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6章:你敢说爷是粪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九伶叹口气:“何止一水喜欢我?我们寨子里的青年,绝大多数都到我家提过亲,他们为了我,互相争斗,不得已,我才离开寨子的!”



    “长得太美,也是一种烦恼!”沈千寻轻叹,“你好生待着,不要胡思乱想,想多了也没用!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



    她和龙天若姚启善去往男牢。



    “你见他们有什么用?”龙天若声音沉闷,“他们一直住在宫外,根本就是被牵连进来的!”



    “我也说不出来!”沈千寻皱眉,“我只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希望一水可以给我一点灵感。”



    十来个侉彝族人被关在一个牢房里,相比九伶,他们倒镇定了许多,或许见过万人坑的人,再经任何事,都不会再觉得害怕恐惧。



    知道沈千寻是帮助他们的人,他们对沈千寻十分尊敬,以侉彝族人的礼节向她行礼,沈千寻回了一礼,径直问一水:“关于九伶的事,你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我?”



    “我是喜欢九伶,我们都喜欢她!”一水平静道:“可是,自从灭族之事发生,我们早就没了那个心思,尤其在九伶入宫之后,我们更是想方设法避嫌,生怕会害到九伶,也害到自己。”



    “那么,私会一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喽!”沈千寻又问。



    “是!”一水使劲点头,连那十来个也帮他说话,“我们只想报血海深仇,哪还顾得上男女情长!自千娇会后,我们再没有进过宫,更不曾与九伶相见。”



    “这可奇了!”沈千寻自言自语,“那小草为什么非要咬定是你呢?”



    “小草?什么小草?”一水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九伶犯了什么事?”沈千寻大感意外。



    “来抓我们的人,只说九伶杀死了汐贵妃的小公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水摇头,“小草就是那个小公主吗?”



    “不错!”沈千寻看着她,“九伶坚持说,小草是自杀,而我验尸的结果也是自杀,但是,这个结论太过耸人听闻,因为,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九伶说,那孩子力气很大,人也很残忍变态,说她是怪物!”



    “怪物?”一水惊叫,“那小公主不是皇上和汐贵妃的孩子吗?”



    “是二十天前,汐贵妃收养的!”沈千寻回答。



    “收养?”一水嘴大张着,好半天才合上,他急急道:“我能去看看那个小草吗?”



    沈千寻看向姚启善。



    “这个,我来安排!”姚启善爽快的回。



    “一水,你是有什么意外发现?”沈千寻问。



    一水的嘴哆嗦着:“我也曾遇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不,怪物!”



    沈千寻不解的看着他。



    一水却似陷入梦魇之中,半天没回过神,沈千寻不再追问,只将他乔装打扮一番后,径直带往皇宫的废旧宫室。



    一见到那张脸,一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是她!是她!怪物!”一水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沈姑娘,九伶一定是被冤枉的,这个小女孩她不是人,她就是一个怪物!”



    “你得把话说清楚,我才好做出判断!”沈千寻安静的看着他。



    一水咽了口唾液,理了理思绪,结结巴巴道:“说起来,这事大约发生在五个月前,我出寨卖东西,遇到了这个怪物,她那时不叫小草,叫小兰,她被一群孩子欺负,我帮助了她,她就一直跟着我,我可怜她,也就一直带着她,可有一天晚上……”



    一水抹了把脸上的汗,那样子快要哭出来:“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有人爬到了我身上,挑逗我,我睁眼一看,竟然是小兰,你能想像吗?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用那种特别女人特别妩媚的姿态,去勾引一个男人……我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样,一场又恶心又可怕的春梦,我不知道我后来到底有没有跟她……”



    龙天若和姚启善听得张口结舌,沈千寻脑中那抹光却再次亮起来,且越发清晰。



    “说下去!”她催促一水。



    “出了这样的事,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当晚我就偷偷的溜走,可没想到她却醒着,她威胁我,要是我丢下她走,她就杀死自己,她拿刀在自己身上切,那场景,太吓人了!我没敢走,可我受不了跟一只怪物天天生活在一起,到最终,我还是把她丢在一个小山村,远远的逃掉了!”



    他说得心惊胆战,身边的人也听得毛骨悚然,姚启善喃喃道:“莫非这世间,真有怪物一说?”



    “她不是怪物!她是人!”沈千寻走到小草的尸身前,又细细的看了看她的口腔,已然成竹在胸,她淡淡微笑,“不过,她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罢了!”



    “嗯?”龙天若见她笑得十分舒心,心里一松,问:“这么说来,你已经找到了突破口?”



    “是!”沈千寻回答,“大家的脑袋,都可以保住了!我饿了,湘王殿下,姚大人,我们去吃饭吧!离天黑还有两三个时辰呢!我们吃饱喝足好办案!还有姚大人,请画师给小草画像,我有用!”



    姚启善对她十分敬佩,自然无不遵从,差人去办了。



    龙天若也轻吁一口气,拉着她大步流星的往外走,边走边说:“今儿个爷请客,你想吃什么?爷这回不捉弄你了!”



    “别再提那事了,成不?”沈千寻想到那日的情形,突然觉得很恶心,眼前一阵阵发黑,头顶的太阳也貌似有点太刺眼……



    “这么说来,上次你也是硬撑啊?”龙天若嘿嘿笑,“回家是不是疯狂大吐?”



    沈千寻揉头,皱眉:“我现在就想吐……”



    话音刚落,她吐出一口酸水,身子像面条一般,软绵绵的往下坠,龙天若大惊,一把抱住了她,连声问:“你怎么了?”



    沈千寻双目紧闭,似是已晕厥过去,面色苍白如纸,额上冷汗涔涔,手脚却一片冰凉。



    他抱着沈千寻翻身上马,向王府狂奔。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沈千寻悠悠醒来。



    “这位姑娘,你气血两亏,怎么还敢顶着日头到处乱跑验尸啊?”王府的御用大夫在一旁唠叨,“你得好生静养!”



    沈千寻叹息,静养,她不想吗?可她命苦有什么办法?



    人在病中,难免怨念多多,尤其气血不济浑身无力,更让人想吐槽。



    她趴在床沿上有气无力的问:“这是哪儿?”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