寻急得要命,“别老废话成不成?”



    “成!”龙天若飞快说:“他上次只所以答应帮你出头,是因为我跟他说,你可以帮他女儿宁贵妃报仇雪恨!”



    “杀人凶手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沈千寻不解。



    “你傻啊?”龙天若伸手轻拍她的头,“那一个奴才,能跟一个妃子有多大仇?当然是有幕后指使了!”



    “可是,我怎么知道谁是幕后指使?”沈千寻愕然,“你这诺言是不是许得有些不现实?”



    “不管现实不现实,爷都替你许下了!现在爷就送你去完成承诺!”龙天若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乖啊,好好努力!不然,今晚说不定真的走不出刑部大牢,你也知道,那姚老头儿可是管刑部的!”



    沈千寻无语。



    她到底是有多不幸啊,遇上这么一个盟友,她有一种预感,她最后肯定不是死在敌人之手,而是死在这奇葩盟友的手上!



    但牛皮已然被他吹出去了,她能怎么样?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阴森森的刑部大牢里,姚启善正坐在一只藤椅上发愣。



    他的面色很难看,稀疏的头发散乱的覆在额上,满是皱纹的脸时不时抽搐一下,浑浊的老眼恨恨的注视着牢房某一处,满是青筋老年斑的手紧攥成拳。



    他整个人,都被浓烈的仇恨之火包围着。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