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1章:恐吓,姐决不罢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一听,胸都快气炸了,丫的狗皇帝,你还敢再昏庸一点吗?姐我都把话说得那样清楚了,你居然赶你小老婆回去休息,你这不存心拆姐的台吗?



    好吧,你要拆,姐姐我偏不让你拆!你是皇帝老子了不起啊?姐姐今儿就学古人了,舍得一身剐,也要把贵妃拉下马!



    她清咳一声,上前一步挡在汐贵妃面前,大声道:“贵妃娘娘且慢!”



    “你说什么?”汐贵妃气得鼻子都歪了,“你没听见皇上的话吗?你敢拦我的道儿!沈千寻,你也太狂了吧?”



    龙熙帝亦勃然大怒:“沈千寻,朕的旨意,你也敢违抗吗?”



    “臣女不敢!臣女只所以拦住娘娘,是诚心诚意,为皇上和娘娘着想!”沈千寻毫无惧色。



    “你倒真是好心!”龙熙帝嗤之以鼻,面上却杀机陡现,他冷斥:“来人……”



    他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龙天语已在一旁跳着大叫:“来人啊来人啊!本皇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沈千寻,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吧?好吧,贵妃娘娘就是居心不良,就是存心陷害,怎么着吧?父皇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你是谁啊,你管得着啊?这天下是你的啊?这天下是父皇的!父皇一言九鼎,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父皇高兴,把黑的说成白的,把鹿说成马,你也干憋气!你一天到晚的冒傻气,本皇子瞧着就生气!快来人啊,把她捆起来,砍了脑袋算了!这案子还断什么断啊?这不浪费时间嘛!”



    龙天语摇着脑袋,晃着腿儿,在那里一径胡言乱语个不停,那作派,那无赖劲儿,活脱脱是龙天若附身,唱在那里起劲的给自家父皇摇旗呐喊,可龙熙帝却越听越不是个滋味。



    这儿子是为自已说话吗?



    他怎么听,都像是在骂自己昏君啊!



    他的面皮微烫,没好气的打断龙天语的话:“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父……皇,孩儿说错什么了吗?”龙天语作呆若木鸡状,沈千寻被他那装傻充愣的样子萌到了,差点笑出声,忙低下头强加掩饰。



    龙熙帝被莫名摆了这么一通,没好气的对沈千寻吼:“你说,朕倒要看一看,你是怎么为朕和娘娘着想的!”



    沈千寻忍住笑声,恭敬答道:“回皇上,娘娘方才说,小草不会为娘娘驱使,可我有证据,可以证明,小草可以为娘娘所用,因为她就算不自杀,也没有多少天活头了!”



    “你胡说八道!”汐贵妃跳脚,“她自进宫,一直气色很好!”



    “她气色确实很好,可是,娘娘不觉得太好了吗?”沈千寻冷笑,“面颊潮红,一直咳嗽,这是肺痨的症状!”



    “肺痨?”汐贵妃倏地捂住了嘴,面色苍白如鬼。



    这一回,再不是装腔作势,而是,最真实最直白的反应。



    “没错,肺痨!”沈千寻微笑,“小草的母亲,也就是蓝田的妻子,就是死于肺痨,这种病,可以遗传,也可以传染!”



    “你胡说!”汐贵妃浑身冰凉,“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她说是……”



    她说到一半,倏地捂住了嘴。



    “我是不是胡说,你来听一下京都医馆刘大夫的证词就知道了!”沈千寻拍拍手,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被姚启善的属下带了出来。



    “刘先生,你可识得室中的死者?”沈千寻问。



    “识得!”刘大夫笃定答,“约两月前,她曾去我的医馆就诊,她是一个人去的,我诊出她的喜脉,已然惊得不行,后又发现她面色赤红,痰中带血,便确诊她患的是肺痨,这样的病人,老夫一辈子也没遇到过,是以记得十分清晰,医馆中的小徒弟对此事也记忆犹新!”



    汐贵妃尖叫一声,晕厥在地上,而龙熙帝亦是面色惊惶,差点没从龙椅上跌下来。



    不怪他们这么害怕,在医疗技术十分落后的古代,肺痨这种病对人的冲击,不亚于现代的艾滋病,这病不光是无法治愈的绝症,还能传染他人,是以,人人闻肺痨色变。



    对于他们的反应,沈千寻十分满意。



    妹的,姐费尽口舌,不把你们吓得尿裤子,姐不白活了?



    龙熙帝的脸变得煞白,眼一个劲发直,心却拔凉拔凉的。



    因为……



    他最近偶感风寒……



    而今儿早上,他还有点发烧,咳嗽……



    前几天,因为伶妃不在,又因为汐贵妃特别柔媚勾人,他跟她同过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汐贵妃……好像还有点小咳嗽……



    他想起她艳若桃花的两腮,彻底坐不住了!



    “沈千寻,朕听说,昨晚苏家的闺女受了重伤,是你妙手施术,给她缝补救治,这才活了一条命!可有此事?”龙熙帝突然错开了话题。



    沈千寻作反应不及状,茫然的“嗯”了一声,嘴一张,重又把话题扯回来:“皇上,您看,臣女这番分析,是否合情合理?那小草是因将不久于人世,才会被人利用,而无巧不巧,蓝田最近也莫名获赠一大笔横财……”



    “你说的有道理!”龙熙帝咽了口唾液,“对了,你救了苏紫嫣,他们都说你是神医,你……”



    “臣女万不敢当神医两字!”沈千寻诚惶诚恐却又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再转移开,“皇上,这九伶虐杀小草一案,应该可以结了吧?九伶和那群侉彝族人是被人诬陷,理应无罪释放!”



    “释放!来人,把九伶和她的族人释放!九伶仍是朕的好妃子!”龙熙帝十分心焦,急忙下了命令,转而又问:“沈千寻,你对肺痨这种病,知道多少?”



    “啊?”沈千寻眨眨眼,一脸茫然:“皇上,臣女不知道,臣女没治过呢!对了,皇上,您既然知道苏紫嫣的事,想来,也该知道臣女受冤枉之事,同一个晚上,与冒领军功一案相牵涉的九伶和我,全都受害,皇上,这说明有人在背后使坏啊!”



    龙熙帝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那边的龙天语却忍俊不禁,他的女人,真的是好能装好能扯啊,也好无赖,以她的聪明,只怕早已猜出龙熙帝的心事,只是,她就是扯东扯西不搭他的话,而龙熙帝一方面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有可能感染肺痨,另一方面,却又实在害怕,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只得任由她牵着龙鼻子转。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