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继续,我啥也没看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眸间闪过一抹宠溺与心疼,但很快的,却又漫上难言的忧郁与哀愁,他垂着眼皮应:“这帮流寇什么来头?”



    “是沈千秋的人!”沈千寻说,“对了,你怎么会突然出现?”



    龙天语回答:“父皇宣我入宫,我就顺便让木槿带两棵树给你,谁想你不在,他去湘王府找你,阿呆说,你跟我三哥吵架,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怕你出事,便让人在这一路找了找,果不其然……你势单力孤,行事要多加小心才行,大晚上的,怎么好往这偏僻的小巷里走?”



    “我一直很小心的!”沈千寻瘪瘪眉,“今天是被你那个三哥气糊涂了,也不知怎么的,就走进来了,真是晦气,我觉得啊,他就是我的灾星!”



    龙天语轻哧:“那你还敢招惹他?”



    “我也是没办法!”沈千寻郁闷不已,歪头看到龙天语,突然又笑起来:“不过,也没关系啊,他是我的灾星,你却是我的福星呢!我一遇到你,就会化险为夷!”



    龙天语无声轻叹:“我这颗福星,只在你有危险时才来救你,却不能帮你规避风险,好像有点没用!”



    “怎么能这么说呢!”沈千寻摇头,“只要我活着,早晚会把这些风险一点点处理掉,可是,没有你这颗福星,我连活都活不成啊!”



    龙天语无声轻笑:“好了,别再说话了,嘴边有道伤痕,我帮你擦点药,不然,下疤痕,看上去就会像血盆大口一样!”



    “血盆大口才好呢!”沈千寻呜呜的说:“让人看了就害怕,就再也没有人敢来惹我了!”



    “好了,别说话!”龙天语伸手捂住她的嘴,“你的嘴乱是一动一动的,我万一把药抹到舌头上怎么办?我发现你跟三哥混得久了,话也多了!”



    沈千寻微觉羞赧,这位云王殿下,是怪她太饶舌了吗?



    其实她真心不是多话的人,可是,可能是大难未死,过于兴奋,又或者,面前的这个男子,给她一种异样的安全感,让她忍不住就想多唠叨几句。



    可是,既然他不喜欢,那么,她便不说好了。



    她乖乖的闭上嘴,任由龙天语的手指在她唇畔抹来擦去,这一静下来,反而更加心猿意马。



    龙天语的指腹轻而柔,带着异样的温度,在她脸畔唇角轻揉慢捻,渐渐的,竟似变成抚摸一般,他的掌心滚热,像是温软的羽毛轻轻拂面,两人气息相闻,眼眸相对,沈千寻的心突然咚咚的跳起来,几乎要跃出腔子,一张脸也陡然涨红。



    她的头低低的往下垂,龙天语却固执的往上托举,他的黑眸幽深温柔,就这么痴痴的盯着她看,看得沈千寻整个身子都快要飘起来。



    “可以说话了!”龙天语哑声开口。



    沈千寻“唔”了一声,却仍不发一言,龙天语问:“你怎么不说话?”



    “你刚刚不是嫌我话多?”沈千寻略有些委曲的回。



    龙天语垂下眼敛,笑意却自他的嘴角潋滟开来,渐渐扩散至整张脸。



    沈千寻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色的人,可是,龙天语笑得太好看,那微弯的唇角,是最完美的上弦月,看得人心旌摇荡意乱神迷,看得人心里头的桃花朵朵绽放灼灼夭夭。



    真真是,男色也诱人!



    沈千寻没有把持住。



    她身子忽地前俯,吻上了龙天语的唇角!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停滞……



    “殿下……”木槿的声音陡然响起,却又嘎然而止。



    沈千寻像只受惊的兔子般跳了起来。



    木槿拼命摆手:“我……我什么也没看到!”然后飞一样的跑了。



    但沈千寻跑得比他还快!



    她以为被龙天若骂是最丢脸的事,没想到,很快就发生了一件更丢脸的事!



    她怎么可以主动去吻一个男人啊!



    这是古代啊古代啊……



    男女授受不亲的啊……



    就算是在现代,也很少会有女人主动献吻的好吧?她竟然这么前卫,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和男人连手都没有拉过的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如果地上有道缝,沈千寻一准儿削尖脑袋钻进去了!



    可是,地上没有。



    灰黑色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光可鉴人,触目处,一片亭台楼阁,花红柳绿,她所站着的地方,是一处宽敞的大殿,垂着素色的纱幔,殿内古色古香,清新素雅。



    “这是哪儿?”她过于惊讶,不自觉说了出来,刚才只顾着跟龙天语说话,还真没注意自己身处何地。



    “云王府。”身后龙天语的声音轻柔舒缓,“是父皇为我建的,只在下山时会来这里住一下!”



    沈千寻不敢回头,只讪笑着“哦”了一声。



    “你的伤还没有清理好!”龙天语又说。



    沈千寻摆手:“差不多就行了!我自己回去慢慢治疗吧!天儿黑了,云王,我回去了!”



    “我送你!”龙天语也没有出言挽留,这让沈千寻有些心情低落,当然,她并不是想留在这儿,只是想知道他对刚才那件事的态度。



    可是,龙天语什么态度也没有,他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眉目之间,一片风轻云淡。



    这样一个儒雅公子,就算生气,怕也会顾及他人感受,不肯宣之于口吧?



    沈千寻懊悔得想拍死自己。



    她执意不肯再让龙天语送,龙天语无奈,只好命木槿和石竹送她回去。



    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起身,眼底一片乌青,精神萎靡不振。



    八妹在床头报:“姐,外头有访客,你见不见?”



    “不见!”沈千寻摇头,“说我病了!”



    八妹“哦”了一声,转身要走,沈千寻叹口气,叫住她,问:“谁?”



    “五姨娘说,是你的四妹,叫什么沈千梦的!”八妹回答。



    “哦,你去带她进来,在外间稍候,我梳洗一下便出去!”沈千寻吩咐。



    相府四千金沈千梦,是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她没有沈千碧的美貌,也没有沈千雪的聒躁,也不似前身沈千寻那样招人欺负,她是一个标准版的名门庶女,守礼本分,不谈是非不嚼舌根,对于前身,她不理不睬,却也不欺不压。



    所以,她在沈千寻眼里,也是一个没有存感的人。



    沈千寻略作梳洗,出门见客,沈千梦安静的坐在圆桌旁,见她出来,噙了一丝笑意,道:“大姐!”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