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扯我的衣服做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不说话?”龙天若问。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还有什么好说?”沈千寻理理衣裳,说:“我回了!有事的话,让阿呆去给我传信!”



    她转身就走,龙天若“喂”了一声,伸手去抓她的衣袖,只听“哧啦”一声,沈千寻身上的月白色涣花锦春衫竟被他生生扯碎。



    “你干什么?”沈千寻愕然,“你没事扯我的衣服做什么?”



    “又不是故意的!”龙天若跳脚,“你喊什么喊?”



    他将扯掉的那一块拿在手中又扯了扯,说:“你瞧,是你自己的衣服不结实,怎么能怪我呢?”



    沈千寻无语,这极薄的春衫,原就是蚕丝织成的一层轻纱,哪经得起他那样用力撕扯?



    有心跟他理论,又总觉得今天的龙天若有些说不出的古怪,她想起上次他喝酒骂她的那一次,不想再触霉头,遂摇摇头,穿着那一身破衣服往外走。



    “喂,那衣服还能穿吗?”龙天若在后面叫,“去换一件了!”



    “不用!”沈千寻心中警钟大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用在龙天若身上,再准确不过,在她没有中招之前,还是快点溜比较好。



    哪知她越想走,龙天若就越抓着她不放,嘴里兀自咕哝着:“好几天没见,多留一会儿,多说一句话会死啊!天天跟你那个五殿下腻在一处,还没够?”



    沈千寻啼笑皆非。



    这位爷,该不会是在吃醋吗?



    当然,这是绝不可能的!这位爷是绝不会爱上她的,而她,更加没有可能爱上他,他们俩是天生的绝缘体,摩擦一辈子都不通电的那一种!



    所以,其中一定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吧?



    这样一想,沈千寻越发着急,当即来了个壮士断衣,她直接把自己的外衣脱了来,往龙天若手中一送,说:“既然你那么喜欢扯我的衣服,那么,扯个够吧!”



    一经脱身,自然飞快逃跑,两人相见的地方是一个僻静的小院,她拉开院门往外窜,却冷不防与门外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撞的那一瞬间,沈千寻就知道坏事了,那绵软,那脂粉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来者是个女人。



    谁敢在龙天若办事的时候来找他?



    只有苏紫嫣!



    沈千寻脑中只得一个字:逃!



    可是,哪里逃得掉?



    苏紫嫣像只八爪鱼一般抱住她的腰,一边用力掐紧,一边忿忿大叫:“你这女妖怪,我可抓到你了!你不许逃!”



    “苏大小姐,你没事老抓我做什么?”沈千寻非常非常的无奈。



    “你还有嘴说?”苏紫嫣扁扁嘴,看到她衣衫不整,又看到龙天若正把她的衣服抱在怀中,那泪水便夺眶而出。



    “你们……你们……”她跺脚,喘息,尔后,哇哇大哭:“沈千寻,龙天若,你们好过份!你们居然……睡到一起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沈千寻连忙摆手,“真没有!”



    “你还敢狡辩?”苏紫嫣指着龙天若,“他连衣服没穿好,你也是,他的头发那么乱,你的头发也乱,”苏紫嫣眼睛通红,“你睡了我的若哥哥!我跟你没完!”



    沈千寻的脑子又噼里啪啦的炸开了。



    曾经上演过的无聊又尴尬丢人的剧码再次上演……



    沈千寻在院子里跑,苏紫嫣抡着棍子追,而真正的罪魁祸首,总是在那里笑眯眯的看。



    早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了!



    大清早的叫她来看他起床,还伸手去扯她的衣服,这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故布迷阵!



    可是,他为什么老要拿她当挡箭牌啊?换个女人来虐不行吗?



    沈千寻陪着苏紫嫣玩了若干圈,估摸着她连哭的劲也没有了,便爬墙溜走。



    这事,真的太憋屈了!



    可是,她没有料到,此刻,相府里还有更憋屈的事等着她!



    未进相府大门,她就看到十几辆马车,马脖上的红绫格外显眼,而最显眼的,是最前面那一匹。



    低调奢华的布幔,白马,红辔头,上面坐着一个人,木槿。



    “你们怎么来了?”沈千寻好奇的问。



    木槿眨眨眼,把嘴闭得紧紧的,忧伤的看着她。



    沈千寻探头看了一眼。



    相府内掌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院内放着红通通的箱柜等物。



    沈千寻明白了。



    订亲,纳采,然后是请期迎亲,这是古代婚礼的流程。



    她突然后悔走正门了。



    好在,现在再离开还来得及。



    她转身,正要逃开,身后却有人叫:“大姐,你回来了?”



    沈千寻转头,沈千梦一身嫣红软烟罗春衫,正笑意盈盈的站在她面前,她的身后,是一袭绛色祥云纹锦袍的龙天语,同样带着笑意,安安静静的瞧着她。



    沈千寻艰难的将步子扭了回来。



    笑,是笑不出来了,好在,她一向都是冷冰冰的,脸上少有笑意,旁人也是知道的。



    “恭喜二位了!”她淡淡道,“一早忙着出去,倒忘了今儿是你们订亲的好日子!原该留下帮忙的,现在倒是失了礼数!”



    “无妨,现在也才刚刚开始!”沈千梦笑得温婉,“至于什么礼数不礼数的,大姐且别管了,按理说,我今儿也不能出来见自家未婚夫的,可是,千娇会上都见过的,现在要是拘着礼,反而不好!”



    沈千寻点头:“也是!在千娇会时,还没太在意,如今见妹妹与云王站在一处,真是登对得很,也难怪会一见钟情!”



    “大姐说笑了!”沈千梦两腮微红,看了龙天语一眼,“是云王殿下不以貌取人,否则,以我的蒲柳之姿,如何能入云王的眼?”



    “只要两心相悦,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龙天语柔声回应。



    沈千梦听得满心欢喜,不自觉又往龙天语身边靠了靠,沈千寻微微一笑,说:“我不打扰两位,先回了!”



    “大姐!”沈千梦忙不迭的拉住她,“大姐别忙着走啊!待会儿仪式就要开始,我一人实在慌张,大姐陪我好不好?”



    沈千寻沉默,貌似,她和沈千梦的关系,没好到可以做闺蜜的程度吧?



    “大姐不愿意吗?”沈千梦怯怯的问。



    “没有!”沈千寻回答,“走吧!”



    既然龙天语是他的救命恩人,那么,她陪陪他的新娘子,也是应该的吧?



    整个订亲的过程,枯燥无味又冗长。



    沈千寻听得直想打磕睡。



    但沈千梦很兴奋。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