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章:死,也有我陪着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半个时辰后,沈千寻出现在刑部大牢。



    九伶窝在一堆稻草中,头发散乱,大眼圆睁,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便抱着双肩尖声大叫,竟似患了颠狂症一般。



    沈千寻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



    她轻声唤:“九伶,是我!”



    “你……你是谁?”九伶满脸惊恐的捂住眼,“不要过来!怪物,你这个怪物,不要过来!”



    “九伶,你睁开眼睛仔细看着我,我不是怪物!我是沈千寻!”沈千寻放慢了声调,她低沉柔和的声调有着奇异的安抚力量,九伶总算把手指闪开了一条缝。



    看到是她,她哇地一声哭起来:“你可来了!你可算来了!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别怕!”沈千寻尽力安抚她,“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你要冷静,要镇定,只有这样,我才能帮你!”



    九伶紧紧的抓住沈千寻的手,语无伦次道:“我没法镇定,你不知道,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沈大小姐,你没见到,真的是太可怕了!”



    “什么可怕?”沈千寻握住她的手,“你不要急,你慢慢的说给我听,好不好?”



    “慢慢说,慢慢说……”九伶无意识的重复着,“我慢慢说,你会信我吗?千寻,你会信我吗?他们都不信我,他们都说我疯了!可是,我没有说谎,那也绝对不是幻觉!那孩子是个怪物,她是个怪物!你信不信?是她自己杀死了自己,你信不信?”



    “我信!”沈千寻凝重点头,“我看过她的尸体,她身上的伤痕证明,她确实是刎颈自杀!”



    “对!就是刎颈自杀!我亲眼看到,她割了自己的脖子!一开始力气太小,她割了好几次,终于把自己的喉管割破了!”九伶哭起来,“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小孩子?她才只有五六岁啊!她是个怪物!是个妖怪!”



    “九伶,你别叫了!”龙天若在一旁听得焦躁,“快把那天的情形仔细说一遍!为了破你这案子,这位沈大小姐,已经把自己的脑袋押在皇上那儿了!天黑之前,要是还没有什么头绪,你们俩就得一起去见阎王!”



    “啊?”九伶愣住了。



    “所以,你别怕!”沈千寻微笑看她,“你看,就算死,也有我陪着你!”



    “我不要你死!”九伶抹把眼泪,强打精神,飞快的说了下去。



    “昨天傍晚,天气闷热,我觉得心里有点闷,便到御花园里乘凉,然后她……小草就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她人虽小,却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所以,虽然她是汐贵妃的干女儿,我也并不讨厌她。”



    “她出来跟我说话,小嘴撅着,撒娇说她的风筝落到那边荒僻的废宫里,请我陪她去拿,她说天快黑了,她一个人害怕,我也没有多想,就陪她去了!当时我弯着腰帮她在草丛中找风筝,突然闻到一股特别臭的味道,然后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人已经在那个宫室之中,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动都不能动一下,连话也说不出来,小草,她正对着我笑。那小的一个孩子,笑起来,却比大人还要阴险狡诈,她拿着一把刀子,我以为她要杀我,可是,她却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然后,又往自己的大腿上,肚子上,腰上划,她一边割着自已,一边疯狂大笑……”



    九伶痛苦的捂住了眼睛,喘息一阵,才又接着说:“她的血不断涌出,我就在她身边,我们两个人很快就变成了血人,然后,她倒拿了一条绳子,把自已捆上,在脖子后面打了个结……”



    “她既捆上自己,如何还能割喉?”姚启善在一旁不解的问。



    “我说不上来,但那绳子捆得松松的,她的两只手还是可以动的,捆好之后,她就拿刀切割自己的脖子,刀割在骨头上的声音,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她反复割了几次,最后一次,血终于喷射出来,溅得我满脸都是,我当时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一片漆黑,我发现自己可以动了,我就扶着墙,慢慢的往外走,刚走到院子里,便被一大群人牢牢的堵住了,我只记得里面有汐贵妃,因为她一直在尖叫,其他的还有什么人,我也记不清。”



    “他们把我押到了皇上那儿,说小草被我杀死了,还说,小草之所以会被杀,是因为她曾看到我和我们族里的一水私会,她童言无忌,曾跟人提起过,我是因为这事,才生出恨意动了杀机!”九伶说到这儿,呵呵的笑起来,“我们全族人死得那般凄惨,就剩下那十来个人苟且偷生,沉冤未雪,这种时候,谁有心思去谈情说爱?可皇上不肯信我,他暴怒,一阵踢打之后,便将我发落到这个地方来……”



    九伶低叹着,瘫软在地上,剩下牢外的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好半天没再说话。



    “即便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谁能告诉我,一个五六岁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没有人会相信的!”龙天若失魂落魄的看向沈千寻,好半天没说一句话。



    “我还没死!”沈千寻剜了他一眼,“别用那种看死人的目光哀悼我!”



    龙天若头一回没跟她斗嘴,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再抬起头来,眼眶竟然红了。



    沈千寻大感意外:“不是吧?你很担心我?”



    龙天若狼狈的垂下眼敛,粗声粗气的回:“爷是担心你死了,以后再犯事,没个垫背的!”



    “嘁!”沈千寻撇嘴,“少在那里说晦气话!姐的命硬着呢!你死了,姐都不会死的!”她转向九伶,问:“你仔细回想一下,在小草自杀时,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说话?”九伶秀眉紧蹙,颓然道:“她只说过一句话!”



    “什么?”



    “她说,她要我死!要我们侉彝族人,全都死光光!”



    “她恨侉彝族人?为什么?”沈千寻愕然,眼前又浮现出小草那张诡异恐怖的脸,她将自己验尸时所看到的疑点又细细梳理了一遍,黑暗的脑海突然掠过一抹亮光,可那亮光一闪即逝,她试图抓住,却最终溜走。



    她不甘心,又问:“一水他们关在哪里?”



    “在隔壁的男牢。”姚启善回答。



    “姚大人,带我去看看他们。”沈千寻转身欲走,忽又回头,突兀的问:“九伶,一水是不是喜欢你?”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