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7章:这就是报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语无语,伸手去拧她的耳朵,目光落在她的脖颈之间,突然叫:“这是什么?”



    沈千寻低头一看,却是她穿越之前便在那具千年古尸上见到的玉佩,穿越过来之后,想着那上面有她的名字,便一直挂在脖间。



    “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了!”沈千寻把那玉佩解下来给他看,“你瞧瞧,这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呢!”



    龙天语接过来,认真的研究了一番,眉尖微蹙:“这是什么材质的?我怎么瞧不出来?”



    “不知道!”沈千寻摇头,“估计是块石头磨的吧,我跟我娘连肚子都填不饱,定然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谁说不是好东西?”龙天若却似如获至宝一般,他摩挲着那玉佩,“是你惯常戴着的,便是好东西!好了,这东西,归我了!”



    “这个……”沈千寻想到这块玉佩是牵引自己来到这个异世界的,好像有点邪乎,她自是不想将这邪门的东西交付给自己的爱人。



    “怎么?你还舍不得送?”龙天语瞟了她一眼,“好吧,不舍得送就还给你好了!”



    他将掌心张开,沈千寻伸手去拿,然而手刚触到玉佩,那玉佩却像泡沫一样,消失在她眼中。



    沈千寻惊呆了:“去哪儿了?”



    龙天语学她的呆傻样子:“是啊,去哪儿了?”



    “肯定是你耍的花招!”沈千寻怀疑的看着他,他拿东西,是可以不用手的!



    龙天语无辜摇头,一脸深沉凝重:“不是我!真不是!或许是这玉佩有灵性,自个儿长翅膀飞跑了!”



    玉佩能生翅膀?



    这位爷可真能扯!



    沈千寻歪头看他。



    他面上虽是云淡风轻,可那黑眸里,分明有狡黠调皮的光芒在闪动。



    跟他相处得久了,她也摸透了他的脾性,这位殿下的内心,远比他那纯洁无害温润儒雅的外表要黑暗得多!



    他不知有多闷骚!



    她佯装沮丧状,腻到他怀里撒娇。



    撒娇这种本事,是她新近学会的,用起来不算得心应手,但龙天语很受用。



    沈千寻的手在他身上乱摸。



    龙天语半眯着眼,正襟危坐如佛陀,拿我佛慈悲普渡众生的目光瞧她,由得她一双小手在他身上到处点火。



    佛祖是神仙,神仙从来不会吃亏,所以,待会儿,他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沈千寻快把龙天语的全身都摸遍了,依然没找到那块玉佩,最后,反被龙天语压在了身底一阵狂吻。



    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



    沈千寻一再吃瘪,捂着火辣辣的唇一脸幽怨。



    “佛祖”看在眼里,心有不忍,遂再次利诱:“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你!这一回,不要回赠!”



    “什么?拿出来瞧瞧!”沈千寻经不起诱惑,立时两眼发亮,心爱男人送的东西嘛,自然是多多益善!



    “这个可不好拿!只能慢慢等着看!”龙天语笑得眉眼弯弯,恰似天边那上弦月,美好又清新,“是关于长公主的。”



    “长公主?”沈千寻不明所以。



    “长公主天性风流,最近呢,她看上了一个少年郎!”龙天语侧眸看她,“你猜,那人是谁?”



    沈千寻想了又想,摇头:“这我哪里猜得出来!”



    “你觉得那群侉彝族的男子,生得如何?”龙天语淡淡问。



    “生得十分美貌!”沈千寻笑起来,“那密林圣地,倒是个风水宝地,女人如九伶,美艳不可方物,男人则丝毫不逊色于女人,个个生得俊俏异常,尤其是那个一水……”她说到一半恍然,“长公主看上的少年郎,该不是这一水吧?”



    “为什么不能是呢?”龙天语勾唇:“事实上,从千娇会那天起,他便已进入长公主的视线!会唱歌又会跳舞的异族男子,十分新奇有趣!只是那时知他与那桩血案相关,没动手罢了!”



    “我怎么觉得这是坏消息啊!”沈千寻皱眉,“他若是落入长公主手中,岂不是要恶心得连觉都睡不着?”



    龙天语点头:“我也觉得是这样!但一水好像不这么认为!你被长公主算计那一天,一水来找过我!他跟我说,如果你真能替他们族人申冤,他甘愿入公主府,为你作内线!”



    “我不需要!”沈千寻慌慌摆手,“我与龙震沈庆斗,原就是为我自己,他们不过是顺势捎带上,我不用他们这样回报!”



    龙天语轻笑一声,握住她的手,说:“我也是这么回他的,让他远远的逃开去,可一水却说,他已经逃够了,不想再过流离失所被人追杀的日子,我觉得他说的不错,长公主看上的男人,莫说是他一个小小平民,就算是皇亲国戚,也难逃她魔掌!”



    沈千寻长叹:“这个女人,还真是讨厌!”



    “是啊!她真是一个讨厌的女人,看着真是不顺眼!”龙天语黑眸微眯,“尤其是她居然欺负本王的女人,更是该死!所以呢,这些天,我一直琢磨着,要让她怎么死才好!”



    “你可不要轻举妄动!”沈千寻吓了一跳,“有皇帝的肺痨症在那儿,她一时半会儿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要是稍有不慎,被她捉到了小辫子,可怎么好?”



    龙天语低头看她,黑眸间满溢温柔深情,他轻嗔一句:“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用吗?动一下就会被人抓住小辫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了!”沈千寻连忙解释,龙天语却将她又抱得紧了些,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缓缓说:“我从来都不会轻举妄动,可到该动的时候,我是一定会动的!”



    说着说着,龙天语突然又哧哧笑起来:“这些天呢,我琢磨出一个法子来,自觉得十全十美,你听听好不好?”



    他附在沈千寻耳边低语良久,沈千寻先是愕然,随即大喜过望,她窝在龙天语怀里大笑:“云王殿下,我一直当你是儒雅君子,没想到,你原来也这么坏!”



    龙天语皱眉,无奈的摊手:“本王也不想啊!可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你这么一个坏丫头在本王身边,本王怎能不被你带坏?”



    夏日正午,长公主府。



    烈日当空,将园林中的苗木花卉烤得全都耷拉着脑袋,知了在林间嘶哑的叫着,叫得人心头一阵阵发烦。



    长公主懒懒的卧在湖心亭的水塌之上,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