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他俩的区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呆呆的盯着他看。



    如果不油腔滑调,不浮夸放荡,不穿那件花花哨哨的紫袍,那么龙天若跟龙天语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好像……区别不大!



    她细细的看了看他的眉毛。



    这是她自认为两人区别最大的地方。



    龙天语眉毛浓黑,人却显得愈发轻灵秀美,龙天若眉毛却是微微上挑的,配着他那双别致的桃花眼,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可现在,也不知是气血不畅连带着脑袋也混沌了,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眼前这人就是龙天语。



    她这才意识到,大部份时间里,她都是以衣着声音和气息来确定龙天语的身份,而现在,一袭白绸中衣不言不语面容沉静的龙天若,跟龙天语哪里还有什么显著的区别?



    她的心越跳越慌,脑中一片纷乱,某些琐碎的细节像放电影一般在她眼前一幕幕闪过……



    正神思不属间,龙天若的却突然奋力一挣,歪歪斜斜的向她扑了过来!



    沈千寻下意识的想要逃开,这才意识到自己压根就不能动。



    龙天若扑倒在她的身上,脸红得发紫,如一条垂死的鱼,他费力的吐出两个字:“解穴!”



    沈千寻了然,由得他在腰间一戳,只觉血流涌动,身子很快又恢复灵活,龙天若却似因为这一点,已经将浑身气力用尽,他缓缓的瘫软在床上。



    他脸上的紫红已慢慢褪去,只剩纸一般的苍白,黑眸亦恢复原来的清澈,他趴在那里,歪着头,直楞楞的盯着她瞧,沈千寻受惊般的跳了起来。



    她衣衫不整的冲出房门,大叫:“阿呆!阿呆!”



    阿呆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木木的问:“做什么?”



    “你家主子又发病了,他……”她话未说完,阿呆已经窜入房中。



    她气喘吁吁的跟过去,却被阿呆冷冷的关在了外头。



    “沈姑娘请回吧!”他恨恨的看着她。



    沈千寻不自觉争辩:“又不怪我喽!是他自己……”



    “啪”地一声,房门闭紧,差点撞到沈千寻的鼻尖,她揉着鼻子拔腿就走。



    他活该,他自作自受,他死了最好!关他什么事?



    可是……



    刚刚那个盘绕在心里的古怪念头再度浮了出来。



    如果……



    有这种可能吗?



    脑海中不断浮现的细碎情节提醒着她,她的内心排斥着这样的念头,职业生涯形成的理智却告诉她,一切皆有可能!



    她的心里突突一跳,犹豫半晌,转身又跑了回去。



    阿呆堵在门口不让她进。



    “你别再来祸害我们主子!”他一脸忿忿然,“我们主子没遇到你以前,几个月也不发一回病,自从遇到你,这个月,发三次了!”



    “什么啊?明明只有两次好不好?”沈千寻辩解,“再说了,这怎么能怪我呢?还有,他这到底是什么鬼病啊?”



    “要你管?”阿呆没好气的回。



    “我懂医术!”沈千寻高傲的昂头,“云王殿下的痼疾,就是我治好的!”



    阿呆冷哼:“是,你能,你医术高明!可是,很遗憾,你就是爷的病,你离他远点儿,他就百病全消!你要再玩几次,他就废了也说不定!”



    “你才废了呢!”龙天若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居然敢咒爷,还不快给爷滚犊子!”



    “我不滚!”阿呆倔强道:“主子爷自已不体惜自己,奴才可得替爷兜着点,奴才这辈子,还指望爷呢!”



    “你现在要是不走,就永远的留在这个小院里吧!”龙天若的声音虽慵懒,口气却强硬,阿呆忿忿然的叫:“主子爷!”



    “滚!”龙天若加重了语气,阿呆恨恨的瞧了沈千寻一眼,气鼓鼓的叫:“把你的衣裳穿好点,别动不动就在爷面前赤身露体!好歹也是相府千金,怎么这么不知羞耻!”



    沈千寻立时怒了,正想跟这货辩驳一番,阿呆一个转身,人已倏忽不见,沈千寻对着空落落的院子大叫:“你才不知羞耻!你全家都不知羞耻!”



    嚷完又觉得无趣,她一向冷心冷面的,最近好像越来越情绪化了,她恨恨的将衣服理好,一脚踹开了房门。



    龙天若躺在床上作瑟缩状,眼神尤其无辜可怜,他低声说:“我现在是病人哦,你不许欺负我!”



    沈千寻不说话,只歪头看他。



    “干嘛这样看着爷?”龙天若冲她挤眉弄眼,“是不是,经过一番密切交流,你终于发现爷其实魅力四射?”



    “别笑!”沈千寻伸手把他弯起的唇角扯平。



    “喂,小僵尸,你干什么?说好了不能欺负病人的!”龙天若歪嘴斜眼的大声叫唤。



    这么一幅鬼模样,怎么好跟她心中的云王殿下比?



    再者,好像也没有这个必要吧?



    毕竟,这两人,一个惜语如金却是真心真意帮她,另一个,满嘴跑火车实际却不过为了利用她。



    如果这两种个性真能统一在一个人身上,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这丫的患了精神分裂症!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她一定是刚才被龙天若搅得脑子都浑了,才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念头!



    沈千寻摇摇头,毫不犹豫的将那个念头甩掉。



    疑心既除,她的职业病便又犯了。



    话说,龙天若这病,还真是邪门!



    她松开扯着他嘴角的手,转而搭在他的手腕上。



    脉相较弱,但尚算平稳,从发病到现在,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是什么病来势这么汹涌,去时便不留痕迹?



    沈千寻真心好奇,这太违反医学原理了,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这货倒好,病去如龙卷风,一点蛛丝马迹也没剩!



    她闭目思索,曾经看过的那些医书典籍在脑海中哗哗翻过,只是,没有一条症状会与龙天若的情形相似。



    这太诡异了!



    她的医术亦算得上学贯中西,因为记忆力超群,初涉中医界便令她的师傅瞠目咂舌,别人不知要背多久的药典病例和中草药名称,她却在一个月内全部搞定,此后随师傅出诊,攻克许多疑难杂症,连带她入门的某城名医也自愧不如。



    然而,凝聚几千年人类的智慧而留存下来的岐黄之术,在龙天若这里却全然派不上用场。



    沈千寻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



    她想拿把刀把龙天若切了,瞧瞧他的五脏六腑以及各方面的器官到底有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



    她的心痒难耐落在龙天若眼里,简直惊悚到不行。



    这个小僵尸,想做什么?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