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8章:拉张虎皮做大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还敢胡扯!”沈千寻被气得头都晕了,这种丝帕确实寻常,可是,那上面的绣花却十分的不寻常,因为那是出自八妹之手。



    八妹是什么人?打架斗殴甩鞭子不在话下,可论起女红刺绣……好吧,比她强一点点,她只会缝补人皮,她却能在帕子上绣出一朵花。



    就因为强那么一点点,八妹便很得瑟的绣了一只丝帕给她用,说是要尽下人的本份,但那上面的荷花刺绣却实在惨不忍睹,好在沈千寻压根就不在意这些,帕子就是帕子,能擦擦汗揩揩鼻涕就好,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做神马大家闺秀。



    这样一个特别又粗陋的绣花手帕,天下独此一件,连那上面歪歪扭扭的名字都看得一清二楚,如何能错得了?



    沈千寻一想到自己的贴身之物被这货天天揣在怀里,就跟不小心摔倒,跟癞蛤蟆面贴面一样的恶心,她愤愤然伸手去抢,龙天若却偏要逗她,把帕子举得高高,聒不知耻的卖萌耍呆:“嘻嘻!你够不着!够不着!”



    沈千寻当然够不着!



    她比龙天若矮了足足一个头,身高差距不说,人家会飞,会飞檐走壁,她不会,几个圈子兜下来,她气力不济,两眼发晕,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见她没了力气,龙天若却又走到她面前做好人,咕哝说:“一个帕子而已,你急什么急啊?爷这就还给你!”



    他把帕子往沈千寻脖间一系,又灵活的打了个结,沈千寻气坏了,恨恨的瞪着他,他却浑然不觉,那双带着笑意却又邪气的黑眸忽地凑到她眼底,笑嘻嘻说:“爷可是为了你好!怕那沈千梦拿这草莓印,去动什么歪脑筋!”



    “我真是感动极了!”沈千寻恶狠狠的盯着他看,“但我想问鬼殿下,你拿我这帕子时,又动的是什么歪脑筋?你……你到底是有多变态啊!混蛋!”



    “你自己落在爷那里的,爷好心帮你拿来,怎么成混蛋了?”龙天若抽抽鼻子,一幅委曲至极的模样,他撅嘴,满眼幽怨:“乖寻儿,你欺负人!”



    沈千寻刚刚消下去的鸡皮疙瘩又被这句恶心矫情的话给叫了出来,她不得不承认,论起无耻耍赖的功夫,她实在不是这货的对手,好吧,斗不过,就跑吧!



    她瞅个空儿,拎上自已的工具箱,一阵风似的冲出了门。



    马车一路急行,终于到得相府,她长长吁出一口气,理理衣裳,平静的走了下来。



    然而一到烟云阁门口,她的眼又开始发直。



    谁能告诉她,龙天若这货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这一路风驰电掣一般,他居然还比他先到,他是扎翅膀飞进来的吗?



    “嗨,寻儿,你有点慢哦!”他松松垮垮的靠在一株石榴树上对她笑。



    “你又来做什么?”沈千寻跳脚。



    “啊?”龙天若作愕然状,“寻儿,你不喜欢我来吗?你昨儿昨上,不还说喜欢我的嘛!”



    沈千寻彻底疯掉。



    “原来昨天晚上,大姐是跟三殿下在一起!”蔷薇花丛后,突然响起一声冷笑,沈千寻心里一惊,抬眼望去,正好看到沈千梦鬼魅一般从花丛后走出。



    沈千寻冷笑回:“三妹这么关心我的形踪,真是令我感动!”



    “都是自家姐妹,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沈千梦笑得温婉平静,一如寻常,“姐姐一夜未归,父亲甚是担心,差我在这里候着,说是等大姐来了,便到他那里去一趟!”



    “我没兴趣,不想去!”沈千寻硬邦邦的回。



    沈千梦干笑:“大姐还是去吧!父亲可是这相府的主人,咱们身为人女,若是忤逆生父,岂不是大不孝?”



    “不孝?”沈千寻哑然,她“不孝”的时候太多,却从没见过沈庆来找过她,今天却非要让她去,只怕不知又动什么歪念头了吧?



    想到这一点,她自然更不肯以身赴险,翻翻眼皮,睬都不睬沈千梦,径直往烟云阁走,沈千梦在她身后轻叹:“大姐真的不去吗?那么,妹妹待会儿去父亲大人那里复命,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沈千寻冷哼一声,脚步不停,龙天若却嘻笑着伸腿拦住了她。



    “有日子没见沈相了,你不想他吗?”龙天若对她挤眼,“去瞧瞧吧!不然,这大不孝的罪名要是落在头上,依家法,可是要打板子的!”



    沈千寻掠了他一眼,龙天若漂亮浓黑的眉毛一个劲对她挑,她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默然允从。



    到了沈庆所在的书墨轩,远远的就听里面一阵吟诵之声,却是沈庆在吟诗。



    他的声音尚算醇厚,抑扬顿挫的,倒也不难听,沈千寻听得又是落花又是流水又是伤的,直觉得这附庸风雅的调调十分恶心,但与他应和的人却显然欢喜的不得了,连赞好词好诗,那声音软媚做作,乍一听娇滴滴的,可再细听下来,却知那说笑的女人已上了年岁。



    这女人的声音,不属于相府中的任何一位姨娘。



    沈千寻的脚步略顿了顿,歪头看了看龙天若,龙天若咧着嘴笑:“怪道沈相巴巴的非要让你来,却原来,是要你来拜一拜咱们龙熙国的长公主啊!”



    一听到“长公主”三个字,沈千寻便已了然,沈庆是没有胆子来给她用家法的,所以,扯着虎皮当大旗,刚勾搭上的姘头就用上了。



    长公主是什么人,她心里十分清楚,看来,今天自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深吸一口气,她挺直脊背敲响房门:“父亲大人,千寻到了!不知父亲找千寻有什么事!”



    那里面的欢笑声陡然一滞,随即,“哗”地一声,似是杯盘落地的碎响。



    “父亲震怒了呢!”沈千梦在她身边作惊恐状,却难掩眸中兴灾乐祸的兴奋情绪,“大姐千万当心些!听说这长公主的脾气可不好!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狂傲放荡不听话的女人呢!”



    沈千寻瞟了她一眼,一脸漠然,这时,沈庆的咆哮声传了出来:“贱丫头!你还有脸来见我?”



    “千寻为何没脸来见父亲呢?”沈千寻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你还敢顶嘴?”沈庆怒气冲冲的打开了门,大掌毫无留情的掴了过来,沈千寻头一歪,灵巧的避过了,他一掌落空,气得连踹门框,“你这个不孝女!相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说,你昨儿晚上去哪儿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