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诡异的杀人案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我才着急!”龙天若挠头,“天儿热,那丫头估计很快就会下葬,如果她下葬,九伶就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父皇虽宠着她,可这事实在悚人听闻,太后都动怒了!”



    沈千寻苦笑:“你再着急有什么用?就算我能查出点什么来,也得能脱身才行啊!”



    “应该快了!”龙天若说:“你等着,我再给苏紫嫣下点猛药,让她早点良心发现!”



    “希望她还有良心!”沈千寻回。



    “她有的!”龙天若叹口气,“我了解她!若她是沈千碧那样的人,我也不敢让她在我身边绕!”



    他推门走了出去,沈千寻有气无力的跟在后面,龙天若边走边数落她:“最瞧不上你这种敢做不敢当的女人了!紫嫣妹子就跟你不一样,她是脾气不好,可是,哪怕她把天捅个大窟窿,也有胆子承认,不像你这样拎不清!”



    苏氏夫妇一见他开口,很快也加入阵营,一起声讨沈千寻,沈千寻耷头蔫脑,只幽怨盯住苏紫嫣,愧疚和自责将苏紫嫣包围,又听到她最爱的若哥哥说喜欢敢做敢当的人,她大脑一充血,十分冲动的嚷叫着:“你们不要再骂她了!这事不怪她!是我自己着了别人的道儿!”



    “什么?”苏氏夫妇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苏紫嫣吸吸鼻子,断断续续的说:“那天我在馆子里吃饭,就听见隔壁有两个女人在聊天,她们说怎么样找人麻烦……我听着不错,就照她们那个说法来了……我只是想吓吓沈千寻了,可是……我事先查好的,那窗户下面,原本什么都没有的!鬼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一排铁箭啊?”



    苏紫嫣说了一通话,累得气喘吁吁,好半天没喘过来气,沈千寻低叹一声解释:“那不是铁箭,是戏院的大门!”



    “瞎说,那大门我爬过,哪有那么宽啊!”苏紫嫣喘息一阵,又说:“哪个王八蛋,把大门改得那么高!姑奶奶差点被穿了羊肉串了!”



    “闭嘴!”苏年城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痛骂,“亏你还有脸说笑!看来,我真是宠坏你了!你做事,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你这个死丫头,我打死你算了!”



    他冲上去,作势要打,沈千寻在旁淡漠提醒:“苏大人,我刚把她缝到一块儿,再打散了,可无论如何也缝不成了!”



    “是啊,爹,等我养好了伤,你怎么打都成!”苏紫嫣连声告饶,因为说得急了些,带动伤口,很快胸口又洇出血来,也亏得她自幼习武,身子骨强壮,虽然流血,倒与性命无碍,若是寻常闺阁女子,这会儿怕是连话也没力气说。



    沈千寻忙上前帮她处理伤口,苏年城看着她,满脸羞愧道:“沈大小姐,这个,老夫误会你了……这个,教女无方……”



    沈千寻倦怠的打断他:“苏大人,这些话不用再说了,当务之急,是找出真正的元凶!那人利用我和苏大小姐的纷争,设出这个计谋,很明显是想让我们互相残杀,他们却不费吹灰之力,便能一箭双雕!”



    “是!是!老夫一定派人彻查!”苏年城鸡啄米似的点头。



    沈千寻叹口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采集的侉彝族人骸骨,应该快到京城了吧?”



    “离京城还有五十里地!”龙天若回答,“也难怪他们狗急跳墙!”



    “他们能不能跳过墙,就看我们守得严不严了!”沈千寻缓缓站起来,“苏大人,苏大小姐现在还不宜移动,你们暂且在烟云阁住下吧!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大小姐请便!”苏年城再不是方才那横目怒目的模样。



    沈千寻换了衣服,与龙天若一起去见姚启善,姚启善也正为九伶之事犯愁,见到她,如遇救星。



    “皇上被这事气得头都晕了,已经把九伶和侉彝族人全都发落到死牢里了!”他急急道:“这群侉彝人若是死了,没了苦主,我们这戏还怎么往下唱?趁着那小丫头尸身未腐,沈姑娘快去瞧瞧有什么蹊跷!”



    “尸体在哪儿?”沈千寻问。



    “还在皇宫那个废旧的宫室中放着呢!”姚启善回答。



    “这……”沈千寻愕然,“皇宫中的总管怎么肯?”



    “他们是不肯,可是,姚大人据理力争,在父皇面前费尽口舌,说依龙熙律,在验尸官未验尸之前,一定要保存好案发现场,父皇这才允了!但只允一天!”龙天若在一旁解释。



    “一天足够了!”沈千寻敬佩的看向姚启善,“大人甚是英明!大人此举,对侦破此案,作用巨大!”



    姚启善摆手:“我也是按章办事,要说真做了什么,那就是没用刑部的验尸官,向皇上推荐了你,但是,沈姑娘,恕我直言,我也不知我推荐你,对于你或者我们来说,是福是祸!这案子实在诡异,老夫心里,也极是忐忑!”



    “不管是福是祸,总要往前闯!”沈千寻微微一揖,“那么,就请大人带我们进宫吧!”



    未进宫门,已有不少嫔妃太监风闻而来,跟在后头,最后连皇帝太后都惊动了,小小的废宫,一院子乌泱泱的人头。



    身为死者义母的汐贵妃自然也在此列。



    她未进宫门先落泪,哀哀的哭了一场,又在龙熙帝面前哀告:“臣妾不明白,这还有什么好查的!小草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过一个大人啊!可怜臣妾的小草,死得那么惨,那怜妃居然还信口雌黄!臣妾哪里得罪她,她冲着臣妾来就好了,为什么要跟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过不去啊!”



    龙熙帝亦是不忍,但他心中亦是疑窦丛生,伶妃就算与汐贵妃不睦,也不至于拿一个孩子撒气,还公然绑在宫室之中,这实在不符合怜妃平日里谨小慎微的个性,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却也不可能说假话。



    他想了半天,仍觉诡异万分,只好安慰道:“姑且听听验尸官怎么说吧!”



    汐贵妃委委曲曲的退下去。



    沈千寻在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推开那间死亡宫室的木门。



    扑面而来的是,是一群嗡嗡叫的苍蝇和扑鼻的腥臭味,外面的嫔妃们尖叫着捂上嘴,沈千寻拿手赶着苍蝇,沉静的站在了小草的尸身前。



    死者小草仰面躺在发黑的墙角,嘴被烂布塞住,手臂被一根绳子捆起来,绳端绕颈一圈后又打了一个结。



    她小小的身子微缩着,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腰边有一把带血的尖刀。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