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章:中毒,封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脚步声,他缓缓转过头来,幽浮的光线中,一个白衣女子盈盈而立,他似是看到了希望,眸中陡然一亮,霍地站了起来。



    “沈姑娘!”他对着沈千寻恭手,“小女之仇,能否真正昭雪,就寄在姑娘身上了!”



    他的目光殷切而沉痛,令沈千寻压力倍增,她轻咳一声开口:“姚大人,死者在哪儿,我去验尸!”



    在路上,龙天若已断断续续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



    原来当初的宁贵妃一案,并未因杀人凶手落案而了结,姚启善四个儿子,却只得这一个女儿,生得如花似玉,自是十分心疼,原是没打算让她入宫的,可无意间让龙熙帝瞧见了,只好忍痛割爱。



    好在龙熙帝对宁贵妃也是百般宠爱,入宫不过三五年,便封了贵妃,可没承想,这荣宠这上身不过数月,即遭杀身之祸。



    沈千寻查出杀人凶手后,姚启善即亲自审问,谁知那杀手真是铁嘴钢牙,用尽酷刑,也不曾从他嘴里撬得一点消息出来,姚启善无可奈何,只得一边关着,一边想办法,后来那凶手略有松动,有招供之意,姚启善大喜,遂匆忙赶回大牢,哪知凶手竟然骤发恶疾,一顿午饭尚未吃完,便上吐下泻,不到一个时辰,便一命呜呼。



    这事发生在姚启善去相府的前一晚,他怀疑有人给凶手下毒,可是,刑部经验丰富的验尸官却横竖查不出中毒的症状,而拿那吃剩的饭食喂狗,狗也安全无事。



    而上吐下泻这种症状,对于久居牢房,又受尽酷刑的犯人来说,其实亦是十分合理。



    姚启善只得这一条线索,就这么断掉,哪肯甘心?再者,哪有那么巧,犯人刚有招供之意,便死于非命?



    他很快便想起了沈千寻。



    沈千寻站在一身躁臭味的死尸面前,细细翻看。



    刑部的验尸官说得不错,从表面上看来,这犯人确实没有中毒的迹像。



    当然,有些毒,并非直接反映于体表,可饮食中无毒,又说明这种毒物可能是由体外而非口腔进入体内,这简直是相互矛盾。



    沈千寻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看来,一切只有切开死者的身体才能明白了。



    她转向八妹:“去相府,拿我的工具箱。”



    “需要解剖?”龙天若问。



    “是。”沈千寻回答。



    她的声音低而平静,可她身边围着的人,却有些不淡定。



    半柱香后,八妹气喘吁吁赶到。



    沈千寻穿上自制的防护服,拿起寒光闪闪的解剖刀,一脸平静的切开了犯人的胸腔。



    她身后的狱卒虽然见惯血腥,在那一切下去之后,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姚启善不自觉的揉了揉鼻子,紧张的看了沈千寻一眼。



    这个白白净净文静清冷的女娃娃,胆子,真大。



    沈千寻戴着自制的手套,在剖开的胸腔里细细察看。



    犯人的每一个脏器都呈现出程度不同的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她的肾小管已经坏死了,胃肠粘膜也出现了毒物刺激的病变。



    这些病变不符合“中毒型菌痢”的病理特征,只有在毒物的作用下,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



    中毒致死,口腔五官却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说明毒物在体内已经发生了代谢。



    不同的毒物,代谢的程度和方式也不同,有些毒物代谢过程很快,当毒物在体内发生作用导致人体中毒后,毒物即刻迅速代谢,又很快排泄到体外,这样,在中毒致死的尸体中就很难找出毒物来。



    使犯人中毒的毒物很可能具有这样的特征。



    具有这种特征的毒物,极有可能是生物碱。



    沈千寻拿着针,边思索着,边慢条斯理的把犯人的胸腔缝合。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她便会物我两忘,眼中只有尸体,她异常的安静与严肃震慑了她周围的人,连龙天若这样的浪荡公子也紧紧的闭住了嘴巴,其余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好像生怕惊扰了什么。



    沈千寻的大脑在飞快旋转。



    含有生物碱的毒物种类繁多,像乌头属、钩吻、曼陀罗、马钱子、发芽的马铃薯等都是。



    可是,到底哪一种更接近目标?



    沈千寻决定换一种方式,倒着往回推。



    不管是何种毒物,都是通过服用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为犯人准备饭食的,是姚府多年的大厨,而负责送饭的,是姚府的两名家丁,而看守的人,是姚府的护卫,加起来,一共八人。



    沈千寻将他们挨个叫过来,单独审讯,当然,她不是刑讯逼供,她只是让他们复述自己和身边人在这一天内的举动,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都不放过。



    小半个时辰后,沈千寻有了结果。



    她将姚启善单独叫到小间,低低道:“姚大人,杀死犯人的,是您的侍卫吴栋。”



    “是他?”姚启善大惊,吴栋算是他的心腹了,他有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可他是如何下毒的?要知道,为了防止元凶毒杀犯人,我可是费尽了心机,除了两名送饭的家丁,旁人绝不可能接触到饮食,就算用刑,也是即刻找大夫救治。”



    “他下毒的方法十分巧妙!”沈千寻从地上捡起一物,“大人可识得这是什么?”



    “大蒜?”姚启善说:“这是犯人吃的大蒜,大夫说牢内潮湿,怕他得痢疾。”



    “就是这大蒜害了他。”沈千寻回答。



    “大蒜也能害人?”龙天若不解的问,“你是说,他们把毒汁加到了大蒜的蒜瓣里?”



    “不!”沈千寻摇头,“犯人服用的,是跟大蒜十分相像的一种东西,就是秋水仙的根茎,秋水仙的根茎里含有一种叫秋水仙碱的毒物,这种毒物会令人上吐下泻,浑身无力,中毒者会因为严重脱水而虚脱而死。”



    “秋水仙竟然也有毒?”龙天若惊叫,“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又不喜欢花花草草,你怎么会知道?”沈千寻反驳,“不信你去问云王殿下,他一准儿知道!”



    “胡扯!”龙天若坚定摇头,“我敢跟你打赌,他一定不知道!”



    “可是,这跟吴栋有什么关系?”姚启善追问。



    “因为事发当天,有人看到他带了一盆秋水仙进来,在那里摆弄半天,”沈千寻回答,“这一点,有好几个侍卫已经证实了,而送饭的两名家丁也证实,他们当时被吴栋拌了一跤,将蒜瓣洒落,是吴栋帮他们捡起的。”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