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小僵尸,等等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姚启善拍案而起,“亏我那么信任他,他居然这样对我!看我不活剥了他!”



    “姚大人急什么呢?”沈千寻低低道:“你想找出幕后主使,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顺藤摸瓜,再好不过,还有,那位建议给犯人吃大蒜的大夫,恐怕也得劳神盯一下。”



    “知道了!”姚启善双手握起,对沈千寻一揖到底:“沈姑娘可算是帮了老夫的大忙,老夫感激不尽,日后若有用得到老夫处,还请直说!”



    沈千寻连忙将他扶起:“姚大人是朝廷命案,对千寻行此大礼,岂不是折煞千寻了?姚大人性情刚直,已经两次助千寻脱困,该说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两人客套一番,姚启善自去摸他的“瓜”,沈千寻则和龙天若一起走出刑部大牢。



    外面已是华灯初上,沈千寻拿袖子揩了揩脸上的汗,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累了?”龙天若转头看她。



    “紧张。”沈千寻答。



    “你也会紧张?”龙天若坏笑,“爷没听错吧?”



    “你还敢说?”沈千寻剜了他一眼,“以后不许再大包承揽的扔这种活计给我,万一查不出真相怎么办?”



    “你沈大仙人出手,还能找不到真相?”龙天若摇头,“别谦虚了,你现在啊,在刑狱界就是一尊神!我这儿力挺你呢,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捧杀啊?”沈千寻毫不客气的回,“你把我捧到了神坛上,无所不能,万一哪天真不能了,我啪唧一下摔地上,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痛!”



    她边说边做着手势,十分形像,龙天若看得又笑起来:“不怕不怕,你掉下来时,爷一定在下面等着,决不会摔疼了你的!”



    沈千寻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肚子却在这时很大声的咕噜了一声,她这才记起,这一整天,从追寻尸体到帮助九伶处理丧事,到现在竟然滴水未进。



    龙天若听到了那咕噜声,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嗤嗤的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沈千寻撇嘴:“你脑子又抽风了?”



    “不是不是!”龙天若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身子一个劲轻颤:“小僵尸,你这咕噜声,让我想起我藏在你家柜子里的事了……”



    沈千寻无语,不就偷窥别人吗?有什么好笑!



    她不理她,自顾自去大街上寻吃食,龙天若在后面追赶:“小僵尸,你走那么快做什么?你等等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的东西,好吃极了!我请客,不用你花银子!”



    “你想让我花,我也没有!”沈千寻摸摸干瘪的口袋,她的银子都给九伶留下了,想到九伶,她陡地从姚启善的迷案中回神,扯着龙天若的手低叫:“快一点!我有急事要同你说!”



    “那么急?比内急还急吗?”龙天若延续他无耻粗俗无下限的说话方式,若是换作寻常的大家闺秀,只怕立时羞得去撞墙,这个视贞操如命的旧社会,被男人这么调笑一句,可是不得了的。



    但沈千寻不是大家闺秀,她是法医,对于人体各个器官熟悉到麻木,而现在,对于龙天若的无耻模式也麻木了,她不作任何反应,只顾扯着他的袖子往前走。



    龙天若选的地儿不错,干净幽雅,饭食可口,沈千寻确实饿坏了,饭一上来,埋头猛吃,龙天若坐在她对面,转着眼珠儿,想着怎么捉弄她。



    “我说,你怎么吃得下啊?”他跷着腿儿含着牙签说,“刚刚切过那么臭那么恶心的男人的身体,你不嫌膈应啊?”



    沈千寻连头都没抬,挟起一片猪肝放入口中,龙天若又叫起来:“天哪,这个肝,跟那个死鬼的肝好像哦!”



    沈千寻白了他一眼,反而越发有滋有味的嚼起来,吃完猪肝,那小二又端了溜肥肠上来,龙天若那边又叫起来:“啊,这是那死鬼的肠子吗?”



    “嗯,好像是!”沈千寻面不改色的挟起肥肠,嚼得满口生香,边嚼边说:“我觉得这就是那死鬼的肠子呢!真的好香!你知道秋水仙碱这种东西,能把肠子里的杂物刷得一干二净,都省得厨房的小二再动手刷一遍了!”



    龙天若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



    话说,这些菜可都是他点的,可他没恶心到这女人,好像反被她恶心到了?



    胃中酸水直泛,他端起茶杯一顿牛饮,这才压了下去,这时小二又屁颠颠的端上一锅毛血旺,红通通的一锅,有肚丝有猪血,红通通的一锅,闻起来十分鲜香。



    龙天若也突然觉得饿了,伸了筷子就要吃,沈千寻却漫不经心的开了口。



    “鬼殿下,你觉得这一锅像什么?”她问。



    龙天若拿眼瞪她:“小僵尸!食不言,寝不语,你不知道吗?”



    沈千寻挑起一块血豆腐放入口中,“我跟你说件好笑的事哈,我师傅,唔,就是教我验尸和医术的师傅,是个疯魔狂颠的人,有一次,大夏天的遇到一个死人,已经轻度腐烂,可是吧,又没烂透,我师傅为了检验她的尸骨,便把那尸体的骨头扔到锅里去煮,呶,就跟这个锅子差不多!”



    龙天若胃间的酸水又开始剧烈上涌,但是,他怎能在这个女人面前认输?



    他也挟起一块血豆腐,强迫自己吞下去,还装作一脸淡然的问:“接下来呢?”



    沈千寻边吃边慢悠悠的往下说:“他煮着煮着就睡着了,然后呢,我师娘回来了,哦,我忘了跟你说了,他是用自已家做饭的锅子煮的,然后师娘见厨房冒着热气,还以为他炖了骨头汤,打开锅子一看,你猜怎么样?”



    “别说了!”龙天若捂住嘴,“小僵尸,你再敢往下说?”



    “那锅里油花花的一片,嗯,就跟这锅子里的东西一模一样,你现在知道这锅子里的东西像什么了吗?”看着龙天若大睁的双眼,沈千寻满意的笑起来:“这锅菜,像洗尸水!哈哈!”



    她大笑出声,龙天若那边扒着嗓子吐起来,直吐得天翻地覆,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再看沈千寻,舀着那锅毛血旺,吃得美味香甜,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这一场无耻无赖无下限的比试,沈千寻以绝对的优势,完美胜出,总算一雪前耻。



    龙天若吐得像只软脚虾,蔫巴巴的瘫在椅子上,沈千寻吃得肚子圆圆,擦擦嘴,清咳一声:“鬼殿下,我们来说正事!”



    龙天若幽怨的掠了她一眼……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