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谜底揭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臣妾是心疼小公主啊!”汐贵妃掩面低泣,正哭哭啼啼间,胡厚德在外面叫:“皇上,沈千寻来了!”



    “她倒是守信用!”龙熙帝看了汐贵妃一眼,说:“走吧!看看她到底能给出什么样的说法来!”



    废旧宫院,荒草蔓生,斜阳晚照,烟雾缭绕,让这个破败的院落越发显得诡异神秘。



    然而,真正令人感觉到诡异的,还是沈千寻的脸。



    她在笑,那样胸有成竹桀骜不驯的笑,让汐贵妃的心肝颤不自觉的颤了又颤,可是,她很快又打起精神,尖声道:“沈千寻,你把我们叫到这里,可是已有了结论?”



    “不错!”沈千寻微光着眉毛看她,清亮亮的黑眸瞧得人心发慌。



    “那就快说吧!”汐贵妃冷笑。



    沈千寻沉静开口:“小公主,死于刎颈自杀!”



    她的声音不高,却似一颗巨型炸弹扔在人群之中,掀起尖叫惊呼无数。



    “自杀?哈哈哈!”汐贵妃冷笑,“早就料到,你会帮那个贱妃说话!因为,你们本就是一丘之貉!”



    “贵妃娘娘何必出口伤人?”沈千寻淡淡道:“我不帮任何人,只以事实说话!”



    “事实就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手脚被绑上,还能拿刀子把自己割得支离破碎,然后再割断脖子自杀吗?”汐贵妃恶狠狠道:“沈千寻,你越来越会断案子了!”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自然不会这么做!”沈千寻顿了顿,加重了语气,“可是,一个二十岁却又被人嫌弃的女疯子,却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你在说什么?哪来的二十岁!”汐贵妃尖声大叫。



    “娘娘确认,你那个小公主,只有五六岁吗?”沈千寻也陡地拔高了声调。



    龙熙帝皱眉:“沈千寻,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千寻深吸一口气,指着墙角的的女尸,字正腔圆一字一顿道:“事情的真相是,你们眼中的小公主小草,并非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而是一个二十岁的成年人!”



    “这……怎么可能?”龙熙帝也吓了一跳。



    “她患有一种天生的侏儒症!”沈千寻快步走到小草面前,撬开了她的口腔,“或许她的面容经过修饰之后,可以骗过所有人,可是,有一样,她是骗不了人的,那就是,她的牙齿!”



    “一个成年人的牙齿,无论是大小和磨损程度,都跟一个五六岁的幼童全然不同,五六岁时,才刚刚生出六龄牙,也就是所谓的槽牙,可你们看,这位小草公主的牙齿,不觉得过大了一些,又太过齐整吗?”



    沈千寻掠了那牙齿一眼,事实上,在她第一次验尸时,便已感觉到不对,只是,当时先入为主的认为小草是个孩子,没往深处想,可听了一水的事后,她才陡然想到这一节。



    “就只凭这牙齿吗?”汐贵妃不甘认输,“或许她的牙齿天生异常,小孩子生牙或早或晚,又有什么奇怪的!”



    “贵妃娘娘若觉得这还不够奇怪,那么,我便再找一件奇怪的东西给你看!只是,希望娘娘不要觉得血腥!”沈千寻从药箱中取出自己的手术刀,毫不犹豫的向小草的肚腹剖去,众人齐声惊呼,胆小的早已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沈千寻却是面色漠然,她的刀灵巧的活动着,随着皮肉的剥离,肚腹之中的东西便显露出来,那些还在瞪眼观望的人直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那是什么?”听命上前细察的胡厚德颤颤的问。



    “胎儿。”沈千寻回答,“一个刚满四个月的胎儿!不过,在她母亲没死之前,她就已经是一个死胎了!”



    “胎儿?”胡厚德差点晕过去,“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肚子里,怎么会有胎儿?”



    “五六岁的孩子肚子里,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可是,一个二十岁的侏儒肚子里,却是可以有的!”沈千寻抬眼望向汐贵妃,“娘娘这回可信了吗?”



    汐贵妃从她动刀的那一刻起,已经失了呼吸,此时已是满面灰败,掩面大哭来掩饰:“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养了个妖怪啊!”



    沈千寻笑得鄙夷:“娘娘不知自己养了个妖怪吗?可依常理推论,娘娘应该知道呢?我听说娘娘经常和小草一起洗澡,微微隆起的腹部,娘娘看不到吗?异于普通女童的私密之处,娘娘也瞧不到吗?”



    她步步紧逼,汐贵妃被她逼得说不出话来,索性放声大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怀疑是本宫有意指使她这么做的吗?本宫意外得到一女,欢喜尚且来不及,哪里会盯着她的身子瞧个不停?”



    “恕奴婢直言!她的身子,就是随意的掠上一眼,也能瞧出异常!”沈千寻面带嘲讽,环视左右,说:“毕竟这是女子的身子,就算死了,也不好让男人来瞧,皇上,臣女建议,让各宫的嬷嬷们过来瞧一瞧,看我说的,可是实情!”



    龙熙帝面色阴沉的挥了挥手,嬷嬷们心惊胆战上前,胡厚德等人虽是男人,却是个太监,自然也要代皇帝去看。



    沈千寻命人拉起帷帐,拿刀挑开小草的裤子,嬷嬷们太监伸头一瞧,齐唰唰的捂住了嘴!



    “还真是个成年女人!”



    “验尸官说得不错,这绝不可能是女童的身子!”



    “真是太恶心了!真是个妖怪!”



    “皇上,沈姑娘所言非虚,这可真是个妖孽!”胡厚德也连连撇嘴。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沈千寻冷哼一声,转向汐贵妃:“娘娘,您听到了吗?嬷嬷太监们只看一眼,便知有异,娘娘与小草数次共浴,竟然什么也没看出来,娘娘的眼神,竟然这么不好吗?”



    “沈千寻,你一个小小的官家之女,竟敢嘲讽本宫蚂?”汐贵妃恼羞成怒。



    “娘娘说错了!”沈千寻一字一顿道:“不是嘲讽,是指证!奴婢以刑部验尸官的身份来指证娘娘,明知小草是这等怪异之女,却还要将她留在宫中,小草自刎嫁祸伶妃,娘娘敢说自己不是嫌疑最重的吗?”



    她这一回,可不肯再给龙熙帝留一丁点面子,哪怕他一转身便寻个由头杀了她,这会儿她也要在众人面前撕下汐贵妃的假面,要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尖锐冰冷的声音陡然介入。



    “验尸官这话未免太过武断吧?”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