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2章:惊出一身冷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正靠在一辆马车上跟人说话,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沈千寻往马车车窗里瞅了一眼,意外的发现,那马车里坐着的人,竟是有阵子没冒泡的沈千碧。



    许是一直窝在屋子里头,沈千碧那张娇俏容颜又白又嫩,被身上绯红的衫裙一映,越发美艳动人,此时虽然未施脂粉,也未簪花带翠,眉间也盈了些许轻愁,但看起来,倒比那浓装艳抹时更迷人。



    龙天若似是被她迷住了,扒住人家的马车不肯松手,巴巴的问:“二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啊?小王陪着一起去好不好?”



    “三殿下莫要说笑!”沈千碧语气里带了一分薄怒,唇角却是暗暗上挑,“我是去庙里上香呢!三殿下不是素来最讨厌那种地方吗?”



    “原来是去上香啊!”龙天若直起了腰,手在沈千碧马车上的花盖下搅来翻去,沈千寻注意到,那里有一朵不太显眼的紫黑色花朵,似是铁器所制,看上去有点古怪,有心上前瞧个清楚,又懒得跟沈千碧费嘴,便径直走向自己的马车。



    马车车人是男扮女装的三姑充当,一见她就跟她咬耳朵:“大小姐,你说怪不怪,三殿下一出门就把你的马车帘子给扯破了,你瞧!”



    沈千寻歪头瞥了一眼,果然见那里似是少了一块布角,她轻哧:“他那只手,遇花摧花,遇柳折柳,有什么奇怪?”



    “可我记得那里好像有个东西的!”三姑皱眉,“总觉得他把什么东西给扯走了!”



    沈千寻微笑,三姑虽然人生得健壮得像个男人,可是,心思却十分细密,这一点十分可贵,她也正需要这样的帮手,当即回说:“没事,待会儿我问问他就是了!”



    三姑撇嘴:“你瞧,他又跟二小姐调情去了!”



    沈千寻抬头,正好看到龙天若矫情低叹:“啊,真是好可惜啊,二小姐这么美,不能与美人同行,小王心中好生惆怅!”



    沈千碧笑啐了一口,放下了帘子,吩咐马夫赶路,龙天若则抱着双臂,直勾勾的看着远去的马车发呆。



    沈千寻嗤笑:“我说你怎么还没走,原来又是被美人儿勾住了魂魄。”



    “爷的魂儿一直在你身上,谁都勾不走!”龙天若嘻笑回,“你这是要入宫?”



    沈千寻“嗯”了一声,吩咐三姑催马,不想龙天若却扯住马车不放,嘴里嚷嚷着:“爷也要去!小僵尸,爷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沈千寻哭笑不得:“怎么你什么人都想跟啊?”



    “无聊嘛!”龙天若蹭地一下,跳到车夫的位置,笑嘻嘻说:“你的车技不好,回府歇着去!让爷来赶!”



    三姑无奈的看了沈千寻一眼,沈千寻挥手让她去,龙天若拉动缰绳,扬起马鞭,孩子气的大叫:“驾!驾!马儿,快点跑!”



    马儿四蹄如飞,龙天若这边也哼起了小曲儿:“太阳高高照,照到那柳树梢,山上过来了花呀么,花儿花儿轿轿里的女子儿长得好,长呀么长得好……”



    他唱得俏皮活泼,沈千寻忍俊不禁,边笑边拍掌:“龙天若,你行啊!还会唱小曲儿,再来一首怎么样?唱的好的话,姐给你打个赏儿!”



    “好嘞!”龙天若情绪超嗨,又扯着嗓子唱起来:“竹子当收你不收,笋子当留你呀不留,绣球当捡你不捡咧,空余两手哇捡忧愁,连就连,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等三年!”



    沈千寻听惯了他平时那种浮滑的腔调,却没想到他唱起小曲儿来,却是清爽纯净,很有磁性,竟是说不出的动听,此时太阳正缓缓西坠,晚风轻拂,马蹄轻疾的行走在林荫路上,叮当当的马铃声衬着他随性的欢快哼唱,倒是十分的应景。



    沈千寻虽不至听得如痴如醉,却也心情愉悦,她掀开车帘,笑盈盈的问:“鬼殿下,你今儿个的心情怎么那么好啊?”



    “轿轿里装了个美人儿,爷的心情怎能不好呢?”龙天若歪头瞅了她一眼,眉间眼梢全是笑,那笑意竟是从未见过的旖旎温柔,沈千寻看得一怔。



    别说,这货温柔起来,那嗓音那神态,跟龙天语还真是像得诡异!



    想到龙天语,她心中一阵温馨甜蜜,此时听在耳中的吟唱,也似幻化成龙天语的声音,也不知此时他正在干什么……



    她一路听着曲儿,心猿意马,浑然没有意识到,这马车压根就不是朝着皇宫的方向。



    等到发现,一切都晚了。



    她看着头上大大的招牌,哭笑不得的问:“龙天若,你把我带到酒馆来做什么?”



    “爷饿了!爷要吃饭啊!”龙天若伸手扯她,“快下来陪着爷!”



    “谁有那功夫啊!”沈千寻恨恨的拉起缰绳,转身要回,这时,只听店小二跟一堆食客眉飞色舞的唠叨:“这京中刚出了件新鲜事,你们知不知道?”



    众食客抬头看他,那小二笑得暖昧:“刚刚啊,相府那个俊俏的二小姐沈千碧,居然跑到妓馆去了!”



    沈千寻心里一惊,食客们却齐齐瞪大了眼,急急问:“她一个大家闺秀,跑到那里做什么?”



    “做妓啊!”店小二一语惊人,“大白天的,她去那里钓男人,钓了一个又一个,总嫌不够,还衣衫不整的跑到大街上拉男人,哎哟,你没见那情形哟,那条街上的哥们儿,可真是有福了!”



    沈千寻头脑“嗡”地一下,她倏地看向龙天若。



    龙天若冲着她笑,黑黑的眸子晶晶亮。



    酒馆雅间。



    沈千寻未及坐稳便已急急发问:“那个入妓馆寻春的女人……本该是我,对不对?”



    龙天若眨眨眼,咧嘴笑:“小僵尸就是聪明!”



    “跟……那朵花有关?”沈千寻艰难的发问。



    龙天若点头:“那朵紫铁花,可是长公主的最爱!她要对付某个女人,就会留下那样一块铁花牌,她的喽罗们看到了,自会行动,长公主管那叫,挂牌子,据说是从父皇翻牌子得来的灵感,因为总有一些女人不听话,非要跟她抢男人!”



    “那些女人最后的结局,都是沈千碧那样?”沈千寻问。



    “不!”龙天若摇头,“沈千碧的结局很好,丢了人,却死不了,大多数女人,是会被男人活活折磨死的!所以,你现在知道,你惹到了什么样一个女人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