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贱男,骂她是扫把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伸手去扯他的衣袖,加重了语气:“快起来吧!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啊!是杀沈千秋的兵呢,扒龙震的老根,你有没有兴趣?”



    龙天若像被打了强心剂一般,刷地翻身坐起,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沈千寻忙不迭的捂住嘴。



    龙天若不说话,拿一双喝得通红的眸子死死的盯住她,一张欺霜赛雪的小白脸也通红,像被煮熟的大红虾,配着那样恶狠狠的眼神,竟莫名有了几分狰狞。



    看惯了他嘻皮笑脸的模样,沈千寻十分不习惯这样的龙天若,但她还是说出自己的来意。



    她将事情简单讲了一遍,说:“我身边只有八妹,要对付那些人,明显不够,你的兵借十来个给我用用,放心吧,我会体恤着用的,计划也算天衣无缝,就差你捧个人场了!”



    这样的要求,再稀松平常不过了,也是龙天若承诺过的,本来嘛,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有共同的目标和敌人,通力合作互通有无完全在情理之中。



    可龙天若却不作任何回应,仍拿那双血红的双眸瞧她。



    沈千寻被他看得一头雾水,弯腰去瞧他的眼,边瞧边咕哝说:“喂,鬼殿下,到底行不行啊,给个话啊!”



    龙天若面色微变,颌骨紧咬,突然指着她的鼻子,劈头盖脸的骂起来。



    “爷凭什么借人给你用?你是爷什么人啊?你凭什么支使爷啊?”他拧着眉毛咬着牙,“滚!麻利的给爷滚!有多远滚多远!你这该死的女人!你这天杀的扫把星!”



    他边说边顺手抓过身边的枕头掷了过来,沈千寻没留神,直好砸到脑门上,疼倒是不疼的,只是,又闷又懵。



    尼玛,这贱男,怎么一忽儿扮恶鬼一忽儿扮菩萨?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还骂她是扫把星……



    太过份了!



    你丫才是扫把星!你全家都是扫把星!



    那种超郁闷超无语的感觉让她丧失冷静,头皮乱炸,小宇宙瞬间爆发!



    她弯下腰,把那枕头狠狠的扔还回去,顺便开始蹂躏屋内的花瓶古董。



    哗啦啦……



    叮当当……



    功夫在身的沈千寻,破坏力强过苏紫嫣一百倍!



    龙天若怒不可遏,冲过来阻拦,一手拎起她的一条腿,另一手掐住她的脖子,直直的把她伸出了殿外。



    沈千寻的脸先着了地,额角立时肿痛难忍,胯骨也是钻心的疼,有心爬起来继续征战,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她趴在地上,那模样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惹得王府下人们掩唇笑了起来。



    真是……丢人……



    沈千寻也似喝了酒,两腮慢慢红透,一直红到耳朵根……



    她沈千寻自穿越到这个异世界,被迫丢脸的事,好像都与这个叫龙天若的贱男有关。



    可是,又能怎么样?打又打不过,只好,又羞又恼灰溜溜的遁走……



    阿呆万分同情的看着她,临了了不忘说一句:“沈姑娘,我提醒过你的……”



    “你妹!”沈千寻头也不回的爆了粗口。



    生气、丢脸、郁闷、失望、沮丧……



    这个精神严重分裂雌雄同体的流氓无赖,莫名其妙的发什么神经,这个贱男!



    沈千寻被气得魂都乱了,口不择言的骂了一路,她几乎是调动了自己的记忆库,把所有能想到的骂人的话都在嘴里过了一遍。



    只是,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一路狂骂,她晃到哪儿了?



    抬头看天,只看见窄窄细细的一线,再看自己周围,灰黑色的砖墙触手而及,前方,一条细而长的巷子悠长曲折,仿佛没有尽头。



    而身后……



    好吧,不用回头看了,已经听到了,不亚于二十人,是一等一的好手,走路没有一丝声息,换作是普通人,她就是再生气心神再乱,也不至于听不到。



    是六姨娘口里的流寇吧?



    下一秒,沈千寻拔腿就跑。



    可是,跑不掉了。



    黑虎山那一段历史,诡异的重演,只是,那是一片小树林,就算打不过,借着野草林木的掩护,还是能吊着一条小命的。



    可现在……



    这跟瓮中捉鳖有什么区别啊?



    六姨娘说,这帮流寇逮到官家小姐,常常会先奸再虐再杀,死者全身不着寸缕,伤痕密布,死状极惨。



    如果自己落到这些人手里,会比那些枉死鬼惨成千上万倍吧?



    她不会给他们蹂躏她的机会。



    所以,沈千寻一出手就是极狠厉的杀招,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特战队员,巷战和近身搏斗是她的长项。



    短短的半柱香时间,沈千寻已放倒近十人。



    当然,她也受了伤,浑身鲜血淋漓,却反而越发冷静阴厉。



    对方的攻势被她逼人的气势迫得一滞,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忘了攻过来。



    沈千寻挥刀,寒锋冷冽,刀刀直切喉管,对方不敢大意,双方很快便成了胶着状态。



    这种状态一久,沈千寻便有些承受不住,粘腻的血迷了她的眼,封住了她的鼻,她渐渐觉得呼吸不畅,四肢发颤,身上大汗淋漓,握刀的手一个劲打滑。



    而头顶的那一线天,也越来越晕暗,而喉间,忽然漫过诡异刺骨的凉……



    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沈千寻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在黑虎山遇见龙天语的那一幕了。



    他一袭白袍,俊若谪仙,如神兵天降,莹白如玉的脸似白莲花般缓缓绽放在黑暗的夜空,袍袖挥,指尖舞,那些鬼影皆被打散无形。



    只是,这么好的梦,她只能做这一次了。



    她疲倦的合上眼睛。



    没想到还有机会再睁开眼。



    沉重的眼皮,有一丝凉意漫了过来,这让她晕沉的大脑渐渐变得清明,而鼻间,一股清苦却幽香的气息氤氲……



    “云王!”她喃喃低叫,“我是在发梦吗?”



    “你经常会梦到我吗?”熟悉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倏地睁开眼睛。



    龙天语沉静澄澈的眸子低低的俯视着她。



    “你总算醒了!”他动手帮她清理伤口,“大晚上的,你跑到这小巷子里,是请你的敌人来围堵你的吗?”



    沈千寻眉头紧皱:“还不都怪你那个哥哥!”



    “三哥?”龙天语垂下眼敛,“他又欺负你了?”



    “我向他借兵,来杀这帮流寇,他不肯,还臭骂了我一顿,还拿枕头扔我,真是可恨!”沈千寻絮絮叨叨的跟龙天语告状,丝毫没料到,自己撅着嘴发着狠的模样,十分像一个孩子在大人面前撒娇。



    龙天语却注意到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