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7章:查出幕后主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这意思,难道这侉彝族人因瘟疫而全族覆灭的事,另有蹊跷?



    他这边尚未想清,那边的龙震已大声叫起来:“皇上,皇上,你看那边,安侍卫带了几个人来,可是已经捉拿到了作恶的贼人?”



    龙熙帝的思绪很快便被引了过去,这时,侍卫长安雄信押着两名黑衣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他将那两人一脚踹倒在地,对龙熙帝说:“皇上,属下已经拿到了,就是这四个贼子作恶,属下还在他们身上寻到了未用完的火药!”



    “你们是什么人?”龙熙帝冷声问,“为何要这么做?”



    “狗贼!”那被抓的两个男子恨恨的啐了一口,“你龙熙国的官兵杀我平民,屠我百姓,我们大宛人当然要以牙还牙,也让你们的百姓们尝尝苦头!”



    “你们是大宛人?”龙熙帝冷厉一哼,“倒是些有胆有识之徒!说吧,谁是你们的幕后主使!”



    “没有!”四人齐齐摇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们自已要这么做,还要什么主使?”



    “没有主使?没有主使你们进得了朕这上林玉菀吗?”龙熙帝拍案而起,“这上林玉菀,又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吗?”



    四人相互交换着眼色,最后达成统一约定,牙关紧咬,一言不发。



    “看来,不用刑,你们是不会张嘴了!”龙熙帝做了个手势,很快便有侍卫上来将这四人押了下去。



    龙震上前道:“皇上,光是用刑怕是不行,这四人既然敢来,想来是大宛的死士,依老臣看,应该在王亲贵胄们带来的下人中仔细排查,另外,臣隐约觉得,臣的孙儿千秋受伤之事,也与这些人有关!”



    “说的有理!”龙熙帝点头,“千秋为朕保家卫国,杀尽宛贼,这才招来杀身之祸,你放心,此次查出幕后主使,朕决不轻饶!”



    龙震伏地叩谢:“老臣这就去办!”



    九伶立在一旁,不由沮丧异常,刚刚她眼看就要将话题引到侉彝族事上,却被龙震一语打断,再看龙熙帝神情一片凝重,显然这大宛暗探闹事之事,远比自己族人的事重要。



    她每走一步,都依着沈千寻和龙天若的交待而来,原本等着族人将冤屈之事在龙熙帝面前唱出,自己再一哭诉,定能事半功倍,令罪魁祸首伏法,可万万没想到,在这当口,竟然来了两场大爆炸。



    这场爆炸炸得六神无主,正慌乱之际,忽觉衣角被人轻碰了一下,却是沈千寻。



    面前的沈千寻仍是惯常的模样,目光淡漠面色沉静,她对她轻轻眨了眨眼睛,九伶似是无形中得到了一丝力量,勉强定住了心神。



    很快,侍卫们和龙震同时跑了过来,同时大叫:“皇上,有结果了!”



    沈千寻嘲讽弯起唇角。



    龙熙帝沉声问:“是谁?”



    “她!”侍卫和龙震齐齐指向了一个人,九伶一惊,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头,差点晕厥过去!



    侍卫和龙震指的人,竟然是离她只隔几步远的沈千寻!



    沈千寻瞠目结舌,她指着自己的鼻尖,大惊失色:“你们说什么?我?”



    “就是你!”龙震怒喝,“还不把她拿下!”



    侍卫们如狼似虎,将沈千寻牢牢抓住。



    沈千寻不挣扎也不叫喊,只安静看向龙熙帝:“皇上,臣女的命,是皇上救下的,如今再还给皇上,也绝无怨言,只是,就算死,也请皇上让臣女死个明白吧!”



    对于这样的结局,龙熙帝亦是惊讶非常,沈千寻不过闺阁之女,如何能与大宛刺客扯上关系?



    他看向安雄信和龙震。



    龙震上前报:“皇上,臣经过仔细排查,发现相府小姐乘坐的马车有问题,那下面置有暗箱,可以藏上三四个人!在马车上也发现了黑衣人遗落的火炮碎屑,而这个马车,恰恰是相府嫡女沈千寻不久前订做!”



    沈千寻冷笑:“王爷说得不错,那马车,确实是我不久前订做的,只是,那下面的机关,却不是我所为。”



    “你有何证据,证明非你所为?”龙震咄咄逼人。



    “那王爷又有何证据,证明那马车是我所为!”沈千寻毫不示弱的顶上。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龙震看了安雄信一眼,安雄信立即回:“皇上,那四人不堪刑罚之苦,已然招供,说他们的主使者,就是相府千金沈千寻!”



    “不光如此,他们还招认,沈千寻的母亲宛真就是大宛人!沈千寻被送入刑部大牢,之所以能走出来,也是他们的人暗中相助,沈千寻认定相爷和龙氏是她的杀母仇人,甘愿通敌叛国,为其母报仇!要不然,她以前是何等懦弱羞怯之人?如何入了一次刑部大牢,便如脱胎换骨一般!”



    他这番话一说出来,举座皆惊,连龙熙帝也忍不住信了三分,看向沈千寻的目光,也陡然变得阴厉寒冷。



    九伶在一旁不由为她捏了一把汗,连额角的头发都湿了。



    这时,龙天语淡淡开口:“龙熙与大宛在几十年前,相处尚算和睦,相互通商来往,龙熙国内有宛姓人,这并不奇怪,这不能说明,姓宛的,就一定是通敌叛国的奸细。”



    龙天锦亦随声附和:“她母亲虽姓宛,却是个病秧子,卧病在床,爬都爬不起来,最后惨死破屋之中,这样的人要是奸细,那还真是个笑话!”



    “没人说她母亲是奸细!”沈庆适时开口,“刚才那人说得很清楚,只是说,她是因为母亲之事,才想借助大宛暗探,要来对付相府,只是,寻儿,相府得罪了你,你跟相府结仇倒也罢了,怎么又弄了炸药来炸这些不相干的人?他们何其无辜?”



    他这话成功的挑起了刚才死伤人士家属的恨意,都纷纷嚷起来:“这小丫头好生歹毒!炸了自家哥哥不说,连无辜的人也不肯放过,还审她做什么?推出去砍了,才好大快人心!”



    沈千寻扬声高呼:“我沈千寻的人头,原本就不在自个儿的脖子上,早砍晚砍都无所谓,可是,若是砍错了人,你们死去的亲人,在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各位多等一刻,便可得真相,又何苦非急在这一时?”



    她的声音清亮有力,虽被众人围攻,仍然不急不躁,那些人原本也是心中犯疑,当下又冷静下来。



    沈千寻转向龙熙帝:“皇上,能否让我与那四人当面对质?若是他们能回答臣女的三个问题,臣女便甘愿认错伏法!”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