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章:用猪来作证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人都死了,又烧成这个样子,谁知道他们是被人杀死焚尸,还是得了瘟疫死了直接烧掉的?”



    沈千秋和龙越两人一听到这话,也死命的叫起冤来,一声悲号一声哭诉,那叫一个悲惨,直把九伶和那十来个侉彝人气得浑身发抖,龙震却忽地跪倒在龙熙帝面前。



    “皇上,恕老臣无礼多言,可是,这人命关天,若这沈千寻无法证实自己的推断,莫说两个孩子,便是老臣也不肯认下这等千古恶事啊!”



    龙熙帝被他这一跪,也大是踌躇,并非他昏庸,实是沈千秋和龙越在做事之前,便已铺垫好一切,虽说不至滴水不漏,可当时报瘟疫的人已无迹可寻,而户藉上只有三千多人,又是个封闭的族类,当地县令亦并不重视,这么一折腾,这事儿虽发了,然而时隔两月,许多证据要落实起来,却十分困难。



    他蹙眉看向沈千寻:“你可有法子证实自己的推断?”



    沈千寻扬唇轻笑:“回皇上,臣女早就料到他们会胡搅蛮缠抵赖不认,臣女这儿,早就预备好办法,来堵他们的嘴!来人,把我要的东西牵进来!”



    她一声令下,众人一齐向外头瞧去,就听一阵哼哼之声响起,刑部兵丁竟然牵进两头猪来!



    龙震大怒,叱道:“沈千寻,这天子眼下,公堂之上,你怎么竟敢扯两头猪上来?”



    “王爷错了!”沈千寻笑道:“这可不是猪,这是我的实验品!是我方才那个论断最好的证明!”



    “用猪来作证明?”龙逸冷笑,“沈姑娘果然是特立独行啊!”



    “不用猪来作证明,难道用活人吗?”沈千寻反唇相讥,“我可不像那两位将军,那样丧心病狂!便是用这两头猪,我亦觉得十分残忍!只是,为了那一万三千条冤魂,也只好对他们残忍一回了!”



    龙熙帝看得一头雾水,不由发问:“沈千寻,你到底要怎么证明?”



    “回皇上!这猪与人虽然不能相提并论,可是,却同样是由哺乳而生,具有和人相似的器官!臣女今日拿这两头猪来实验,一头打死了再以火焚之,另一头,则活活烧死,之后,再切开猪的喉管和身体,察其体内变化,若果如臣女方才所言,便证明,臣女推断切实可信!”



    龙熙帝哑然失笑:“这倒是个好办法!各位以为如何?”



    众人皆点头认可,沈千寻又看向龙逸和陆桥,问:“二位觉得呢?”



    两人对看一眼,面色微变,但沈千寻的提议十分合情合理,连那些验尸官都不自觉点头:“这个法子倒是妙极!若真能证实这一论断,我们必将这事写入典籍之中,供后人所用!”



    “那就开始吧!”沈千寻一挥手,那兵丁便又将猪牵了出去,一只用乱棍杀死,扔入火堆,另一只却直接架到火上去烧,那只死了再烧的,十分安静,但那活活被炙烤的猪,却叫得凄厉异常,令人不忍卒听。



    沈千寻慢吞吞开口:“闻兽之惨号,便已毛骨悚然,又何况是一万三千人的哀嚎?世间没有比烧死更痛苦的死法了,比千刀万剐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想吧,那些年幼活泼的幼童婴孩,那些老人,那些痛苦的冤魂,他们不会放过那些疯狂屠戮他们的魔鬼的!绝对不会!”



    她的声音冷而沙哑,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飘忽感,像一只无形的手,将一幕惨绝人寰的画面徐徐拉开,等到那头猪彻底被烧死,在场的每个人也都冷汗涔涔,似乎亲历了那一场血腥残忍的大屠杀。



    被烧得焦黑的死猪很快又被抬了上来,大殿上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肉香,却令每个人都忍不住想要呕吐。



    沈千寻手执解剖刀,笑容诡异冰凉,她向龙逸和陆桥扬眉:“真相即将揭晓,两位不靠得近点吗?”



    两人死死的盯住她,却还是听话的上前。



    沈千寻最先割开的,是那头被杀死后再焚烧的猪的尸身,她切开猪的喉管,那里面异常干净,未见一丝烟末炭灰。



    龙逸和陆桥的脸色开始发白。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具!”沈千寻又动手切开活活烧死的那头猪的尸身,边切边认真的给两人科普:“陆大人,瞧见这炭末了吗?很多很浓密,对吧?其实被活活烧死时,不光会有烟灰炭末产生,还会出现这样的水泡,还有,肺脏这里,会出现充血水肿,形成透明膜……”



    她解释的越详细,身边两人的脸便越白,沈千寻却越说越起劲,她嘲讽道:“方才陆大人跟我讲什么年头半辈子之类的,现在我想告诉陆大人,井底之蛙,就是活到一千岁,看到的,仍是巴掌大的一片天,老鹰初生,却要翱翔天下,陆大人,您说对吗?”



    陆桥一张脸本已白到极处,听到她这一句话,却一下变得如猪肝样红,龙逸则拿一双血红可怕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她。



    “二少爷不必如此!”沈千寻心情很好的跟他开玩笑,“就算你把眼珠子瞪出来,也改变不了这铁一般的事实,这叫科学,懂吗?当然,你不会懂的!就如地上这两位禽兽不如的将军,是没有办法跟他们讲人性的,因为他们不是人,没有人性,只有兽性!”



    “他们还不如野兽呢!”外头突然有激愤的百姓叫嚷起来,“这猪狗不如的东西!连襁褓之中的婴儿都不放过,真正是令人发指!”



    “谁人无父母?谁人无妻儿?你们这样残忍的屠戮他们,若有一天自己妻儿父母遭遇这样的惨遇,你们心中又当作何感想?作下这等恶事,还抵死不认,该罪加一等!”



    “这样的恶人,就该千刀万剐!”



    “皇上,剐了他们!剐了他们!”



    一声声愤怒的指责如巨浪般汹涌而至,沈千寻方才那一段平白却残忍的描述,让得知真相的人们义愤填膺,他们冲过衙役的阻挡,疯狂的涌了进来,对着沈千秋和龙越一阵拳打脚踢,很快,这两人便被揍得鼻青脸肿,沈千秋那张歪嘴越发歪了,简直惨不忍睹。



    一片混乱之中,九伶和侉彝族人齐齐跪倒在龙熙帝面前,悲声叫道:“铁证如山,求皇上为我一万三千族人申冤!”



    龙熙帝未待作答,地上扭曲挣扎的沈千秋和龙越已经全线崩溃。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