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你还有清白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挺有趣的!”龙天若嘻笑着回,“嫣儿,你最近撵人的功夫见长啊!”



    “像这样没脸没皮不知害躁的女人,我一撵一个准儿!”苏紫嫣一看见他的脸,立时把刚才的不快抛到了九宵云外。



    若哥哥定然是不喜欢那个女人的,不然,为什么见到她挨揍,反而笑得这般开心?



    她是心思单纯的女子,又被家人宠坏,想事情永远是一根筋,当然,抛却这些不说,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本来就低得无下限。



    她一心痴爱龙天若,便天天跟在他身后转,此刻见到他,便满心欢喜,再也不去想别的,只仰着一张脸儿站在树底下跟他说话。



    “若哥哥,树上好不好玩?”她笑着问。



    “唔,还行吧!”龙天若漫不经心的答,目光却向远处眺望,刚好看到沈千寻拼命奔跑的身影,差点又笑出声来。



    “若哥哥,你拉我上去好不好?”苏紫嫣撒娇。



    “不好!你太胖,会把树枝压断的!”龙天若毫不留情的打击她。



    “你……你说我胖?不理你了!”苏紫嫣一拧腰,噔噔噔的跑开,龙天若却仍自在的挂在那里,并不在意她的去留。



    苏紫嫣哪里是真的想走?不过是想要他开口哄她!此时见他一言不发,又是一阵气恼,却还是又别别扭扭的走了回来,忿忿叫:“你就把我拉上去又怎么样?我再胖,也没有你重吧?”



    “我有功夫啊!你又没有!”龙天若抬头看天,“拉你上来,我一定会掉下去的,我可没有那种空中飘浮的本事,这事儿,你得去找你的未婚夫!”



    “你……”苏紫嫣又恼起来,龙天若却自顾自说下去:“嫣儿,你的未婚夫是我四弟云王,你不跟他去玩儿,一天到晚跟在我后面,你知不知道,我的清白名声全都被你毁了!外面的人都说我专门抢我弟弟的媳妇呢!”



    他的话直白又无情,苏紫嫣听完,却噗地一声笑起来:“你的清白名声?若哥哥,你清白过吗?”



    “我一直都很清白的!”龙天若认真的回答,“我守身如玉,我坐怀不乱,世间还有比我更清白的男人吗?”



    苏紫嫣却笑得越发大声:“天哪,若哥哥,求你,别说了!你再说,我真的要笑死了!”



    龙天若不再说话,抬头看天上的星星,苏紫嫣笑够了,便被阿呆扶上了马,被随行的侍卫们护送着回了,龙天若却还躺在树梢上。



    “爷,夜深了,咱也回吧!”阿呆低声叫。



    “我不想回!”龙天若懒懒的答,“今儿晚上,多好的月色啊!好久没在这样的月色下躺着看星星了!”



    “爷若是想看,回王府不也一样看?”阿呆回。



    “那不一样,王府里人太多太吵,人越多越吵,就越让人觉得寂寞!”龙天若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阿呆,我最近,越来越觉得寂寞,你说这是为什么?”



    阿呆的叹息似水泡一般咕噜噜翻滚上来,他哑声回:“爷等千娇会,选个王妃回家,就不寂寞了!”



    “别说,这主意,还真是不错!”龙天若吃吃笑,“是该选个王妃了!”



    沈千寻回到相府,一身凌乱的布条,外加一身臭汗。



    八妹瞪眼:“姐,你后面有鬼追?”



    “差不多!”沈千寻气喘吁吁,“一个招惹不得的女鬼!”



    八妹的眼瞪得更大。



    “去烧水!”沈千寻大力拍她的肩,“别忘了薰一支艾草,姐要去去晦气!”



    事实证明,苏紫嫣的追打,其实也并非全无益处,很久没跑步的沈千寻剧烈运动之后,很快便安然入睡,这一夜睡得极好,这给了她一个启发,她决定把当兵时的习惯给找回来。



    一大早,沈千寻便开始在烟云阁里练长跑,正跑得汗流浃背之时,五姨娘的绿手绢悄没声的出现了。



    绿手绢,代表是一般情况,沈千寻洗漱用餐过后,安然赴约。



    “四姨娘和四小姐可能最近要回来!”五姨娘说,“对了,我听说,六姨娘也要回来了!”



    “千娇会将近,沈千梦大约要去参加,四姨娘回来,也正常,”沈千寻缓缓道,“只是,这六姨娘怎么想到回来?”



    “谁知道呢!那个狐媚子!”五姨娘很不喜欢六姨娘,因为她比她年轻,比她漂亮,还比她有才。



    六姨娘陆渔是雅妓出身,棋琴书画,无所不精,吟诗作赋,出口成章,曾是知名风月场所的花魁,京中名流为她打破头,但是,到最后,竟然是沈庆这半老不老的货把她弄到了手。



    但是,也只是弄到手同居而已,因为龙云雁的反对,沈庆甚至都没给她一场像样的纳妾礼,就用一顶小轿从后门抬了进来,府里人称其为六姨娘,实际上,她还算不上是沈庆的妾室。



    因着这点原因,陆渔在相府倒也来去自由,她生性清傲,自然看不惯阮氏和龙云雁的脸子,又有些积蓄和人脉,龙云雁倒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当然,最主要一点,是因为没有必要。



    陆渔不跟她争宠,也不跟她争财,见到她也是礼节周到,还一直在外面另觅了馆子居住,连租金都是自已掏,这样的女人,龙云雁干嘛要跟她过不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渔压根就不属于相府的人,只是一个相熟的散客罢了。



    而四姨娘之所以出府居住,则是到外面的尼姑庵里吃斋念佛,修身养性。



    至于修什么身,养什么性,便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说到底,也不过是在后宅争斗中落了下风,不得不给自己寻个台阶走。



    四姨娘虽不及龙云雁家势显赫,却也是候门贵女,还是个嫡出,听说在娘家还很受宠爱。



    一个受宠的嫡女,自甘到相府作妾,这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谜。



    五姨娘凑在沈千寻耳边悄悄说:“其实啊,她是作姑娘时,就被我们家老爷搞大肚子了!又贪恋老爷的美色,这才死活要嫁来作妾!”



    沈千寻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对于四姨娘和六姨娘,她也兴趣缺缺,她现在想知道的,是龙云雁沈庆和沈千秋的动向。



    “宝茉殿最近有什么动静?”她不动声色的打断五姨娘的八卦。



    五姨娘苦苦脸:“千寻,这回姨娘真没辙了,你不知道,自从那刺杀事件出了之后,他们看得可严了!把沈千秋住的地方,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别说是人,连只苍蝇也进不去!龙云雁最近跟生猪瘟一样,一天到晚阴沉沉的,我也不敢往她的边上跑!”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