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9章:拐着弯儿骂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点!”龙天若往啃了口西瓜,含糊不清的回:“这些王八羔子,居然敢来打我弟妹的主意,太不像话了!下回再敢来,爷让阿呆训练那狗儿,专门咬他们的小兄弟!”



    沈千寻笔走龙蛇,对这样的粗劣之语,只当耳旁一阵邪风刮过。



    “你说他们那些歪瓜劣枣,脑子里进水了吧?我弟妹的主意,就算有人要打,也得我这个大哥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啊!”龙天若把西瓜子吐出来,一脸的忿忿然。



    沈千寻抬头,翻翻白眼警告:“龙天若,你行了啊!”



    龙天若眨巴着黑幽幽的眼睛,一脸无辜的问:“弟妹,大哥我说错话了吗?我刚才说什么了?我好像是在帮我家四弟赶走叮他们家丫蛋的苍蝇啊,没做什么坏事啊!”



    沈千寻低叹一声,最终选择闭上嘴巴,继续写她的药方。



    跟龙天若相处得久了,她渐渐也摸清了他的脾气,这货是三斤的鸭子,二斤半的嘴,就爱说混话,其实真办起事来,倒也没那么混了,还算有板有眼,自从自己与龙天语的关系稳定下来,他虽然嘴上还是乱说乱讲,手脚倒规矩多了,也再没像以前那样,闲着没事就爱捉弄她。



    说起来,这人虽不招人喜欢,却也算不得什么坏人,两人相处还算融洽,唯一让沈千寻不满的是,这货好像越来越喜欢扮成龙天语的样子了。



    看着一袭斯文白袍,却躺在屋顶大啃西瓜的龙天若,沈千寻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倦怠道:“我说鬼殿下,你能不能不扮成云王的模样?”



    “那怎么行?”龙天若一脸的鬼鬼祟祟,“前阵子跟你走得近,好多人都起了疑心,说我跟你有情感之外的挂葛,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你这种人天生招厄运,我可不想跟你绑在一块,回头脑袋被人砍了,都不知怎么没的!”



    沈千寻哭笑不得:“可你这幅模样,任谁看了,都会知道你是龙天若,而不会龙天语!云王殿下仙人一般的人物,怎会像你这样,到哪儿都跟一只软脚虾似的,酸眉皱眼东倒西歪的!”



    “小僵尸,拐着弯儿骂我是吧?”龙天若鼓起两腮,坏心眼的扔了一块西瓜皮过来,沈千寻伸手接住,熟练的扔入垃圾筒,这已经成为她和龙天若相处时的一种惯性,因为这货是个典型的垃圾制造者,当然,他本身,也是垃圾的一种。



    此时男人中的垃圾龙天若开始大放厥词:“小僵尸,爷告诉你,爷风流倜傥知情知趣不知比那呆头鹅强多少!他最是不解风情,你跟这样的男人谈情说爱,还不如直接回家抱根木头……”



    “你胡扯!天语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呢!”沈千寻见他一个劲诋毁龙天语,不自觉的就要争辩起来,“天语才是真正的风趣幽趣,比你这种最爱开恶俗玩笑的浪荡子啊,不知要强多少!”



    “是吗?”龙天若从屋檐下探出头来,不服气的回:“我才不信呢!他那张嘴,连句正常的话都不会说,还有本事说笑话?”



    “当然能!”沈千寻忿忿然的举出若干事例来反驳他,龙天若听得窃笑不止,沈千寻这才惊觉上了他的当,抄起手边的楠木镇纸,毫不客气的朝他掷了过去。



    龙天若轻巧的避开,却仍大笑不止,沈千寻气急败坏的关了窗,收拾自己的药箱,准备入宫。



    “父皇的病,你还没治好?”龙天若十分惊讶。



    沈千寻白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回:“你没听说吗?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他得的,可是肺痨,没有半年持续用药,好不了的!”



    “算你狠!”龙天若撇嘴。



    “人不狠,站不稳!”沈千寻笑盈盈的回,“要不是有皇上护着,我哪敢背着药箱到处走?龙震他们还不把我大卸八块?好了,不多说了,鬼殿下,您快走吧!就算您现在是云王殿下,也不能把我这烟云阁当成您家吧?您这是坑云王,也是坑我啊!”



    “又赶我?”龙天若满眼幽怨的看着她,“忘了爷怎么从长公主手底下挽回你的清白了?忘了吗?哎,不对,沈千寻,你的清白还在不在?我那四弟表面闷头闷脑,内心竟这般奔放荡漾,你们定然……”



    沈千寻忍无可忍。



    “滚!龙天若,你快给姐滚!马不停蹄的滚!”她对着龙天若低声嘶吼。



    龙天若纵声长笑,脚尖轻点,转瞬间便消失在烟云阁的重重绿意之中。



    沈千寻背着药箱出门,经过宝茉殿时,忽然听见沈千碧的尖叫声响起来:“五殿下,五殿下,我是爱你的,请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沈千寻愕然,不自觉的往里头瞥了一眼,正好看到沈千碧疯疯颠颠的跟在一个下人屁股后面追,一边追,一边不停的把自己的衣服往下扯,面上却笑得十分娇媚,龙云雁和阮氏正死命抱住她,沈庆负手站在那里,只拧着眉头不说话。



    见到门口的沈千寻,四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都露出又惧又恨的神情,沈庆和阮氏始终保持沉默,龙云雁却如母狼一般低嚎一声,径直向她冲了过来,龇牙咧嘴气喘吁吁的瞪着她。



    沈千寻一脸漠然的与她对视,龙云雁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显是心脏已在超负荷运转,沈千寻适时开口,她轻轻说:“龙云雁,只是儿子死女儿疯,这远远不够!”



    龙云雁大叫一声,两眼白翻,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咕咚一声,她的头撞到了门槛上,鲜血直流,沈千寻目似古井,眉目之间无一丝一毫的触动。



    沈庆和阮氏惊呼一声,冲了出来,将龙云雁拖了进去,沈庆气急败坏的叫:“沈千寻,你已经害惨了她的儿子和女儿,你还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沈千寻语音冷硬,“父亲大人不知道吗?落水狗是要痛打的,打死在水里,才再不会上岸咬人!”



    她说完转身即走,再不管沈庆是什么反应,而沈庆被她回了这一句,竟也不敢再发脾气,只盯着她的背影发呆。



    沈千寻在皇宫转了一圈,把龙熙帝哄得十分开心,又跟九伶说了会话,再出宫时,日头已然西坠。



    天气有些闷热,沈千寻不想那么快回府,便寻思着去白云馆坐一坐,随行的八妹一听这话,立时眉飞色舞:“好啊好啊,主子姐,我也有阵子没见到木槿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