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章:还在睁眼说瞎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的命,就在别人的手中,任由别人捏圆搓扁,还敢作这样的美梦吗?”沈千寻冷笑,“他们若是护佑了你们的家人,就会留下把柄,他们会那么傻吗?死人又不用交待的,不是吗?”



    这四人陡然变得疯狂。



    他们一齐向李涣扑了过去,又撕又咬,直虐得李涣鬼哭狼嚎。



    侍卫们忙将他们拉开。



    四人趴在龙熙帝面前,竹筒子倒豆子一般,将事情始末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怎么被人从大牢里提了出来,怎么制造这场爆炸事故,怎么故意指认沈千寻等等。



    龙熙帝的脸,越变越难看。



    相府的一个破管家,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陷害相府的大小姐?



    他的背后是谁,这再明白不过!



    而为什么会制造爆炸事故?



    就是想封掉侉彝人的嘴吧?



    想把那仅存的十来个人的灭口,从此,就再也无人知道他们令人发指的恶行!



    龙熙帝气得嘴唇发青,眼前发黑,他坐在那里,连手也忍不住要发抖。



    这就是他的臣子他的爱将啊!



    他高官厚禄的供着他们,到最后,他们就是用这样荒唐凶残的结局来回报他!



    他怒到极处,反而哈哈大笑。



    龙震心中陡地一抽。



    这时,他才注意到那几个血人似的侉彝族人,他知道要坏事了!



    果然,龙熙帝下一句便说:“沈相,你生了一个好儿子!”



    沈庆却也没有回过神来,事情太多,他的脑袋本来就不是特别灵光。



    他干笑:“皇上,是皇上龙恩浩荡!”



    “浩荡个屁!”龙熙帝爆了粗口,“无耻!无耻至极!你生出的好儿子,做出的好事情!你竟然还敢说皇恩浩荡!”



    沈庆一听这话,不由浑身冰凉。



    龙震却已稳定了情绪,在一旁道:“皇上,这正处理着沈千寻一案,怎么又扯到千秋身上了?”



    “翼王!”龙熙帝望向他,目光冷厉,“你不觉得,这两个案子,如今可以合二为一了吗?”



    龙震作困惑状:“皇上,老臣不解您话中之意,莫非是刚才,老臣错过了什么?”



    “朕想,你应该什么都没错过!”龙熙帝一字一顿答,“侉彝族瘟疫之事,翼王毫不知情吗?”



    “听说过!怎么了?”龙震继续装傻。



    “朕刚得到消息,说那些族人,并非死于瘟疫,而是被沈千秋和龙越故意虐杀,拿来冒充军功!”



    “竟有这等事?这可太……”龙震身子一震,险些绊倒在地,他固执道:“老臣不信!老臣不信自家儿孙能做出这等禽兽不如之事,定是有人处心积虑,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龙熙帝冷冷的注视着他,看着这位打小同自己一起长大,一直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堂哥,龙熙帝突然觉得他变得陌生而难以辨认。



    这种陌生,令他十分恼怒,什么时候,他最信任的人,也敢在他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龙震看,两双精于世故的眼睛在一起交叉碰撞,谁也不肯退让。



    最后,龙震开口:“皇上,就事论事,今日之事,若经查实,无论什么样的结局,老臣都会接受,只是,那侉彝族之事,只有人证,没有物证,臣暂保留不同意见!”



    他说完,低叹一声,退后一步,将手缩于阔大的袍袖之中,再无一言。



    很明显,在这件事上,他要束手旁观。



    沈庆只觉手软脚软,瞬间汗透衣背。



    他又要成为一颗弃子吗?



    龙熙帝淡漠的掠了他一眼,缓缓开口:“李涣,你的幕后主使,又是谁?”



    “没有……没有幕后主使!”李涣痛哭流涕,“沈庆祸我妻女,我心生不满,才要报复,要祸害他的一双儿女!”



    沈千寻冷笑:“李涣,你这话,拿去骗三岁小孩,他只怕也不信吧?还居然敢拿来骗皇上,真是该死!”



    龙熙帝歪头看了沈千寻一眼。



    沈千寻一双黑眸似古井,无波无澜,自然,也无丝毫惧意。



    龙熙帝不自觉叹息,十五六岁的花样少女,却有一双这样的眸子,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会说这样的话,大抵是怕他再像上次佛堂审案那般,不了了之吧?



    只是,拿这话来激他,到底有些孩子气,他是一国之主,岂是她这小丫头片子一句话便能左右的?



    事情该怎么办,他的心中早有定论!



    当然,这个小丫头片子勇气可嘉,头脑也真心不错,或许,可以为他所用也说不定。



    他决定送她个顺水人情。



    “李涣,你知道我朝律法,若查出来做假证,会遭满门抄斩!”他淡淡开口,“现在,朕再问你一句,此事,真是你自己所为,没有幕后主使?”



    李涣神色慌乱,挣扎了半天,最终开口:“小的……小的是被沈千秋指使,他怀疑害自己重伤的人是沈千寻,遂决定以牙还牙,将这通敌叛国的罪名,安在她的头上!”



    沈千寻愕然。



    这样的结局,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她原以为李涣咬出的人,会是沈庆,这样,不管沈庆还是沈千秋,谁都逃不掉,可没想到李涣说出的幕后主使人,竟是沈千秋。



    其实,何止她意外?龙震和龙云雁更是惊愕非常!



    沈庆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和得意。



    这条计策,本就是沈千秋想出来的,他早就强调过的,不是吗?他不过稍加完善,把要毁掉的目标添上侉彝人而已。



    所以,就算事情败露,要承担责任,也是出谋划策的人来伏罪,跟他有什么关系?李涣可是直接与沈千秋联系的,他在李涣面前,可是表现得一无所知!



    好吧,他承认,这么做有点不地道,沈千秋是他的儿子,做老子的,都该护着儿子。



    可是,那真的是他的儿子吗?



    他好像是龙震的外孙儿更多一些吧?



    从他成为王府女婿开始,他就没有一点地位和权势,龙云雁当年贪图的,也不过是他的美貌,她蛮横又霸道,而他的儿子,本就不在身边长大,也从来不将他瞧在眼底,只当他是懦弱无能的一个摆设,龙震就更不用说了!



    既然如此,他当然得事事多为自己打算,这样一个儿子,舍了就舍了,他想要儿子,有很多女人可以给他生,他未必愿意要龙云雁的这一个,他生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儿子,真正与他贴心贴肺的,不比这个更好?



    再者,沈千秋的事情已经败露,左右也是逃不过一个死字,既然是注定要死的人,不把罪名交给他背,为什么还要多牵连上一个他?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