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不好给他难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含笑点头:“四妹来了!”



    “嗯!”沈千梦看了她一眼,说:“听说昨晚大姐遭遇了流寇,便过来瞧一瞧,大姐受的伤不轻呢,有没有请大夫来瞧?”



    “都是些皮肉伤,无妨!”沈千寻回,“过些日子就好了!”



    “可过几日就是千娇会,姐姐脸上受了伤……那些流寇,当真可恨,大姐日后可得当心!”



    沈千寻“嗯”了一声,沈千梦又闲扯篇的说了些话,倒一直保持她原来的脾气,半点也没论府里的是非。



    可她扯的闲篇儿,无非是些闺阁中的女红和棋琴书画等,又恭维沈千寻字儿写得好,要求一幅字回去学着,沈千寻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她那字,蛐蛐儿都比她爬得好看,要是拿出去给人临蓦,岂不是笑掉大牙?



    沈千梦见她突然发笑,不知为何,也讪笑着相随,沈千寻不想让她误会,便说:“四妹莫怪,我自从上次被送入监牢,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一般,以前会的东西,通通都忘得一干二净,怕是要四妹空跑一趟了!”



    沈千梦似相非信,但她也是善察颜观色之人,很快又笑着回:“是我唐突了,大姐的手还受着伤呢!哪里能写字?”



    她找的这个借口,明显比沈千寻自个儿找的好,可见在某些方面,她其实是比沈千寻聪明的。



    两人不尴不尬的又扯了几句,沈千梦自去了。



    八妹在一旁问:“姐,你说这个会是好人坏人?”



    “你说五姨娘是好人还是坏人?”沈千寻反问。



    “当然是好人了!”八妹回答,“对我们好,帮我们忙的人,就是好人!”



    “可是有的时候,这种好人,随时都有可能转化为坏人,所以,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你强大了,你身边便会围满了对你好的人,你弱小,便会有很多坏人来践踏你,这位四小姐,大抵就是如此吧!”



    八妹眨眨眼:“懂了,我娘就常说,穷在大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也就是你这意思吧?”



    “差不多吧!”沈千寻伸个懒腰,“身上有些疲累,我再去睡个回笼觉!”



    哪知这个回笼觉睡得也不长久,没过多久,八妹又噔噔的跑过来。



    “主子姐,又有客人来访!”



    沈千寻皱眉:“又是谁啊,连个觉都让人睡不好!”



    “这回是个贵客,您不见怕是不成!”八妹附在她耳边说:“是五殿下!”



    “他来做什么?”沈千寻愕然。



    八妹摇头。



    “得了,这可是得罪不起的人!我得出去迎接啊!”沈千寻有气无力的从床上爬起来,重整衣裳,重堆笑脸迎客。



    烟云阁的回廊间,龙天锦负手而立,神采奕奕,一袭明亮的天蓝色绣花长袍很衬他的气质,让他看起来像水洗过的碧空,澄净蔚蓝。



    皇子驾到,相府自然要恭敬相迎,听说专程为拜访相府大小姐而来,沈庆虽然心里疙疙瘩瘩的不舒服,面上却是一片热忱,亲自引路,伺候得十分周到。



    此一时彼一时,昔时的五皇子,无缘于储君之位,是一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但现在太子被废,则又是另一番情形,放眼几个皇子之中,也只有他最适合了,龙熙帝近日来安排他在御前行走,顶替太子监国一职,很显然,心中已有这种打算了。



    这样的炙手可热的人物,自然得小心伺候着,可是,他再怎么谄阿谀,龙天锦也不过付之一笑,那笑里淡淡的嘲讽,连他这个浮沉官场再厚黑不过的人都不由面皮发红。



    沈千寻出来时,沈庆正在训斥八妹:“你怎么报的信?千寻怎么还不出来?怎么可以让殿下等着她呢!这也太不像话了!”



    八妹撅着嘴不出声,龙天锦淡淡一笑:“沈相,无妨,我此次来访,本就十分唐突,打扰了大小姐的清静,等一下也是应该的!再者,佳人如奇花,便是等再久些又如何?等待花开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呢!”



    沈庆听到这话,讪讪的住了口,暗忖他话里的用意,沈千寻此时已穿花绕柳而来,在龙天运面前停住,对他福了一福:“千寻不知五殿下要来,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龙天锦忙伸手将她扶起:“不必拘礼,快快请起!”



    沈千寻起身:“让五殿下久等了,咱们到正厅说话吧!”



    龙天锦点头,跟在沈千寻身后往院中走,沈庆也就势跟在身后,沈千寻掠了他一眼,虽然很不爽他进入自己的地盘,但是,有外人在,也不好太让他难堪,毕竟,他是她的生身父亲。



    正郁闷间,忽听身后的龙天锦开口:“沈相,你公务繁忙,又要操劳令郎之伤,就不用跟着了,有千寻在就好!”



    “这个……”沈庆很想跟进去瞧个究竟,但人家的话虽说得动听,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喜,他只得讪笑着退了回去。



    待他的背影消失在烟云阁,沈千寻轻笑:“多谢五殿下!”



    “嗯?谢什么?”龙天锦故意问。



    “谢五殿下帮我赶走红头苍蝇啊!”沈千寻答得随意。



    龙天锦想到沈庆方才穿的那身大红官袍,也不由笑了起来。



    “我们这是礼尚往来,你若言谢,就见外了!我不过帮你赶了只苍蝇,你可是帮我打杀了一头笨象!”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沈千寻笑得谦逊,“分明是废太子多行不义,遭了报应!”



    “是!”龙天锦兴致勃勃的看着她,“程轩死得那般冤枉,他生前又嫉恶如仇,哪怕到了阴曹地府,化身为鬼,也决不肯轻饶杀他的凶手,这就是报应吧!”



    沈千寻连连点头:“殿下所言极是!”



    龙天锦脸上的笑容越发愉悦。



    沈千寻起身为他斟茶,茶香袅袅,沁人心脾,窗外春风阵阵,吹得花影摇曳,阳光如碎金,洒在桌上,一片光影流离,四周却一片静谧安详。



    龙天锦深吸一口气,只觉肺腑之间,一片素净花香,不由低叹道:“你这里还真是好,倒如世外桃源一般!”



    世外桃源?



    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五殿下说笑了,狼窝虎穴之中,怎容得世外桃源?殿下看到的,不过是片虚幻的景儿罢了!”



    她倒不想在他面前掩饰自己对沈庆一伙的仇恨,实际上,她在任何人面前也不曾掩饰过,她不屑演陪那些无良男女,演父女母女姐妹都情深的戏码,她不演,也绝不容许他们演,她嫌膈应。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