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章:再不爽她也只能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自然的,这是她人生中的大事,嫁的又是合心合意的美貌郎君,她有理由兴奋。



    只是,沈千寻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拉自己来看她的兴奋之态。



    实际上,她真心不认为自己能起什么作用。



    沈千梦身边的两个丫环织梦和萝心一直在陪着她。



    沈千寻干坐在那里,像个真正的傻瓜,四姨娘返回内室时,看到她,好似吓了一跳,看了又看,好像她不是来观礼的,是来闹事的。



    沈千寻很不爽。



    但是,再不爽她也只能忍。



    不为任何人,只为龙天语。



    她自已拍着胸脯向人家许诺过,要做朋友,不再抽风。



    她现在在做的,不就是朋友该做的事吗?



    漫长一个上午过去,该死的仪式总算结束,宴席开始,沈千梦被人拥出去敬酒,沈千寻得以顺利脱离。



    烟云阁里也不安静。



    八妹正在对着雪松和朱柏发火。



    “喂,这是怎么说的?为什么你家主子到最后娶的不是我的主子姐姐?为什么会是那个什么梦啊?”



    两男无法回答,哭丧着脸任她欺压鱼肉。



    “太过份了!真的太过份了!”八妹一看到沈千寻,就啪啦啪啦的说开了,“你说那位云王殿下,又是送花又是护花,到头来,却娶了别人,这也太好笑了吧?”



    沈千寻心神俱累,倦怠回道:“这有什么好笑?你在这里胡说乱语才好笑!”



    “我和云王殿下,不过就是朋友而已,难不成人家救了我,还得顺便把我娶喽?”



    八妹被她一训,也觉得自己这火发得有点邪乎,可是,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主子姐,你不喜欢他吗?”她小声问。



    “喜欢!”沈千寻答,“可是,我也喜欢你,喜欢雪松和朱柏还有木槿,因为你们对我好,你们是我的朋友,但这种喜欢,是信任,是温暖,却无关风月,无关男女之情,所以,以后不许再在他们两个面前乱嚼舌头,若是传到云王的耳朵里多尴尬?若是被咱们的仇家知道了,又不定要生出多少事端,你那张嘴啊,再乱八卦,我就拿针缝了它!”



    八妹慌慌的捂住自己的的嘴,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好姐姐,八妹再也不敢乱说了!”



    沈千寻剜她一眼,叹一口气,说:“我累了,你去吧!”



    “主子姐不泡澡了吗?”八妹谄媚的笑,“雪松和朱柏带来了一瓶薰衣草精油,听说是云王殿下自已提炼的,可好闻了!我帮你洒上几滴在里面,一准儿烦恼全消!”



    “不要!”沈千寻急急的打断她,“我没有什么烦恼可消,也闻不惯精油的气味,你拿去“啊?”八妹和雪松朱柏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觑。



    雪松讷讷道:“沈姑娘,这精油提炼的工序复杂,统共也就那么两瓶,来的时候,主子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们弄洒了,那气味绝佳,能令人神清目明心情愉悦……”



    “我现在就神清目明心情愉悦!”沈千寻冷冷的打断他,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屋子里走,走了两步,突然又说:“日后见到你们主子,就说我已经用过了,多谢他的美意!”



    “呃,好吧!”雪松点头。



    沈千寻推门入室,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恹恹的躺在大床上,对着飞舞的纱帐发呆。



    心中困极倦极,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这么煎熬多久,才略略安生了些,意识渐有些飘忽,眼瞅着就睡着了,却听敲门声又笃笃的响起来。



    她烦躁至极,坏脾气的叫:“干什么?”



    “大姐?”外面的声音温婉甜美,“大姐可是歇下了吗?”



    是沈千梦。



    沈千寻突然觉得头痛欲裂。



    她含糊回道:“正迷迷糊糊的,三妹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沈千梦隔着房门轻笑,“大姐方才陪我那么久,连喜宴都没吃,我心里过意不去,便和云王殿下一起送了些喜点心给你尝尝!这可是殿下云王馆里的大厨做的,味道十分鲜美!”



    云王殿下?



    沈千寻挣扎着爬起来,云王殿下来了,她怎能不出去迎接?



    “三妹去花厅稍候,我收拾一下便出去!”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温和。



    “那我在院子里边赏花边等着姐姐!”沈千梦脚步轻快的去了。



    沈千寻深吸一口气,坐到了镜子前。



    将散乱的发丝梳得油光水滑,又换上一件簇新的绯色红裙,对着镜子练习微笑,露出八颗牙齿正好,既不显得过份热络,又不至失了礼数。



    她“武装”完毕,打开门走到了走廊上。



    倚栏远眺,正好看到龙天语和沈千梦的身影。



    两人肩并肩站在那两株合欢树下,各自伸出手一只手接那绯红的绒花,夕阳暖橙色的余辉照在他们身上,灿烂若金,微风轻拂起他们的衣角,衣角翻卷着缠绵纠结在一处,竟是说不出的和谐美好。



    沈千寻再次吸气,又开始拿手扯自己的嘴巴,扯出完美的八颗牙后,她移步下楼。



    “大姐!”沈千梦快活得像只林间小鸟雀,“你这里可真是美!尤其是这两株合欢树,那花朵儿粉扇似的,漂亮极了!”



    沈千寻微笑:“三妹和殿下订婚之喜,我未曾准备礼物,若三妹真喜欢这两株树,我就差人移了植到你的院子里头,好不好?”



    “啊?这……这怎么使得!”沈千梦看了龙天语一眼,笑着摇头,“这是殿下送你的呢!”



    “殿下送我这园子,是谢我减轻他病痛之苦,我送三妹,却是祝福,愿你们一世合欢,幸福美满!”



    沈千寻笑得肌肉僵硬,但到底是现代法医出身,哪怕心底已掀起狂风巨浪,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谢谢大姐!”沈千梦十分开心,转头对龙天语说:“你说这两株树栽到院子哪个地方好?”



    龙天语含笑回道:“合欢树自然要栽到内院窗前,早起时便能看到花影扶疏,清香扑鼻,再应景不过,只是……”



    他顿了顿,目光落在沈千寻身上,“这两株树已在烟云阁生根发芽开花,情树之根深种,强行拔出,这树也就枯死了,你若真喜欢合欢树,我送你两株便是,又何必要到大小姐的园中来挖?”



    沈千梦笑:“瞧你说的,从你那里移来的,便不会枯死吗?”



    “不会!”龙天语温言答,“我送你的那两株,还不曾开花,花开了,便再也移不得!”



    “花期不是已经到了吗?为什么还没开?”沈千梦微有些惆怅。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