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一吻定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湘王府。”大夫回答,“是王爷把你救回来的!”



    “那么,我还得多谢他喽!”沈千寻揉揉眉心,就听窗外有人嘻嘻哈哈的回应:“小僵尸,你要谢爷吗?爷马上就过来给你谢哈!”



    话音未落,他人已如一阵旋风般窜到她面前,喜滋滋的说:“说吧,你打算怎么谢我?以身相许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许你妹!”沈千寻蔫巴巴的回。



    “你那几个妹子爷都瞧不上!”龙天若明知这是句骂人的话,却一点儿也不恼,他手里端着一碗莲燕窝,殷勤的说:“这可是血燕窝,补血最快了!来,爷喂你喝!”



    沈千寻习惯性的把头扭过去,闷闷道:“我自己能行!”



    “你太虚弱!”龙天若很是体贴。



    “你太恶心!”沈千寻满脸嫌弃,“你喂我吃饭的事,若是传到你嫣妹子耳朵里,我又要死翘翘了!”



    “那爷四弟抱着你,你就不怕沈千梦把你给剥了?”龙天若很不情愿的放下碗,“爷可提醒你,她可比苏紫嫣厉害多了!相比之下,还是被苏紫嫣追更安全一点吧?”



    “这不是安不安全的问题!”沈千寻不假思索的答,“这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什么意思?”龙天若瞪大眼。



    “意思就是说,跟云王在一起,哪怕会死,我也心甘情愿!”沈千寻翻着白眼瞪他,“可是,因为你被苏紫嫣害死,就等于掉到粪坑里淹死,那岂不是半点价值也没有?”



    “小僵尸……”龙天若咬牙,“你敢说爷是粪坑?”



    “生什么气啊?打个比方而已!”沈千寻说了几句话,又觉得头晕眼花,声音也一点点低下去,“真是小气鬼!”



    因为声音太低太软,她最后那句话听在龙天若耳里,简直就像在撒娇一般,哪还是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傲骄模样?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小小的身子纤弱可怜,龙天若心头一跳,情不自禁的伸手扶住她的肩。



    沈千寻却像被火烧般缩到了床里边,龇牙咧嘴道:“龙天若,你不要趁人之危!”



    她可没忘记上一次,这货是如何轻薄她的!



    龙天若遭拒,又羞又怒,大声道:“怕你掉下床才扶你一下!好心当成驴肝肺!爷再不管你了!”



    沈千寻毫不示弱的回:“谁要你管了?”



    龙天若气呼呼的往外走,沈千寻突然想到一事,忙又叫:“回来!”



    “做什么?”龙天若头也不回。



    “我不要你管,可是,我们共同的事,你得管吧?”沈千寻说:“小草的画像,这会儿应该已经画好了,你去人拿着那画像去一趟宜云县三茶镇,去查一个叫蓝梅的孩子,她的父亲叫蓝田。”



    “查这个做什么?”龙天若迷惑不解。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蓝梅就是小草!”沈千寻缓缓道:“如果画像对得上,就把蓝田带回来作人证!另外,还有几个人,也去把他们带回来!再去京都的各个医馆,问问有谁接诊过小草,把接诊过她的人带回来!”



    她这一大堆吩咐把龙天若弄得一头雾水,他好奇的问:“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你只管去办就是了!”沈千寻有气无力的回,“谜底在天黑之前,自会揭晓!”



    龙天若耸耸肩,匆匆去了,沈千寻喝了点燕窝粥,仍觉浑身乏力,纳头便睡,下午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可不想关健时刻晕菜。



    可心里有事,虽然乏得很,却也始终无法进入深眠状态,在床上赖了约摸有半个时辰,听得门声轻响,似是有人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她睁眼一看,模糊看到一个人影,似是龙天若,便道:“龙天若,让你去办事,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我!”那人影到得床前,一袭白袍不染尘埃,熟悉的清芬宜人的气味弥漫在鼻端,特有的安静醇厚的音色让沈千寻心头一阵发暖。



    “怎么又晕倒了?”龙天语在她床边坐下,一双大手覆了过来,沈千寻缩在他的掌心里微笑,两人难得这么安静相处,她一时竟不知跟他说些什么。



    龙天语也不说话,只歪头一瞬不瞬的瞧着她,沈千寻被他瞧得面皮发烫,低低叫:“云王……”



    “嗯?”龙天语黑眸微闪,“云王这个称呼,叫起来很亲切吗?”



    沈千寻愕然,她习惯了这么叫他,不然叫什么啊?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龙天语的头低低的俯下去,黑眸在她面前陡然放大,波光潋滟,光彩逼人,她不自觉的又往被窝里缩了缩。



    “他们都说你胆子大,其实你胆子很小!”龙天语眼眸微弯,见她头发散在了额前,便伸手帮她掖到耳后,这样亲昵的小动作,让沈千寻浑身发僵发烫,躺在那里,只觉心跳如鹿,竟是动也不能动一下。



    那样的娇羞生涩,让龙天语心头轻颤不已,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轻咳一声,转移话题。



    “九伶的案子,你有几成把握?”他问。



    “十拿九稳!”说到这件事,沈千寻陡然兴奋起来,她附在他耳边轻声嘀咕几句,龙天语惊愕不已,喃喃道:“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确实!”沈千寻点头,“不过,我最佩服的,还是想出这计策的人!”



    “人心险恶,由此可见一斑!”龙天语抬眼看她,见她眼底一片乌青,显然体力透支得厉害,忙说:“既然已经有了头绪,那在他们未来之前,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免得到时体力不济!”



    “我睡不着啊!”沈千寻托着两腮,“好困啊,可就是睡不安稳!”



    龙天语微笑:“你是精神太紧张了!过来!”



    “嗯?”沈千寻看着他,“做什么?”



    龙天语不说话,只伸出手,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揉捏,沈千寻只觉一股热流自他所按捏之处缓缓涌动,僵硬绷紧的大脑陡然变得轻松。



    “怎么样?”龙天语轻声问:“有没有感觉轻松一点?”



    沈千寻点头,脸却一点点红透。



    虽然他的按摩指法很好,可是,这样暖昧的情形,让她怎么睡得着?



    她心里充满着对自己的鄙视,这抵抗力也太差了吧?就算男色在前,也不能这么心猿意马啊?



    可是,她的思想不纯洁,她也没办法,好吧,她承认,她又想到上次在云王府时,自己的那个吻了!



    因为龙天语身上那种清淡微苦却好闻的气息,一直一直在提醒着她!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