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关键时刻掉链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眨眨眼,十分淡定的回:“你比我还坏,所以,你以后的孩子,一准儿长两个P眼!”



    龙天若倒吸一口凉气:“你这死妞……你……你果然够狠!”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沈千寻抱着双臂晃着腿,很难得得瑟了一回。



    “只是,你说这人要是长了两个P眼的话,要便便的时候,会不会很纠结很犯难?他一定会想,用哪个好呢?用哪个比较爽呢,用哪个……”他煞有介事的皱起眉头,沈千寻那边却有要呕吐的冲动。



    妹的,他的联想怎么那么丰富啊?他到底是怎样奇葩的一种生物啊?他怎么可以这么恶心!



    沈千寻被打败了。



    她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一步步往后退,退到房门处,拔腿就跑。



    可终究晚了一步。



    龙天若扯着她的衣角将她卷了回来,直接掷到了床上,他脸上的笑邪魅YIN荡又诡异,他嘎嘎的笑:“爷刚才说什么来着?别让爷捉到,否则,爷活剥了你!爷现在就开剥喽!你千万别害羞哦!”



    他伸手往沈千寻腰间一戳,一股酸麻感立时传遍全身,沈千寻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龙天若,你不要胡来啊!”她惊恐大叫。



    “放心吧,小乖乖,爷不会胡来的,爷会温柔待你的!”龙天若的动作越发轻佻无耻,手指一勾,沈千寻的腰带松软的散开了。



    龙天若大笑着,伸手扯去她外面的薄纱,又开始动手剥她的长裙。



    夏天的衣服,本就穿得单薄,哪经得起一剥再剥?很快,在沈千寻的大呼小叫外加警告咒骂声中,她身上的衣衫还是一层层散落在床下,到最后,只剩下最后一层薄绸中衣了!



    沈千寻俏脸涨红,鼻尖冒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这货今天是上了什么邪火了?



    莫不是她真的惹恼他了?



    怎么办?



    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赤条条的被他“办”了吧?



    眼见无良男的手指向胸前袭来,她果断低头告饶:“对不起,我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



    “噫?”龙天若大笑,“这新鲜了!你还会求饶?再求一个给爷看看?”



    沈千寻脸红得滴血,羞恼的扭开了脸。



    “再求一个嘛!”龙天若压在她身上,笑得又坏又贱,“再求一声,爷就放了你!”



    沈千寻欲哭无泪,但却不得不艰涩开口:“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湘王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回!”



    龙天若摇头咂嘴:“不行不行!你这话都是套话,太没有诚意了!”



    “那你要怎么样?”沈千寻暴躁大叫。



    “爷来说,你来学,爷说一句,你学一句,学得好,爷就放了你!”龙天若黑眸微眯,清咳一声,捏着嗓子说:“听好了啊!你说,若,我好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气你的,我只是心里嫉妒,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女人围着你?为什么你不能属于我一个?”



    他那搔首弄姿轻吁短叹的模样和那肉麻的话,让沈千寻身上的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妖孽啊,果断是妖孽啊,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奇葩的物种啊?造物主造这货时,脑子一定被她驴踢过不止一次吧?



    她忿忿摇头,通红的眼睛鄙夷万分的盯着他:“龙天若,你可以去死了!”



    “不说?”龙天若挑挑眉,手指一动,灵巧的解开了中衣靠胸的那粒盘扣,龙天若打了个唿哨,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



    “秀色可餐啊!爷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吐着舌头对她做鬼脸,沈千寻崩溃大叫:“我说!我说!”



    虽然咬牙忍耐,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她抽抽噎噎结结巴巴的把他的那句超级恶心肉麻的话复述出来,龙天若仰头,快活的大笑。



    “哈哈,太好玩了!这游戏太好玩了!”他顽童似的在沈千寻身边打滚,“爷都舍不得停下来!爷还要玩!”



    他突地伸过手来,手指上下翻飞,竟是把其他的扣子也依次解开,沈千寻目眦尽裂,狂吼:“龙天若,贱男人,你无耻,你混蛋,你怎么出尔反尔?”



    “我一向都是这德性啊!”龙天若一脸无辜,“我以为你了解的!这叫闺房之乐,懂不懂?”



    沈千寻彻底崩溃。



    她惊恐的看着某无良男扒开她的中衣,勾人魂魄。



    龙天若呼吸骤停!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女人的中衣里面,不是还有一件红肚兜吗?



    他原本只打算剥到肚兜的!



    可是,这女人里面穿的是什么东东?



    是他太孤陋寡闻了吗?最近京城贵女开始流行这种奇里古怪的“肚兜”?



    好看,真是好看……



    那纤细的腰线……



    他的小心脏在短暂的停滞之后,开始狂跳,他的血管在全身雀跃奔流,如百川入海一般……



    他粗喘如牛,狂咽口水,他的头开始发懵,眼也开始发花,他的脸,一点点的往下俯……



    沈千寻痛苦的闭上眼,牙齿碰到舌头,血腥味立时弥漫口腔。



    她咬舌自尽算了!



    灼热而微扎的触感,让她羞愧欲死。



    可是,死不了。



    想到接下来将要受到的污辱,她浑身的汗毛都坚了起来。



    此时,不管是叫骂,还是大哭,都已无济于事。



    她沉默着,忍受着这莫名其妙招来的凌辱。



    但是,出乎她的意料,她意想中的不堪并没有到来。



    龙天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费力的撑起双肘,从她身上翻了下来。



    他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额上脸上全是汗,黑眸里满是蛛网般的红色血丝,他的鼻翼翕动着,嘴大张着,仿佛喘不过来气一般。



    这情形,如此熟悉!



    沈千寻微怔,随即纵声长笑!



    “你又发病了?哈哈!你又发病了!太棒了!”她笑得眉眼都舒展开来,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快意和舒爽,“太好笑了!我要笑死了!姐姐我早就说过了,某些坏心眼的人,搬石头人砸人时,往往砸到的是自己的脚!龙天若,你快去死吧!”



    龙天若蜷缩在那里,血红的眸子怔怔的盯着她瞧,这一次,没有情欲,也没有坏笑,更没有玩世不恭放荡不羁,他的眼神那样安静,那样温柔,那样……凄凉……



    沈千寻的笑声嘎然而止。



    凄凉,她是疯了吗?为什么会从这个登徒子的眼里感受到了凄凉?



    那种独属于龙天语的忧郁凄凉的眼神,怎么会在这个少心无肺的浪荡男眼里流露出来?



    这太诡异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脑中有奇异的念头一闪,一颗心陡然狂跳。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