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赚回了一条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见着那两人就要走到这片小树林,沈千寻下意识的将全身缩紧,尽量屏息静气,不想让人发现她的存在。



    强颜欢笑也是一种功夫啊,在她没练好这门功夫之前,还是藏起来比较好!



    终于,那两人走过去了,沈千寻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消沉。



    无情无绪的窝了一阵,她狠狠的把自己鄙视了一番,一个女法医,居然害单相思,听起来一点都不搭调好不好?



    她还是回去,等着研究龙熙帝派人从边境运来的腐尸比较好。



    理理衣裳,伸伸懒腰,她站起来,有气无力的往外走,满树的樱花不间断的落下来,纷纷如雨,竟让人无端的生出伤春之叹,伸手接了一朵,放在掌心,默然相看。



    正看得出神,忽听耳边有人叫:“我说是什么人,却原来是你在这里!”



    沈千寻抬头,却是龙天语,正撩开花枝安静的看她,沈千寻讪笑答:“正要出去呢!”



    “这是甚是清静,多坐一会儿吧!”他说着,撩开袍角,席地而坐。



    沈千寻干笑着坐在了他对面,两人一时无话,只安静的看着落花,看着看着,沈千寻突然一阵难耐的悲伤。



    “怎么了?”龙天语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了!”沈千寻笑,“方才你也知道的,命悬一线,赚回了一条命,难免有些感慨而已!哦,对了,还没谢谢你刚才出言相帮!”



    “怎么突然跟我客气起来了?”龙天语看着她,“还有,你不想笑时,便不要笑,看起来怪怪的!”



    “怪?”沈千寻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两腮,“好吧,不笑!”



    她敛了笑脸,龙天语却似还瞧着不顺眼,只是左看右看看个不停,沈千寻被他看得浑身发热发虚,实在坐不住,遂慢吞吞的爬了起来,干笑说:“四殿下,我突然想到还有件事没办,怕是不能陪你了!”



    “哦,是吗?”龙天语轻叹,“那太遗憾了!我正有一件事要同你说!晚走一会儿,也没关系吧?”



    “呃,是的!没关系!”沈千寻只得硬着头皮又坐了下来。



    龙天语淡淡开口:“我今日偶遇你四妹,发现她人很不错!”



    “是啊,她确实不错,典型的大家闺秀,别说,跟四殿下很相配呢!”沈千寻笑得面部肌肉僵硬。



    “嗯,我们很谈得来!”龙天语说,“你呢?除了计算中的收获,有没有碰到意中人?我方才听到五弟向你求婚,你好像很害羞,跑掉了!”



    沈千寻这回笑得嘴都有点歪:“是啊,五殿下人很热情,我没有料到!”



    “他人也不错。”龙天语说,“比我三哥人好,你跟他在一起,会安全很多!”



    “是啊,我也觉得是这样呢!”沈千寻笑得直想哭,“你三哥让人琢磨不透,嗯,我该答应五殿下的求婚才对!我现在突然回过神来了,呵呵,四殿下,我现在就去找他!”



    她倏地站了起来,几乎是夺路而逃,片刻间已冲出小树林,窜得没影,剩下龙天语一个人坐在那里,如老僧入定一般,一朵朵数着落花。



    沈千寻很难过,非常难过,心里的酸涩痛楚难以言传。



    她从未谈过恋爱,第一次知道,原来失恋,是这么一种滋味。



    可是,她这应该不叫失恋吧?



    确切的说,她是单恋,因为那个仙人般的男人救了她,又送了她一座园子,便生出旖旎之想,实际上,人家或许只是感激她帮他治愈身上痼疾罢了。



    上林玉菀的游廊栏杆之间,处处成双成对,一派大好春光,她低叹一声,又退了回去,仍往那人烟稀少的地方躲清净。



    但千娇会这种盛会,注定无清净可躲。



    她在一处花架下还没坐稳,便有人尾随着跟了过来。



    “沈姑娘,在下安子墨,这厢有礼了!”



    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沈千寻回首望去,见是一个身体高大的男子,浓眉大眼,臂壮腰圆,生龙活虎的模样,穿了一身宝蓝绛纹锦袍,十分英气。



    沈千寻礼节性的冲他点点头:“安公子好!”



    “方才见沈姑娘拒绝了五殿下的求婚,真是出人意料!”安子墨含笑道:“连五殿下这样的男子,沈姑娘都不肯下嫁,我等凡夫俗子,是否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沈千寻无意与他多聊,遂点头:“是的!”



    “啊?”安子墨垂下脑袋,这位大小姐,还真是……够直接!这头一点,让人连话都没法往下接啊!



    有人嗤嗤的笑了起来。



    沈千寻循声望去,又一个男子从花架拐角处转了出来,银灰色绣竹叶纹样圆领长袍,容貌清癯,鼻直口方,眉毛稀疏,眉毛下的眼睛却炯炯有神。



    这张脸,与龙熙帝十分相像,只是年轻些,清瘦一些,他是龙熙国六皇子龙天运。



    沈千寻一怔,随即俯身行礼:“千寻见过六殿下!”



    “免了!”龙天运笑起来眼眸微弯,很是随和,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这才转头对安子墨说:“你一向自诩情场得意,这回可是碰到钉子了吧?”



    “不光碰了,还碰到一根特硬的!”安子墨轻笑,“敢问沈姑娘,我看起来就那么讨人厌吗?你多一句话都不肯跟我说,两个字就要打发我?”



    “并非安公子讨厌,而是我想给安公子节省时间,千寻不适合安公子,可千娇会上,适合安公子的人很多,没必要在我这儿浪费时光。”沈千寻淡淡回道。



    “那么,你倒是位好心的姑娘了!”安子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只是,你都没跟我攀谈,就怎么知道我不适合?”



    沈千寻微微一笑,回:“我不喜棋琴书画,对女红更是一窍不通,最喜欢的事,就是跟尸体打交道,我这样说,安公子还有兴趣跟我攀谈吗?若有的话,请继续,或许,我可以教你一些验尸之道!”



    “咳咳!”安子墨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个,验尸之道我用不到,还是算了吧!”



    “沈姑娘的爱好真是特别!”龙天运歪头看她,“不过,我对这个倒有点兴趣,沈姑娘愿与我聊聊吗?”



    “好啊!”沈千寻耸肩,“六殿下请坐下说话!”



    “嗯,我想问你一件事,”龙天运看着他,“一个人是患瘟疫而死,还是被人杀死,在死后一个多月,还能分辨出来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