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爷的心都被你打碎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沈千寻。



    那又羞又气又恼又委曲的模样,十足是个小女孩儿,哪里还是那个眉眼眼梢都冷冽冻人浑身御姐范儿的沈千寻?



    难以言说的感觉瞬间刺透胸腔,心里漫过诡异的疼痛,他想也一想,反将她更紧的拥入怀中。



    沈千寻越发疯狂,他却任由她扑打,一动也不动,嘴里咕哝说:“不就是被那呆头鹅遗弃了吗?也不至于就这么失态吧?他有什么好?他就是一个专门招蜂惹蝶的花心大萝卜!爷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你要是实在喜欢他,就把爷当作他好了啊!”



    沈千寻崩溃。



    他抱得那么紧,让她感觉气息都有些不畅,稍稍恢复理智的沈千寻安静下来,她有气无力的说:“龙天若,放手!”



    “不放!”龙天若使劲摇头,“爷决定做一回菩萨,让你尽情宣泄你的忧伤!”



    “我没有忧伤了!”沈千寻说,“你放手!”



    “不放!”龙天若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沈千寻咬牙,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背后,龙天若嗷嗷叫起来:“别打了别打了!再打,爷的心都被你打碎了!”



    “你去死!”沈千寻用力将他一推,龙天若松开手,懒懒的躺到她一边的草地上。



    沈千寻拿衣袖擦眼泪,迎风吹肿痛的眼睛,龙天若在一旁探头探脑:“哎,小僵尸,你真喜欢那呆头鹅?”



    沈千寻白他一眼:“说什么屁话?我和云王殿下,只是有共同爱好罢了!我像那种为情所困的人吗?”



    再难受,也不能这让货看她的笑话吧?



    龙天若耸耸肩:“死鸭子嘴硬!”



    “谁嘴硬了?”沈千寻剜他一眼,忽然一拍脑袋,叫:“你跟踪我?”



    “一天没见你,想你喽!”龙天若没个正形,“觉得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又不敢在千娇会上冒头,怕紫嫣那丫头强抓我拜堂,只好跟在你后头喽!你跑得真快,爷最近肾亏,飞得太慢,差点没跟上!”



    “你自己功夫差,就不要乱找借口了!”沈千寻淡淡的回,“有什么事找我,就快点说,我要回去了!”



    “被你刚才打忘了!”龙天若幽怨的看她一眼,“好了,回就回吧!这儿太潮湿,没准儿会有蛇什么的……”



    沈千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蛇……



    她刚刚神智晕乱,竟然忘了,这个水草丰美的地方,会有蛇……



    龙天若及时的将她的微妙表面瞧在眼中,他咧着嘴,不怀好意的笑开了。



    下一瞬,他突然弯腰,提起一个长长的东西往沈千寻背后扔去……



    “啊!”沈千寻乱跳乱叫,刚刚拭干的泪水再度迸溅而出。



    说起来很难让人置信,连死尸都不怕沈千寻会怕蛇。



    可是,她就是怕,没有办法,在特战队,蛇鼠蛤蟆壁虎之类的东西是女性队员必须克服的一种心理恐惧,但经过无数次试验,沈千寻始终无法过这一关。



    因为她每一次都会成功的被吓昏过去。



    也因为这一点,她执行的任务,大多在都市之中,从来不跟丛林搭边。



    此时的沈千寻只觉一条滑溜冰冷的物体窜入自己的脊背之中,真正是魂飞魄散眼泪狂飙。



    就在她快要晕厥之际,龙天若及时赶到,将那条“蛇”捉出来,远远的掷了出去,然后,十分满意的将处于半昏状态的沈千寻抱在怀中。



    嗯,手感真好,有肉也有腰还有淡淡香气扑鼻……



    他的眼前陡然又浮现小破屋那销魂蚀骨的一幕……



    沈千寻没有察觉到。



    她被蛇吓得七魂走了六窍,此时只剩一窍,近乎弱智,与蛇相比,浮滑放浪的龙天若貌似要可爱那么一点点。



    她乖乖的伏在龙天若的怀里,任由他将自己抱向任何地方,只要不下地不碰到蛇就好。



    随着夜色的深沉,月光也渐渐变得明朗,那层雾气散去,水银似的月光流泻下来,落在幽暗的林木之上,也洒落龙天若一身。



    柔和的月光让他的五官越发俊逸突出,此时脸上没有那种招牌般的油滑笑容,便更像龙天语了,其实他本来就和龙天语长得一模一样。



    离得那么近,沈千寻反而闻不到她身上那股混杂的脂粉香气,倒是有股清苦的气味微微漫过鼻端。



    当然,这也许只是她的幻觉。



    是她心中念着那个人,便不自觉的想要骗自己一下,骗就骗吧,就再做这一回梦好了,就一回。



    她不自觉的抱住了他的腰,把自己的脸往他的颈窝里靠了靠。



    龙天若察觉到她的举动,身子微微一震,下意识的低头看了她一眼。



    怀中女子眸若流星闪耀,若春水流溢,就那么明亮又温柔的看着他,他的心尖一烫,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那狼狈的模样让怀中女子轻笑出声。



    她的笑容清丽无双,他脑中“嗡”地一声,心脏陡然漏跳了一拍!



    “龙天语。”



    他听见她的低喃声,然后,眼睛缓缓闭上了。



    那些繁星,消逝,那些春水,东流。



    他的心头泛起一丝苦涩,只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又急走了一通,终于寻到那贪吃的马儿。



    他抱她上马,她一直很乖的窝在他的怀中。



    当然,在她心中,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这一路谁都没有说话,只有马蹄笃笃敲击在地面的声音。



    从城外回城里,沈千寻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觉。



    一觉醒来,看见龙天若邪魅的笑容,她后悔不迭。



    低头看看自己,衣衫散乱,虽不至袒胸露臂,但已然春光乍泄。



    她记起自己遇蛇的那一幕,只为了能把那蛇揪出来,其他的全变得不重要,所以,衣衫不整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是……



    她抱起双臂,紧张的问:“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龙天若摇头:“当然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沈千寻瞳孔放大。



    “我虽然没有对你做什么,但是,你有对我做!”



    “啊?”沈千寻眨着眼睛,拼命回想:为了避蛇,她被他抱在怀中,然后,她看他,越看越像龙天若,再然后,她往他怀里钻,再然后……记不起来了!



    记不起来,自然就不认帐。



    她摇头,轻哧:“我能对你做什么?笑话!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我只是睡着了!”



    “你是睡着了!”龙天若认真的回答,“可是,你跟上次一样,在梦里,亲了我!”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