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你需要解释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苏家三父子。



    “又来找死?”他淡漠的问。



    “嫣儿状况有些不好!”苏年城神情急惶,但神色已十分恭顺,“她既然是大夫,过去瞧瞧病人总是份内之事吧?”



    “她很累!”龙天语冷冷回,“等她休息好再说!”



    “云王殿下!”苏年城不肯走,仍在那里厮磨,“您既然贵为云王,那就应该为天下人表率,讲讲道理好吧?如果嫣儿出事,我就是拼着老命,也要到皇上那里讨个公道,皇上是什么态度,殿下应该也能猜得出来吧?”



    龙天语轻哧一声,脸上却满是嘲讽的笑容,他压根就懒得跟苏年城费话,袍袖又是一扬,苏年城吓得连声鬼叫,沈千寻被他一吵,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其实刚刚的争吵,她已经听到了,只是,脑子虽醒着,肢体却似反应奇缓,她躺在那里,听见龙天语这般拼命护她,心里一暖,又是一酸,泪水潸然而下。



    “醒了?”龙天语惊喜叫,见她落泪,又急惶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很好!”她微笑看着他,“扶我去看看苏紫嫣!”



    “她一直在说胡话!”苏年城老泪纵横,忽又发狠道:“沈千寻,我女儿若活不成,老夫一定要你的命!”



    “想要我命的人太多,苏大人要耐心排队,才能轮得上!”沈千寻微带讥讽的回了一句,在龙天语的搀扶下,缓缓往手术室走。



    苏紫嫣仍在晕睡之中,面色红得吓人,沈千寻拿手试了一下,开了一张药方出去,交给八妹:“去抓药!”



    “她怎么样?为什么还没有醒?”苏年城焦急的问。



    沈千寻一脸倦怠的回:“不知道,该做的,我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命数了!”



    “你……”苏年城又要发狠,沈千寻抬手打断他,“不用再重复了,你女儿若死,我定然也活不成,不过,苏大人,我要请你记住,你女儿,并非死于我手!她死于痴情和愚笨,她被人利用了!”



    “你少在这里给自己开脱!”苏领瞪着她,“我们不会相信你的!”



    “信不信的,随便你们!”沈千寻起身观察苏紫嫣的情形,按理说,这时她的麻药药效应该已经过去了,但她却仍无复苏的迹像,仍如救治前一样,一息尚存,但也就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



    而自己呢?



    自己跟床上的苏紫嫣一样,也吊着一口气,可是,那些在暗处施招的鬼魅,最好日夜祈祷,祈祷她和苏紫嫣这口气都不要缓过来,否则,一旦让她缓过这口气,她绝对会让他们清楚的知道,招惹她,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她淡淡回道:“你们信不信的,真相都在那里,不会更改!对了,若是苏大人有心,便去查查戏院的大铁门吧?再去问问常去戏院的人,问他们那大铁门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有记性好的人,会记得,原来的那门再怎么敞开,也不会到苏紫嫣跌落的那扇窗前!”



    苏年城脸色变幻不定,他和两个儿子叽咕一通,很快,苏领便转身走了出去,沈千寻笑笑,不再说话,闭目休息。



    不多会,听得院中又是一阵躁动,却是龙天锦回来了,一身的鲜血,一脸的懊丧。



    “对不起,千寻,我没有做到!”他懊恼的拍头,“虽然抓到了几个黑衣人,可是,他们竟然都死了!我还用心看着的,但他们还是死了!”



    沈千寻虚弱的笑:“这么说来,他们在执行任务之前,已经决定要把自已的命交待在戏院了!”



    “应该是这样吧?”龙天锦叹口气,看向苏年城,话还未说出口,苏年城已开始拼命摇头:“五殿下,恕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觉得,你们是在我面前演双簧,你也要帮她洗脱罪名吗?这个沈千寻,有那么好吗?让你们弟兄两个都围着她转?还有,云王殿下,老夫没有记错吧?你应该是相府三小姐沈千梦的未婚夫,不是吗?你这会儿守护着大小姐算怎么说?”



    龙天锦哭笑不得:“苏大人,你联想力还真是丰富!”



    龙天语则硬邦邦的回:“我愿意守护谁,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那么,若是我想知道呢?”一个温婉轻柔的声音陡然飘了进来,“我可是你的未婚妻,我有没有权利知道?”



    沈千梦猫一样闪身而入,她直愣愣的盯着龙天语,缓缓道:“危难之际,扔下自己的未婚妻,去守护别的女人,这个女人,还是我的大姐,云王殿下,您能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你确认,你需要解释吗?”龙天语唇角微勾,却是薄而淡的嘲讽,“有些事,你一开始就知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沈千梦的声音微颤,“大姐,是三妹哪里做得不好吗?是三妹哪里惹到了大姐,让大姐心里不爽快,所以,才这样做的吗?五殿下,您也觉得,大姐和云王殿下的行为很妥当吗?这样两手相牵,这样无视礼法伦理,这样……”



    她牙齿紧咬,将涌到喉间的脏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龙天锦这才注意到龙天语和沈千寻间的亲密动作,眸光倏然一黯,但他什么也没说。



    他没有立场说话,自始至终,都是他一头热,沈千寻从来都在拒绝他。



    苏年城在一旁兴灾乐祸:“有其父必有其女吧!相府的秽乱传统,倒是一脉相承!”



    “男未婚,女未嫁,谈不上秽乱吧?”龙天语冷声开口,“身为龙熙国王爷,我便是三妻四妾又如何?苏大人的几房姨太太,不是秽乱而来的吗?听说五姨太是二姨太的亲妹子,年龄足可以做苏大人的女儿,苏大人不也照单全收吗?”



    苏年城被呛得脸红脖子粗,再无一句话可说,一甩袍袖恨恨的走了出去。



    龙天语望向沈千梦,淡淡道:“你也不用站在这里,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本王说话!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你心中再明白不过,你非要装糊涂,本王也懒得管,本王宣布,从今日起,我们的婚约,解除!”



    沈千梦失声叫:“解除婚约?你要解除跟我的婚约?”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