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章:爷想怜香惜玉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九伶却不同,九伶温婉中带着清傲,妩媚中透着清纯,眉目流转间,欲语还休,举手投足间,蚀骨销魂。



    龙天若望着这倾城绝色,直觉得七魂六魄都被摄了去,好半天才回神。



    “别老是傻看,给个话儿!”沈千寻见他像只呆头鹅似的对着人家傻看,不由觉得好笑。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龙天若很矫情的吟起了诗,沈千寻便知道这事儿成了。



    九伶低低开口:“公子过奖了!”



    “不,不过奖!”龙天若混乱的说:“九伶姑娘,我敢说,这整个龙熙国,没有比你更美的姑娘了!”



    “那公子觉得,皇上能看得入眼吗?”九伶又问。



    “何止入眼?简直入心!”龙天若微叹一声,转向沈千寻,“这等的美人,要送入那深宫之中,爷突然有些怜香惜玉了,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沈千寻双手一摊,“若是你能说动九伶,让她弃了入宫的念头,我倒要感谢你呢!一入宫门深似海,那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不怕!”九伶语音坚定,“我在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个亲人了,我的父母哥哥,我寨子里的兄弟姐妹,祖父祖母,都已经死了,我若活着却不为她们复仇,岂不是枉生为人?”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么,一切便由我来操作吧!”龙天若痛快承诺,“只是,你这屋子里还放着棺材,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父兄的遗体,还未安葬!”九伶回答。



    “那么,就明日安葬,如何?”龙天若说。



    九伶亦是聪明人,明白他已应下此事,低低俯身跪拜:“但凭公子安排!”



    龙天若“嗯”了一声,又说:“明日你还穿这身半旧的白衣吧!不要太过刻意,你只是一个新近丧父又失兄的柔弱女子,该哭时要哭,当然了,我在说废话,你心里定然痛楚万分,我只是想提醒你,可以哭,但是,哭相不要太难看,梨花一枝春带雨最好,你要是哭成大暴雨,鼻涕眼泪流一脸就没戏了!”



    沈千寻听得忿忿然,照他头顶猛K:”你怎么说话呢?九伶心中悲苦万分,你还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



    龙天若却一本正经的回:“成大事者,就得狠,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得狠,明儿出殡,我也知道她心里痛楚难当,可是,我们要利用的,就是她弱者的形像,一个女人,又可怜又美丽,对男人的杀伤力才最大,她不是你,她没有你那一身硬骨头!”



    “你这都是什么歪理啊?”沈千寻叹息。



    九伶却在一旁说:“大小姐,这位公子说得对!公子,我能理解你的意思!”



    “那就好!”龙天若继续往下说:“还有些事,我也要事先跟你交待一下,宫中不同民间,凡事多长个心眼,少说话,多留心,仇是要复的,可是,千万不要过于心急,凡事欲速则不达,要想成事,须选择最佳的时机,时机不对,不光成不了事,还有可能白搭你一条性命,你懂吗?”



    “懂了!”九伶使劲点头,“公子放心,我入宫之后,第一要事,是获取皇上的欢心,至于时机,九伶不知如何把握,只听公子安排便是!”



    龙天若满意的点头:“倒是个伶俐的丫头,但愿我们心想事成吧!”



    这事就这样拍板决定,两人不宜多留,留下几个侍卫暗中保护九伶,便离开了。



    翌日,京郊,一处不知名的小树林。



    阳光明晃晃的照在绿树之上,有细碎的光斑自叶间洒落,在草地上游移不定。



    一处新起的坟莹前,一身孝服的年轻女子,正孤单单的跪伏于地,无声低泣。



    她的哭声悲凉而压抑,许是哭了累了,她半靠着墓碑坐了下来,长长的白色孝服铺陈于地,肥大粗糙的孝服掩不住她窈窕婀娜的腰身,也掩不住胸前诱人的饱满。



    龙熙帝原本是在离这个小树林约二三里的皇家狩猎场狩猎的,他意外发现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不由豪兴大发,遂逐之不舍,谁料那白狐甚是狡猾,竟然窜出狩猎场,径自向小树林这边逃逸。



    龙熙帝穷追不舍,越界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也不敢扫他的兴,只是紧随其后,全力护佑。



    龙熙帝一阵猛追,看见一抹白色身影,便迅速搭弓要射,哪知那白影竟突然直立起来,他大吃一惊,手一歪,那箭便歪歪的射了出去。



    一声娇弱的尖叫声响起,龙熙帝情知射到了人,忙催马上前相看。



    他只看了一眼。



    就一眼,便觉魂魄便被这女子勾了去。



    他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她因为害怕和紧张,双腿抱膝,缩成一团,清丽绝伦的脸上犹带泪痕,一双乌溜溜的眸子,此时正委委曲曲的瞧着他。



    龙熙帝一直看,一直看,看得忘了下马,忘了自己身处何方,亦忘了自己是谁。



    直到身后的侍卫跟上来,他这才如梦初醒。



    撞见出殡这种事,是很不吉利的,侍卫们纷纷上前驱赶九伶。



    龙熙帝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都住手!”他叫,“滚到五尺之外!”



    侍卫们愣住,却依命而行。



    “把手给我?”龙熙帝远远的向九伶伸出手去。



    九伶一脸的犹疑和害怕,却不自觉的将手伸给他,伸到一半,却突然又撤了回去。



    “怎么了?”龙熙帝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九伶茫然回:“我又不识得你,为什么要把手给你?”



    “可是刚刚已经伸出来了,不是吗?”龙熙帝不自觉笑起来。



    “我……”九伶的神情越发茫然,“我也不知道……是啊,我刚刚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龙熙帝开心大笑。



    他很想说,因为他是帝王,天生具有令人臣服的力量。



    可是,这个女子,最后还是没有乖乖听话呢!



    这样,好像更有趣一些。



    他决意暂时隐瞒自己的身份。



    龙熙帝送九伶回家,九伶拒绝。



    当然,她不是真的在拒绝,她真是欲拒还迎,她嘴里说出的话再坚决不过,可她的身体却在半推半就。



    她好像很为自已不能拒绝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男子而烦躁羞耻,她那幅又是生气又是茫然又是娇羞的模样,让龙熙帝越发兴致高涨。



    男女之间的游戏,总要有退有进才有趣。



    不得不说,九伶这个暖昧的尺度,把握得非常好,既不让自己显得低贱滥交,又很好的满足了龙熙帝作为大男人和帝王的强势心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