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只能赌这一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是一根筋,遇到不顺心的事,从不知忍耐,唏里哗啦的发泄出来便罢,事后基本不思量,否则,从她发现沈千寻和龙天若关系不凡的那天起,便早已利用家族权势,发起无数次攻击了。



    对这样一个骄横却又单纯的女孩子,沈千寻的确恨不起来,也不屑去恨,她太蠢,不值得。



    她要恨,只会恨她幕后出谋划策的那个人。



    所以,她得想办法,让她主动认错,诱导她说出她后面的那只“鬼”。



    如今看来,她的办法已初见成效,她的逆来顺受,已成功激起苏紫嫣的恻隐之心。



    于是,她继续把无人关爱的可怜虫和处处遭人陷害嫌弃的苦逼女的形像扮了下去。



    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苏紫嫣,把丫环奴仆外加保健医生的工作做到了极致,闲下来,她陪苏紫嫣聊天,自感自伤外加推心置腹,她在外科医生和心理医生的角色间互换,循循善诱,和风细雨,悲情自黑。



    看得出来,苏紫嫣很不自在。



    可是,这份不自在能否让她把事情原委合盘托出,这却得看沈千寻自己的造化了。



    她确实已无计可施,只能赌这一把!



    不得不说,她这一世的命格,真的是差到不能再差了!



    中午时分,沈千寻亲自下厨,伺候苏家三口。



    点背不能怨社会,谁让她天生歹命呢?



    正在厨房里挥汗如雨的煎炒烹炖,外面有人懒洋洋的笑了一声:“哟,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我们的沈大小姐,竟然亲自下厨,这也太稀罕了!”



    沈千寻在瞬间热血奔涌。



    只可惜,这一回,血太少,没够涌到头顶,只涌到脖子根,她头晕,四肢发凉,强烈的想吐想喷血。



    她对着厨房外头斜倚着的紫色身影怒吼:“龙天若,你麻利的给姐滚!”



    “我不滚!”龙天若听到她的话,反把头凑得更紧了些,“小僵尸,爷是来给你解围的!”



    “解你妹!”沈千寻拿着饭铲胡乱挥舞,“你再不走,我就拿这铲子,把你给铲出去!”



    “你铲啊!你铲啊!”龙天若把头伸过来,聒不知耻的叫:“爷正嫌头太尖了,你给铲平一点一定更英俊!”



    沈千寻只气得手软脚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龙天若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低声道:“九伶出事了!”



    “什么?”沈千寻一惊,急急问:“出了什么事?”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龙天若飞快道:“事情十分棘手,我一人应付不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帮你妹啊!”沈千寻舞着饭铲,“那苏老贼正要拿大锅把我炖了呢!”



    “有爷在,他炖不了你!”龙天若冲她挤眼,“爷是天上的如来佛,定能渡你出苦海!”



    “说人话!”沈千寻恨恨的瞪着他。



    “人话就是……”龙天若突然跳脚大叫,“沈千寻,你在哪儿?你麻利的给爷滚出来!看爷不宰了你!把你剁成八半喂狗!”



    沈千寻一脸黑线,靠,居然骂得这么狠!



    她抽抽噎噎的回应:“龙天若,你王八蛋!我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你害的?”



    两人边对骂,边往花厅跑,最终在手术室附近站定。



    龙天若又扯着嗓子吼起来:“喂,沈千寻,你是疯狗啊,逮谁咬谁?你把紫嫣妹子害得那么惨,还有理了不成?”



    “你还有嘴说?”沈千寻跳脚,“若不是你老在那里挑拨,事姑娘儿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配合默契,骂到最后,就开始打,打到最后,沈千寻衣服也破了,头发也散了,抽抽噎噎的哭起来,龙天若则推开手术室的门,十分贴心的对苏紫嫣说:“好妹子,哥已经教训了那恶女人一番!她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苏紫嫣很开心,她的若哥哥心中竟然没有那个女人!



    可是,当她沈千寻的狼狈模样时,她有点躺不住了。



    她真心觉得沈千寻太可怜了!



    她享受着沈千寻的服侍,吃着她做的饭,那颗心却饱受煎熬,处于天人决战之中。



    在烟云阁吃饱喝足的苏家夫妇,则再次对沈千寻掀起口水攻击战,沈千寻咬牙,忍。



    她一辈子也没像现在这样憋屈过!



    关上房门,将细碎的谩骂声关在门外,她叹口气,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



    湿湿的,热热的,是汗是泪也分不清,天气闷热,她的心也又闷又疼。



    身后有脚步声轻响,她转头,见是龙天若,便问:“九伶到底怎么了?”



    “你哭了?”龙天若答非所问。



    “是汗!”沈千寻横着手背抹了一把,在厨房本就弄得一脸油烟锅灰,此时一抹,黑一块白一块,活脱脱一只大花猫。



    还是特别狼狈的一只猫。



    “汗从眼睛里流出来吗?”龙天若坐下来,从怀中掏出手帕给她擦脸。



    沈千寻灵巧的避开。



    “你别坑我了,行吗?”沈千寻一脸疲惫,她也是人,不是神,压力太大,她也受不了。



    龙天若沉默半晌,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别说了!九伶出了什么事?”沈千寻吸着鼻子问。



    “昨天晚上,她杀死了汐贵妃身边的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小草,被人正好堵在屋里头!”龙天若说:“那小丫头临死时说,是因为发现她和一个侉彝族汉子私会,才会招此惨祸!”



    “荒唐!”沈千寻捂头,“汐贵妃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小的丫头?”



    “听说是朝中一个官员从人贩子手里救下的,机缘巧合,被她遇上了,见那丫头聪明伶俐,虽然年幼,却能吟诗作赋,连父皇也很喜欢她!”龙天若说,“我派人查了一下,她好像是在二十天以前入宫的!”



    “九伶怎么说?”沈千寻又问。



    “九伶说是那小丫头带她去一处废弃的宫室,是那小丫头喂她服了迷药,她不能动弹,却亲眼看见那丫头拿刀子自己割自己,最后又把自己绑上!”龙天若说着苦笑起来,“这更荒唐!连我都不肯相信,更不用说别人了!但她却言之凿凿,我觉得她没有必要跟我说假话,可是……”



    龙天若不断摇头:“这事十分诡异,我实是束手无策!在宫中忙了一晚,也没有一点头绪,后来,又听说了你的事!”



    “同一个晚上,同时栽赃陷害,双管齐下,法子却又那么巧妙,”沈千寻深沉一叹,“我们这回,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