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5章:你的清白还在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不要担心,只是晕一下,不会耽误正事的,”龙天语一本正经的说,只那眸子里却浮起促狭的笑意,他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醒了之后,还是照样可以洞房的!”



    洞房?



    沈千寻的眼倏地瞪得浑圆。



    木槿意识到情形不对,识趣的退了出去。



    剩下沈千寻傻愣在那里,对着某个看起来温润清雅的男子无尽狂乱。



    洞房……咳咳……她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吗?



    她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吗?



    这位云王殿下,还真是……



    闷骚……



    眼见得沈千寻的脸一点点红透,连脖子都透着粉嫩的红,龙天语眼底的笑意更深。



    他轻咳一声,仍是正经八百的口气,仿佛在研讨什么重要的课题:“当然,洞房是要等到成亲之后才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提前有要求……”



    沈千寻一头黑线,她拼命摇头,飞快打断他的话:“我没要求!”



    “嗯?没有?好吧!”龙天语凑过来,认真的的研究她的唇,“你的嘴怎么肿了?”



    沈千寻撅着嘴不说话。



    龙天语顿了顿,薄唇便又覆了过来:“我给你消肿吧!他们说亲吻有助于消肿!”



    可这压根就是骗人的话好不好?



    再亲一下,沈千寻的嘴肿得更高。



    龙天语却似终于得到了满足。



    但就算这样,他也不肯放开她,双臂弯着,将她圈在怀里,两条修长的大腿也毫不客气的缠住她,完全是蟒蛇缠小羊羔的姿势。



    美男在侧,脸儿相挨,腿儿相靠,沈千寻春心大动。



    洞房……呃,要不,她提前把他办了吧?



    不行不行,这不符合古代大家闺秀的风格啊,回头他再认为她是欲求不满就麻烦了……



    她在那里胡思乱想,龙天语却似突然平静下来,他的手指在她头上轻轻揉捏,他的动作很轻柔,指尖似有一种魔力,令人狂躁的心陡然沉静下来。



    夜色温柔,虫鸣唧唧,四周十分安静。



    沈千寻钻在他怀里,嗅到他熟悉的微带清苦的气息,心中说不出的安宁恬淡,很快,她竟然沉沉睡去。



    龙天语却一直没有睡着。



    但他一直安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的搂着她,月光如水般流泻进来,洒在怀中小女人的脸上,映得那张脸越发白晳明净,一双红唇却艳丽动人,乌黑的发丝四散在枕上,脖颈之上的吻痕让他想起方才的蚀骨温柔,不由又是一阵心旌摇荡……



    身体,缓缓的烧起来,滚烫麻痒的感觉让他的心再度狂跳,他挣扎着爬起来,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夜色,沉静如水。



    他踩着濡湿的晨露,一步一步往白云馆的某个方向走,一直走到一处山体前,他在某处岩石上按了按,闪身走了进去。



    沿着曲折逼仄又漫长的阶梯,他一路向下,一直走到最底层。



    底层是一处宽敞明亮的石室,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听到动静,转过身来,满脸愠怒的看着龙天语,讥讽道:“温香软玉在怀,我的乖孙儿,怎么还舍得下来见爷爷?”



    “爷爷生气了?”龙天语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你说呢?”老者被他的平静激得咆哮起来,一掌拍在身边的书桌上,那桌子应声而裂,老者怒斥:“龙天语,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一件令我欢喜的事!”龙天语仍是一脸平静,“爷爷你也说过,人活在世上,总要有一点念想,才能撑过数不尽的凄风苦雨,而今日我带到白云馆的那个女子,她就是我的念想,请爷爷成全!”



    “竟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老者越发愤怒,“就那么一个女人,一天到晚跟死尸打交道,天天顶着张僵尸脸,怎么就入了你的眼了?”



    “不知道。”龙天语苦笑:“爷爷若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可是,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她好像很久以前就在我的心里住过,我一看到她,就觉得欢喜无限,就觉得人生充满希望,再不像以前那样,无助凄惶。”



    “这个女人,比你的帝王之业更重要,也比你母亲的血海深仇重要,是吗?”老者气得吹胡子瞪眼,手中的拐杖在地上乱戳一气,青石地面上很快出现深浅不一的石窝。



    龙天语的目光落在那些石窝里,脖子却仍然直挺挺的梗着,相比老者的愤怒,他显得太过平静,又或者,在没来这个密室之前,他便已经准备迎接这场暴风雨。



    “她的存在,不会妨碍我为母复仇,也不会妨碍到我的帝王之业!”他直直的看着老者,诚恳道:“爷爷,她是一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女子,她不光不会妨碍我,还能帮我很多忙,如果你跟她相处得久了,一定会喜欢她的!”



    “够了!”老者厉声打断他,“我才不相信她能帮到你!她的出现,已经让你方寸大乱了!你为了她,什么都不管不顾,居然还要解除和沈千梦的婚约,你有没有想过,这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你的敌人,一直苦心积虑的来分裂我们,你倒好,不用别人,自个儿先分裂了!你也不想一想,如果连你的命都不在了,你又拿什么去保护你在意的人?还有那些跟在你身后兄弟臣子,你又有没有为他们着想过?”



    “我想过!爷爷,我想得很清楚,也很明白!”龙天语轻轻吁出一口气,郑重道:“爷爷,你放心,我早就已经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只知伺弄花草不问世事的龙天语了,就算没有沈千梦身后的力量,孙儿也未必会输!一个男人,不能踩着女人的肩膀往上爬,否则,就像你最恨的那个贼子一样,不是吗?爷爷希望我成为那样的男人吗?爷爷希望,又一个女人,走母亲的老路吗?”



    “沈千梦如何能跟你母亲比?”老者忿忿然,“你母亲是被那贼子花言巧语诓了去,沈千梦,哼,她却要来打你的主意,自动送上门的肥肉,又为什么不吃?”



    “孙儿怕吃坏了胃口!”龙天语突然笑起来,“若胃口坏了,饭都吃不下,做什么都提不起劲,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爷爷忍心让那些肥肉来占语儿的便宜,毁了语儿的清白吗?”



    老者冷哼,皱眉:“你的清白,还在?”



    “在的!”龙天语闷声答。



    “没用的东西!”老者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既然已经看对了眼,就直接拿下得了,藏着掖着算怎么回事?”



    龙天语不答,半晌,闷声回:“我还没想好。”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