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不要跟我提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可怎么好?”她拿起帕子抹泪,“庆儿也没有什么办法吗?”



    “不要跟我提他!”龙云雁骤然发作,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双血红的眼瞪得老大,“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那个畜牲,竟然设计自已的儿子!我真是瞎了眼,竟会嫁给他!”



    阮氏被她这一通骂弄得一头雾水,却也不敢反驳,只讷讷道:“雁儿啊,你消消气,等他回来,娘去骂他!”



    “你骂他?”龙云雁鄙夷的扫了她一眼,难掩心中厌恶,她心中满腔怨恨,无处发泄,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处处带刺:“你为什么要生出这样一个儿子来啊?你为什么生下他这个贱胚子,来祸害我啊!你说啊!”



    她扯着阮氏的衣襟又晃又叫,疯叫个不停,阮氏一把老骨头都快被她晃散了,只得仓皇的奔逃而出。



    一出门,她就四处寻找沈庆,把伺候的小厮找来一个个问,小厮们都纷纷摇头,相爷在哪儿,谁知道呢?



    当然,就算知道的,也不能说。



    其时的沈庆,正躺在长公主龙思诺的的温柔乡里闭目养神。



    长公主是龙熙帝的长姐,时年四十岁,比沈庆大了五六岁,皇室优越的生活条件并不能令她长葆青春,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



    当然,她年轻时也不能算是美人,她同龙熙帝一样,眉毛稀疏无形,但龙熙帝眼睛有神,她却生了一对鱼泡眼,看上去恹恹无神。



    十年前,她的结发之妻战死沙场,龙熙帝也曾为她另谋佳婿,她人虽生得不美,却极爱美男,然而美男到了她手底,却常常是郁郁而终。



    附马不能纳妾,经年累月的对着她那双鱼泡眼,估计哪个男人都难以承受,更何况,这种姻亲,本就是没有任何情感强加在美男身上的。



    所以,美男嫁给长公主后,大多没什么好结局,胆小的,郁郁而终,胆大的,私下纳妾被砍头,一来二去的,长公主名声臭不可闻,令龙熙国稍有颜色的男子避之不及。



    许是因为长年寡居,心情抑郁之故,长公主最近又长肥了许多,比起年轻时更加不能看,但她人虽丑,却也饱读诗书,对社稷朝事,颇有见地,有些真知灼见,令龙熙帝也十分赞赏,再加上她曾因救龙熙帝而伤到了脚,致轻微残疾,所以,龙熙帝对她看重之余,又十分愧疚,自然要加以弥补,长公主也因此身价高涨,成为龙熙国唯一一个虽无权无势却至高无上的人物。



    这样一个人物,并不容易驾驭,但是,沈庆却很快将她勾搭上手,在沈庆面前,她就像只猫儿一般,再无平日里对待旁人的高傲冷漠。



    眼见沈庆面带愁容,她心疼的拿手去舒他的眉毛,沈庆生了一双极漂亮的眉毛,又黑又亮,长飞入鬓,他的鬓角也生得好看,面如冠玉,鼻若悬胆,长公主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好了,阿庆,不要再发愁了,再发愁,就要长皱纹了!”长公主柔声宽慰。



    “可我怎能不愁?”沈庆目中含泪,“我的儿子,被关入大牢,若经查实,很快就会身首异处,我这个作父亲的……”



    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好像忘了那儿子是他自个儿推出去的。



    “可是,他做那些事,你这个做父亲的,又不知道!”长公主同情的说,“那孩子打小儿就不长在你身边,要说责任,也得龙震来背!你放心,皇兄那里,我会想法帮你说明的!”



    “思诺,谢谢你!”沈庆返身抱住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肚子上,“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龙氏一天到晚跟我闹,我虽是个相爷,实际在他们眼里,却连条狗都不如!”



    “是他们对不住你!”龙思诺摩挲着他的鬓角,“若是龙震再敢对你怎么样,我饶不了他!”



    有长公主这句话,沈庆安心了。



    他再也不怕龙云雁跟他闹了,也不用再忍气吞声,大不了一拍两散,他反正已经选好了下家,看到时丢谁的脸!



    只是,这个下家,有点丑。



    但是,丑点俊点也无所谓了,美貌又不能当饭吃,还是权势更靠谱一些。



    他想到这里,手指伸进龙思诺的衣衫,慢慢的往上爬,触到那两团温软,便牢牢的抓住了。



    龙思诺“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



    一番云雨过后,沈庆心情愉悦的回府。



    刚一进门,便被阮氏扯进了屋子。



    “说,你怎么得罪你媳妇了?”阮氏气势汹汹。



    沈庆不耐烦的摇头:“我怎么得罪她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敢在她面前说个不字?”



    “那她怎么……”



    “她抽风!”沈庆没好气的回,“娘,以后不用理她!不要以为离了她龙家,咱们就再没有活路了!”



    “你……”阮氏眼神发亮,“你找到下家了?”



    沈庆一脸得意,却不言明,只说:“总之,就算离了龙家,咱们照样有荣华富贵可享就对了!”



    阮氏一听,满心欢喜,转念一想,又发起愁来:“千秋可是咱家的孙子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去死啊,你那个下家,能不能帮上忙?”



    “娘,你糊涂啊!”沈庆皱眉,“他是龙云雁的儿子,人家怎么肯帮这个忙?”



    “那怎么办?”阮氏哭丧着脸,“儿子啊,那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娘我当初再浑,可是拼了命要护着你的,你不能不管不问啊!”



    “连龙家都没有办法,我又能怎么样?”沈庆挠头。



    “你说这可怎么好?”她拿着帕子拭泪,“事儿摊到头上,连个商议的人也没有,若是你哥哥还在……”



    沈庆不耐烦的叫:“这会儿又提哥哥做什么?他都死了多少年了!”



    “哎,他死了,可是你嫂子还在啊!”阮氏眼前突然一亮,激动的扯了扯沈庆的衣袖:“你说,你嫂子会不会有办法?”



    “嫂子?”沈庆呆呆的重复,“什么嫂子?”



    “就是李百灵啊!”阮氏一拍大腿,“她可是个有主意的人,你忘了吗?那时县令大人还找过你嫂子办事呢!”



    沈庆看着她,混沌的脑海里终于浮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来。



    那影子矮小清瘦,容貌寻常,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鼻子小小的,嘴也小小的,眉间眼梢惯常带着温和的笑意。



    只是,沈庆想到那笑容时,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