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8章:你没有心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闭上眼装睡,任由绯红的云霞在她脸上绚丽蔓延,恍惚间觉得那股温热好闻的气息越来越接近,痒痒的喷在她脸上,她不自觉的伸手去拂,指间触到一片温软,却是龙天语的双唇。



    她睁眼,龙天语俊逸的面庞在她眼前无限放大,她呆呆的与他对视,他轻呓一声,俯身噙住了她的唇瓣……



    沈千寻的心跳骤停,浑身的血液却在血管里奔腾欢跃,烧得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已似是一片轻盈的羽毛,飘飘然不知所以然的浮上了半空。



    龙天语的吻,就如他的人一般,温润沉静,如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沈千寻初时呆若木鸡,片刻后却贪恋那蚀心的温柔,笨拙的作出回应。



    她的回应似是乍现的火花,瞬间点燃龙天语潜藏的巨大热情,和风细雨陡然变作狂暴烈风,他的手臂忽地收紧,有力的箍紧她的细腰,唇齿间的交缠似狂风巨浪,疯狂却又温柔的将她的魂魄席卷而去,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可是,却竟然舍不得放手,只任由他肆意掠取她的甜美滋味……



    良久,沈千寻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开口喘息的机会,低低叫:“云王!”



    “嗯?”龙天语松开她的唇,却舍不得与她分开,拿额头抵着她的头,说:“叫我天语!”



    沈千寻笑而不语。



    “不肯叫?”龙天语拿头顶她,“那我以后,就还叫你沈姑娘!”



    “随你怎么叫!”沈千寻不好意思的笑,“我困了,我要睡了!”



    “我抱着你睡,好不好?”龙天语以指作梳,轻柔的梳理着她的发。



    沈千寻“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这一次,她睡得很快很香也很甜,睫毛微颤,红唇微肿,龙天语低头看了又看,黑眸晶晶亮,还沉醉在刚才蚀骨销魂的缠绵之吻中,心里的愉悦欢喜在他眸中恣意流淌,然而,很快的,那些欢喜的潮水退去,他的眸中,只剩下凄凉哀伤。



    “千寻,沈千寻,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他喃喃的问,回应他的,是怀中女子匀净恬淡的呼吸声,他轻微喟叹一声,俯下脸,再次印上她的唇……



    一个时辰后,沈千寻睁开眼,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



    只是,坐在她床边的那货是谁?



    妖异艳丽的紫袍,原本是龙天若的最爱,可那略显忧郁的眼神,那沉静的气质,却是属于龙天语的。



    沈千寻原本清醒的大脑又有些恍惚。



    她没说话,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看。



    对方没有发现她,他像是在想心事,手支着额头,浓眉微蹙,薄唇紧抿,深沉如海。



    “你……”沈千寻犹豫开口,对方听到动静,飞快抬头,淡笑道:“你醒了?”



    “天语?”她问。



    “嗯!”对方眸中笑意一点点扩散开来,“这身衣服怎么样?”



    “你……穿你三哥的衣服?”沈千寻上上下下的打量他,大脑越发混乱。



    “是啊!”龙天语点头,“我打算陪你进宫!三哥惯常在宫中行走,我扮成他,免得别人又问东问西!”



    沈千寻笑着看他:“我刚才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



    “什么?”龙天语淡淡的问。



    “我恍惚觉得,你和你三哥,是一个人!”沈千寻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试探的话说出口。



    “嗯,这很正常啊!”龙天语起身,将身上的紫袍扯了扯,腰带松松的系着,慵懒放荡的范儿陡现,他看着自己,唇角微勾:“小的时候,我们偶尔会相互扮来扮去,有时连父皇母后都分不清!”



    “那要是弄错了怎么办?”沈千寻有点头痛。



    龙天语看着她,眸间浮起温暖的笑意:“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永远也不会认错了!”



    他拉过她的手,伸进自己的衣襟里,温暖宽厚的胸膛,滑腻柔韧的触感,令沈千寻的脸瞬间红透。



    因为特殊的成长经历,她在现代时从未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情感,平时也是清心寡欲,连言情小说都不曾看过,当然,男性死尸除外。



    在智商上,她是聪明睿智的,可是,在情事上,却跟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没什么两样,乍然与心仪的男性有这样的亲密接触,她浑身僵硬,下意识的就想把手抽出来。



    可龙天语却强拉着她的手不放,他凑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你摸到我的心跳了吗?”



    沈千寻抛开绮念,集中注意力摸了又摸,面色一点点变了。



    龙天语看着她,一脸的促狭。



    “你没有心跳!”沈千寻惊道:“这怎么可能,你没有心跳!”



    “我又不是僵尸,怎么可能没有心跳?”龙天语眸光微闪,捉住她的手,往右边缓缓带去,沈千寻这一回心无杂念,很快便试到了他有力的心跳。



    “这太奇怪了!”沈千寻低低叫,“人的心脏都要偏在左边,可是你的,竟然偏在右边!”



    “所以,不会认错的,对不对?”龙天语的声音微有点哑,“不过,还是靠感觉比较好,我可不希望你为了辨别真假,没事就去摸我三哥的胸!”



    沈千寻轻哧:“你就会胡说!不过,真的好神奇!”



    她的手不自觉的又在他的胸膛摸索了一遍,心脏长在右边的人着实罕见,身为一个医生,对这种罕见的东西难免有些热切好奇。



    她这边只顾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丝毫没有留意到,龙天语的脸越涨越红。



    “千寻……”



    “嗯?”



    “你……摸够了吗?”龙天语低喘着吐出这几个字,沈千寻微微一怔,只觉肚腹之间似有硬物隐约顶起,恍然惊觉,连忙撤了手。



    “是你要我摸你的!”她羞赧不已。



    “嗯。”龙天语目光迷离,“可我没让你摸那么久……”



    “你……”沈千寻低头看地,寻思着找个地洞钻进去藏一下先。



    龙天语挣扎着转换话题:“三茶镇的蓝田带回来了!你猜得很对,蓝梅就是小草!”



    “嗯?我让龙天若去做的,你怎么知道?”沈千寻讶然。



    “侉彝人的尸骨运回来了,三哥去了刑部,这事儿就交给我了!”龙天语轻咳一声,“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进宫吧!”



    “可是,你能行吗?”沈千寻看着他,“你三哥那德性,可真心不好装!”



    “不好装吗?”龙天语黑眸微眯,“待会儿便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本领!”



    皇宫内院,汐贵妃早已等得焦躁不安,已经往龙熙帝的寝殿跑了好几趟。



    “天黑之前,她若不来,朕便让人去摘她的脑袋!你急什么?”龙熙帝很是不耐烦。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