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4章:可怕的女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与鲜血淋漓肌肉外翻的尸身相比,面前的一大滩血更加惊悚恐怖,几乎快要把这间小小居室的地面染尽,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很难相信,人的身体里,竟然会有那么多血。



    因为时间太久,那大片的血迹已经变得浓稠发黑,沈千寻蹲下来,仔细观察血迹的流向和范围,她发现,主要的出现点在死者的颈部,由此向外扩散的血液,一开始浓稠,越往后越稀,渗进对面墙缝里的,已是血清。



    这些血迹分布,既不杂乱,亦无沾染,说明死者从颈部受伤到死亡,还有很长一段的存活期,在这个存活期内,她很平静。



    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现象,如果当时小草正被九伶割喉虐杀,哪怕她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也不会毫不挣扎反抗,哪怕一丁点的挣扎,这里的血迹,都不会如此齐整。



    沈千寻开始有点相信九伶的话了,可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又怎么会有勇气和头脑,来虐杀自己,陷害他人呢?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她闭紧嘴巴,将这个发现牢牢闷在心里,继续动手检查,她发现,小草身上的伤口虽多,却无挣扎搏斗的痕迹,而手臂上的伤口,更是呈现出左重右轻的特点,这种特点,只有自己切割才会出现。



    沈千寻的头有点懵,她不甘心,继续寻找证据,很快,她在死者的颈部发现了关键性的证据。



    那就是,试切创。



    所谓的试切创,是刎颈自杀者基本都会有的习惯,割喉管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用多大的力气,切多大的口子,自杀的人都拿捏不准,所以,会试着在颈部切上几下,也因此会留下““鼠尾状”的皮瓣”,而小草的脖子上,就有好几条这种试切创。



    有“试切创”便可以基本断定是自杀,如果九伶真有虐杀小草之意,下手一定极为狠辣,断不会在天子的眼皮底下深一下浅一下的玩刀法。



    但脖子上的伤痕,是否就是致死原因呢?沈千寻又把死者嘴上的毛巾拿掉,口腔内十分干净,没有破损也没有出血,小草的牙齿亦十分整齐,整齐得有点怪异。



    这也不符合常理。



    如果这毛巾是九伶强行塞入小草嘴里的,口腔粘膜是不可能一点也不受到损伤的。



    这一下,她更加确定,小草是自杀。



    然而确定了死因,沈千寻的心情反而越发沉重,她缓缓站起身来,眼前一阵阵发黑,那边的汐贵妃已急不可耐的叫:“沈千寻,你可有查出什么名堂?若是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便要把小公主下葬了!皇上,您就忍心看着这孩子这么任由蝇吸蛆咬吗?”



    龙熙帝皱皱眉,问:“沈千寻,你到底验出什么结果?怎么一直不说话?”



    沈千寻艰涩答:“回皇上,臣女确已有了结论,只是,这结论太过耸人听闻!”



    “不管是什么结论!说来给朕听!”龙熙帝十分的不耐烦。



    “皇上,臣女暂时不能说!”沈千寻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把结论说出口,只怕她说了,立时会被皇帝和汐贵妃撕碎了,她还是留条小命,再好生查验吧。



    “这案子很是蹊跷,求皇上再多给臣女一点时间!”她说着跪了下来。



    “还给你时间?”汐贵妃大哭,“你等得起,小公主等得起吗?可怜她无辜惨死,尸身却不能下葬,任由蝇吸蛆咬,天哪,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我生个儿子夭折了,我好不容易收养了一个女儿,聪明可爱惹人疼,转眼间却成这番惨状,我还活着做什么?我不如死了算了!”



    她作势要往柱上撞去,身边的宫人连忙拉住她,龙熙帝被她搅得头痛,当即道:“这事儿原本就是证据确凿,还查什么查?好了,好生葬了小公主吧!”



    “皇上!此案有蹊跷!”沈千寻急急道:“臣女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此案定非皇上看到的那样!皇上再给臣女半天时间,天黑之前,臣女定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案!”



    “若是给不出来呢?”汐贵妃阴恻恻道:“你是不是把自己的人头切下来,给小公主殉葬?”



    “就如娘娘所说!”沈千寻傲然道:“天黑之前,若查不出个水落石出,千寻就把脑袋切下来,给娘娘当球踢!”



    “乖乖,这生死状都立上了?”龙天若在一旁忍不住开口,虽仍是吊儿朗当的模样,口气却十分紧张,他大声叫:“沈千寻,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案子难断就别断了,何苦要把自个儿的小命赔上?你这花容月貌的小脑袋,要是揪下来,爷都有点心疼呢!左右你是个女人,说话就跟做梦一样,父皇也不会真跟你计较!”



    沈千寻瞥他一眼,淡淡道:“不劳湘王殿下费心,我虽是个女子,却也可以跟男子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哎,你……”龙天若急得直想挠头,这死丫头疯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会儿犯什么倔啊!



    他是真替沈千寻捏了一把汗,那边的姚启善拿着帕子一个劲擦汗,小声的跟他嘀咕:“三殿下,我这是害了沈姑娘吗?我就不该那么多事的!就算这一回搞不掉龙震的儿孙,只要有命在,不还有下回吗?沈姑娘为什么要钻牛角尖?你快劝劝她吧!再晚了,这脑袋就真的要掉了!”



    龙天若抓耳挠腮的就要冲上前把沈千寻扯下来,那边的龙熙帝却已开了口:“好吧,就依你所说,朕天黑之前,来看结果!”



    龙天若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小丫头片子说话不算话可以,可一国之主发了话,那可是一言九鼎啊,他狠狠的瞪了沈千寻一眼,恨不能把她吊起来狂打一顿,但沈千寻却压根就没看他,她转身返回,又继续歪头研究尸体了。



    她对尸体兴致颇浓,旁人却是避之不及,很快,人便散了个一干二净,空荡荡的院落里,只剩下姚启善和龙天若,还有一群刑部的衙役。



    “小僵尸,你是真的活够了吗?”龙天若快要哭出来,“你真想变僵尸是不是?”



    “你别在这里吵!”沈千寻又细细把尸体检查了一遍,越发确认自己的判断,“我想见一见九伶,麻烦你们准备一下!”



    龙天若沉默片刻,转身离开,姚启善留下人看守尸体,也急急的去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