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爷怎么不配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九伶的引导下,龙熙帝很愉快的等她把纸钱烧完,然后,送九伶回家。



    这种情形常有,侍卫们自去做他们该做的工作,比如,查访这个女人的底细,有无是刺客的可能。



    当龙熙帝知道九伶三月前丧母,如今又丧父的事情后,对这个美貌孤女越发怜惜。



    当晚,他留在了九伶家。



    当然,九伶不会让他得到。



    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会好好珍惜。



    一夜促膝谈心之后,有龙辇亲自来接九伶入宫。



    龙熙帝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九伶的面庞。



    高高的房顶上,龙天若拿手肘捣沈千寻。



    “看到了吗?”他说,“美色在身,什么都能搞定!”



    沈千寻点头:“是啊,但愿九伶旗开得胜,顺利掳获君心,专宠六宫!”



    龙天若笑:“你就没从中学点东西?”



    “学东西?”沈千寻一脸茫然,“学什么?”



    “学着怎么勾引男人啊!”龙天若恨铁不成钢,“小僵尸,虽然你不能和九伶同,可是,你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你要是像九伶待我父皇那样,温柔一点,妖媚一点,乖一点,爷待你,绝对跟现在不一样哦!”



    “你要我,勾引你?”沈千寻嗤之以鼻:“你也配!”



    “爷怎么不配了?”龙天若昂头,“爷哪儿差了?”



    “你不是哪儿差了,你是压根就没好的地方!”沈千寻讥笑。



    “嘁!是你自己不会用女人的温柔招吧?”龙天若反唇相讥,“作为女人,你不会利用自身的优势,就是极大的人格缺陷!你白披了一张女人皮了,你怎么不干脆托生成一汉子啊!”



    沈千寻施施然回:“我为什么要托生成汉子?我本来就是啊!我没听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男人和女人,还有女汉子这种物种吗?我,沈千寻,就是!”



    她说完,以极其彪悍的姿势跃下房顶,扬长而去,剩下龙天若在那里碎碎念:“哼,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在老四那只呆头鹅面前,温柔得像只猫儿!那木头疙瘩有什么好?哪里比得上爷的善解人意善解风情?”



    他的咕哝声又低又含糊不清,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懂,明明是怨怼的语气,面上却又带着诡异的笑容,很快的,那话便被风吹了去,就像他从来没有说过一样。



    九伶的事,有了很好的开端,沈千寻不由精神抖擞,虽然这两夜因为她说的事,一直没睡好,但此时竟也不觉得困,只觉得浑身是劲,总想要做点什么。



    在烟云阁的院子里晃了一圈,沈千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了。



    沈千秋回府的那一天,三姨娘以命讹命,相府全体下人都在那边瞧着,有的人默不作声,有些却是饶舌得要命,对于这些饶舌又不长记性的下人,沈千寻很想说,你们后悔的时候到了!



    身为相府嫡女,要想法整治一个低贱如草芥的下人,实在有太多合理的理由。



    沈千寻领着八妹,往厨房后院杂务等处晃了一圈,一圈下来,那几个饶舌鬼断腿的断腿,少胳膊的少胳膊。



    作为出苦力而生存的人,少了胳膊腿,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有家人的,还能勉强存活,没家人的,就去垃圾堆里捡大粪吃过活吧!



    真的不能怪她狠,只能怪他们太势利,在她这个相府四号当家人遭难的时候,他们有权选择沉默,可没有权利选择落井下石满嘴胡说。



    “你们,就改了饶舌的毛病吧!”站在哭爹喊娘的残废面前,沈千寻阴冷无情的开口,“人心如墙头草,风往哪吹,就往哪儿倒,可是,倒之前,站好队,瞧好风向,如果做不到,闭嘴装聋作哑也是一招,千万别狗仗人势乱汪汪!”



    下人忽啦啦跪倒一大片。



    沈千寻潇洒离开。



    对于她的主动挑衅行为,龙云雁好像哑巴了,没作任何回应,阮氏和沈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在相府,动不动就杀人打板子的事,层出不穷,他们就算再会挑理,也说道不出什么来。



    当然,他们暂时也没有功夫管那么多了。



    因为快要入夏,天气渐热,沈千秋的断臂和左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肿胀腐烂,那血腥臭气招来一波又一波苍蝇,而沈千秋的哀嚎惨叫也让龙云雁和沈庆寝食难安,烦乱不堪。



    对于这种混乱状况,沈千寻袖手旁观。



    不得不说,古代的医疗条件,真的很一般,而所谓的太医们,对于外科重创的处理,也略嫌笨拙。



    要是沈千寻主治,沈千秋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曾经做过无数次外科手术的沈千寻,面对这么一个重伤病人,有些微的心痒难耐。



    这是一种职业习惯,也就是所谓的技痒,可是,她很努力的把这股做圣母的心思给压下去了。



    换了其他人,哪怕阮氏,沈千寻也一定会出手相救。



    可是,是沈千秋就算了吧,那两万三千条人命,够到烂到骨头里都赎不清。



    对手似乎忙得一团乱,再没有时间来对她实施阴谋谄害,而宝茉殿,则安静得近乎死寂。



    可沈千寻却分明觉得,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短暂平静。



    趁着这段平静,她得做些安排,免得风暴来临时,手忙脚乱。



    龙天若已经派人去边境调查,九伶在宫中的消息,亦通过龙天若安排的线人,陆续不断的传了出来。



    两人见面日益频繁。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如此良辰美景,寻,你再谈国事,岂不大煞风景?”



    某一个初夏夜晚,龙天若倚在一棵高大的垂柳旁,仰天对月,吟出这两句诗,来打断沈千寻连珠炮般的追问。



    对于诗啊歌啊的什么的,沈千寻从来都不感冒,她不会作诗,亦不会吟唱,更加不会跳舞,至于棋琴书画女红之类,她更是半窍也不通。



    所以,龙姓某男的小情调小诗意,在她眼里,就是抽风。



    “说人话,别抽风!”她第N遍说出这句话。



    龙天若低叹:“小僵尸,你能不能告诉我,作为女人必备的技艺,你到底会什么?”



    “杀人,剖尸,种花。”沈千寻面无表情的回答。



    “这不是女人的技艺好不好?”龙天若大叫。



    “那么,种花。”



    “种花是下人的事!不是你这个大小姐要做的!”龙天若大摇其头,“完了完了,沈千寻你完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