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大大的失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证据确凿,你又何必枉自挣扎?”龙震冷哼,“你以为凭你那三寸不烂之舌,便能将黑说成白吗?皇上,此女甚是可怕,连番作恶,致相府鸡犬不宁,千秋之事,定然与她逃不了干系!还请皇上主持公道,速杀此女,为枉死的百姓报仇!”



    龙熙帝看看沈千寻,也觉心中厌恶,他虽居于深宫之中,市井之间的事,却也并非全然不知,他的一干亲信,是专门负责打探民间隐私之事的,更何况,关于沈千寻的事都不隐秘,又是剖腹又是验尸,每一件都诡异的很。



    沈千寻看出他的心思,遂出言相激:“既然连对质都不能,那么,皇上,这么大的罪名,恕臣女不敢当!臣女这条命,皇上取去就是!但是,要说这大爆炸之事是臣女所为,臣女宁死不服!那枉死的百姓,亦死不瞑目!”



    九伶在一旁怯怯的扯了扯龙熙帝的衣袖,娇声道:“皇上,不如就让他们对质吧?可怜臣妾那些同乡……”



    她言罢又抹起了眼泪,其娇弱之姿,令人动容,这时,姚启善也大声开口:“皇上,老臣是刑部尚书,按说此案当由老臣来断,让疑犯与犯人当面对质,原就是律法中必当履行的一个程序啊!”



    “是啊,父皇,既然要断,爽性断个明明白白清清朗朗,否则,岂不是让人笑我龙熙无明断之才?”龙天语亦沉声开口。



    他这边开口,龙天锦苏年城等人也纷纷附和,龙熙帝无奈,只得说:“对质就对质!安雄信,把那四人带过来!”



    龙天语九伶等人松了口气,谁知龙熙帝又说:“沈千寻,朕可没有功夫也没有心情陪你玩太久,朕只许你问三个问题,三个问题若还不能自证清白,那么,你就休怪朕无情!”



    这下几人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这事儿,三言两语根本就说不清楚好不好?



    但沈千寻沉静的回:“皇上,三个问题有点多,臣女只问他们一句就好!”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丫头是疯了吗?十句八句都未必能说得明白,何况一句?



    但见她气定神闲,仿佛已成竹在胸,不由又犯起了嘀咕,一片议论纷纷中,安雄信已将那四人押了上来。



    四人已被打得不成人形,好在嘴尚且能说话,沈千寻上前一步,问:“你们既然是躲在我的马车之中入了上林玉菀,那么,请问,在马车之中,我和我的三位妹妹,都说了些什么话?”



    沈庆一怔,随即懊恼得想拍扁自己的脑袋。



    失误,这是大大的失误啊!



    眼见着四人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沈庆决意顶风而上,干笑道:“你说你这个丫头,问的这叫什么问题?你们姐妹素来不和……”



    “父亲!”沈千寻厉声制止,“父亲这是打算给他们提示吗?”



    “我……我给他们提示什么啊!我只是……”沈庆支吾不清,龙天语淡淡道:“恕我多嘴,沈相此举,确有提示之嫌!”



    沈庆只得闭嘴不言。



    沈千寻一字一顿将问题复述了一遍:“请问,我们在马车上说了什么?”



    四人答不出,一个胖子稍微机灵些,含糊不清的回道:“我们只想着做大事,谁有闲心听你们女人在说什么啊?反正你们就是吵来吵去的,吵得人脑仁痛!”



    “是吗?”沈千寻冷笑,“罢了!我不让你们说她们了,我是你们的主子,我说些什么话,你们总能记得起来吧?”



    那四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说不出一句话来,鬼知道她们在车里说什么啊?他们压根就没有在那马车下面待过!



    沈千寻当然知道他们没在马车下面,以她的警觉,绝没有理由车内藏了四人,还毫无觉察之理!



    龙震见要坏事,忙轻哼一声转移话题:“这件事,我看也掰扯不清,按理说,他们确实不该听不清主子的话,可是,他们是来行凶的,又不是赏花游乐,胆战心惊的,听不清倒也在情理之中了!安侍卫,要证明他们之间的联系,总不至于就只有一辆马车吧?”



    安雄信一听,立时会意,忙伸脚去踢那四个人:“你们跟这丫头之间还有什么勾当,还不老实的招认出来?”



    “那个……”胖子抹了把脸上的血,结结巴巴的说:“我们用来行凶的火药,是在相府的烟云阁制作完成的!你们如若不信,可以现去搜查,烟云阁的茅房之中,定然还藏着许多半成品!”



    “烟云阁?茅房?”沈庆激动的叫起来,“这等恶事,竟然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的?天哪!皇上,皇上恕罪啊!臣生出这种通敌叛国的女儿,臣罪不可赦啊!”



    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



    “父亲何必如此激动?”她难掩嘴角的嘲讽,“总要等那火药的半成品搜出来,证据确凿,才好请罪不是吗?父亲现下就叫上了,莫非,是早就知道些什么?戏演得太过,小心露了马脚!”



    “你这死丫头!”沈庆暴跳如雷,“死到临头还嘴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不见到棺材,为什么要掉眼泪?”沈千寻嗤笑,“万一那棺材不是为我预备的,不是白白浪费许多眼泪!”



    龙熙帝见沈千寻自始至终气定神闲,而沈庆龙震两人,却又似有些古怪,他也略略品出些味来。



    “去查!”他下令。



    “姚大人,能否请您帮忙一同随行相看?”沈千寻向姚启善一揖到底。



    “老朽正有此意!”姚启善看向龙熙帝,“请皇上恩准!”



    龙熙帝点头,见人去了,忽又看向沈千寻,低低道:“你不相信朕的人?”



    沈千寻敛眉恭敬回:“皇上信,我便信,皇上不信,我便不信!”



    龙熙帝轻哧一声:“狡诈的丫头!”



    相府距此约有二三里地,一来一回,足有六七里地,再加上翻查烟云阁的时间,没有一个时辰,断不能回,龙熙帝倚在靠背上,见刚刚还繁花似锦的会场,此时一片血污狼藉,不由大感烦躁。



    九伶善解人意,忙帮他斟了一杯热茶,龙熙帝端起来啜了一口,见沈千寻站在那里,虽被两个侍卫揪住,却全无狼狈之姿,眉宇之间,一片平静淡然,惊讶之际,遂生出好奇之心。



    他闲闲问:“沈千寻,你不怕?”



    “回皇上,臣女问心无愧,自然无所惧!”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