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7章:成竹在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到了刑部,龙天若姚启善两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姚启善上来就对沈千寻一阵猛夸,昨天那个案子的大反转让他看得十分过瘾,只差没把沈千寻奉若神明,龙天若倒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浑不似平日那样饶舌。



    但他怎么样,沈千寻是不放在心里的,她回答完姚启善的连环十八问,便换了衣服,去看运过来的侉彝人尸骨。



    为了公平保险起见,此次负责运送尸骨的,既有姚启善龙天若的心腹,也有龙震龙熙帝的人,还有一个侉彝人。



    虽是千里迢迢运来,但尸体却保存得十分完整,一者因为侉彝族深居密林,气候潮湿,而沈千秋为毁尸灭迹,那个万人坑也挖得够深够大,上面又用白石膏封埋,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尸体的腐烂,而经过焚烧过的炭化尸体,就跟脱过水一样,水份尽除,各种微生物也无法繁衍。



    当然,仅是上述原因的话,在这一路颠簸,又是夏日炎炎,尸身也不可能不腐烂,但侉彝族人对保存尸体却有一种独特的方法。



    侉彝族的密林中长满了一种叫灯芯草的野草,将这种野草置于密封的楠木棺中,尸体奇迹般不腐,仍保留着被害之日的诸般形状。



    看着棺中十分新鲜的尸体,沈千寻也不由感慨甚多,或许,冥冥之中,是这一万三千名侉彝人屈辱的灵魂在护佑,要让沈千寻通过这几具不腐的尸身,来为他们报仇雪恨。



    实际上,在千娇会上,侉彝人的血泪控诉和那个巨大的万人坑,已经是铁证,但沈千秋龙越之前的瘟疫一说,却又这这案子变得扑朔迷离,将患瘟疫而死的人的尸身焚烧掩埋,原也在情理之中。



    而沈千寻要证明的,就是那万人坑中的尸身,并非是自然死亡,他们是经过暴力袭击或者活活被焚烧而死。



    如果说,在尸体未运回来之前,沈千寻还有那么一点担心的话,在看到保存完好的尸身之后,沈千寻已然成竹在胸。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龙天若慢慢走到她身旁,缓缓道:“此次龙逸游学回来,也带来一个验尸官,据说经验十分丰富。”



    “那更好啊!”沈千寻淡淡道:“如果他的经验真的像我这么丰富的话,那么,有很多专业上的问题,我就不用费尽口舌去解释去演示了!铁证如山,他们更得乖乖认罪,不是吗?”



    “恐怕跟你想的正好相反!”龙天若捏捏额角,“龙逸最擅长诡辨,你所认为的铁证如山,若其余人懵懂不知,你又没有办法来证实自己的推断的话,反会被龙逸钻了空子!”



    沈千寻微微一惊。



    不得不说,龙天若担心的不无道理,比如她在验尸中的一些结论,是经过实践证实的科学论断,可这是古代,自己身边这些人检尸还停留在表面,那么,自己的推断若没有实证来令他们信服,反而会被他们认为是谬论。



    她仔细思索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我会想法向人证明我的推断!”



    龙天若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他说完又吩咐人将尸身小心的盖好,同时安排警戒,防止有人恶意毁坏,在这期间,他一直不苟言笑一本正经,那平静沉稳的范儿,让沈千寻大跌眼镜,若不是他身上那件标志性的紫袍,沈千寻简直怀疑站在她旁边的是龙天语。



    但这货不贫嘴,倒也是件好事,不然,不定又要对她夜宿白云馆的事怎样诋毁调笑,到时免不了又要跟他费心斗嘴。



    她松了一口气,尸身检查完毕,便去隔壁的厢房中净手,准备回府休息,不想龙天若却转身跟了进来,将身子往门上一靠,眼睛却跟带了勾子似的,一个劲往她身上瞟,时不时的咧嘴笑,一幅忍俊不禁的模样。



    沈千寻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开口问:“龙天若,你老是笑什么?”



    “爷开心啊!”龙天若回:“爷觉得开心,就笑喽,怎么?你不准爷笑啊!”



    沈千寻拿眼睛瞪他:“笑可以!但是,拜托你,别对着我笑!”



    “没办法啊,谁让你生了一张僵尸脸啊!”龙天若笑嘻嘻的回,“不知道为什么,爷一看到你这张脸,就忍不住想笑!”



    “有病吧你?”沈千寻啐了一声,转身要走,龙天若却靠在门槛上,伸出一条腿,将门牢牢堵住。



    “我说,鬼殿下,您又抽什么风啊?”沈千寻无语。



    “没抽风啊!”龙天若抱着双臂,笑眯眯的看着她,“你陪了那呆头鹅一个晚上,又是赏花又是看月亮的,唔,还同床共枕了吧?让爷瞧瞧这是什么……”



    他突地伸头,凑近沈千寻的脖颈,往里面掠了一眼,随即狷狂大笑:“爷那四弟,果然是伺弄花草的好手,一晚上给你种了那么多棵草莓,又鲜又嫩,艳煞他人……”



    沈千寻便算已习惯他的无耻模式,仍被他说得满面绯红,忙拿湿淋淋的手捂住脖颈,气咻咻道:“要你管?”



    “我自然是管不了!”龙天若笑嘻嘻,“可你这个样子回府,若是让你那三妹看到,不怕她把你撕了吃了?”



    “你说反了吧?”沈千寻冷哼,“是我把她撕了吃了还差不多!”



    “也是!”龙天若笑,“爷差点忘了,你是小僵尸,专业就是撕人的,不过,她可厉害着呢!你得小心应对!”



    “多谢鬼殿下关心!”沈千寻淡淡的掠了他一眼,“不过,你只要能管好你的紫嫣妹子,让她以后别再来找我的麻烦,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其他的事,不劳费心!”



    “瞧你说!你是爷四弟的女人,也就是爷的女人,爷怎么能不费心呢?”龙天若笑得轻浮,“你这些印记,瞧上去怕是要碍某些人的眼,爷得帮你遮掩一下!”



    他说着,从怀中扯出一条粉红的丝帕来,沈千寻一看到那丝帕,眼一下子直了。



    龙天若却无视她的异常,他将那丝帕拿在鼻间嗅了又嗅,作无限陶醉状:“真的好香啊!这香气清雅淡然,就似寒雪之中的红梅,彻骨香寒,这么好的物件,爷真不舍得用在你身上……”



    沈千寻实在憋不住,尖声大叫:“龙天若,你这个死变态!你为什么要偷拿我的丝帕?”



    “谁说是你的?”龙天若瞪眼,“这是爷一个相好的送的!”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