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痛打落水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笑啐:“你还真是不害臊!”



    “男欢女欢的,多正常啊,有什么好害躁?”八妹没心没肺的回,同时把马儿赶得飞快,经过一间客栈时,见那里人头攒动,似是出了什么事,八妹好奇,便将马车放慢,探头看了一眼。



    却原来是有流氓地痞进店闹事,打伤了店老板,那店老板已是满头花白,想已上了年岁,哪撑得住那小痞子的拳脚?被打得血流满面,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个大夫模样的年轻人正跪在地上施救,却仍不能止住血流,只急得捶胸顿足泪眼咝咝。



    沈千寻心中不忍,便下车帮忙,哪知这一下车不要紧,那年轻大夫瞅着她就激动的叫起来:“沈神医!您是沈神医吧?”



    沈千寻干笑,虽然这阵子有不少人这么叫她,可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称呼。



    “伯伯,伯伯,你有救了!”那年轻大夫抚着地上老者的头,面上欢喜不甚。



    沈千寻不再多说,动手救人,那年轻大夫在一旁协助,他倒是很有眼力劲儿,沈千寻需要什么,一个目光,他便能明白,比起她训了数日仍呆头呆脑的八妹,不知强了多少。



    老者头皮裂了一个口子,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沈千寻趁他晕迷之际,动手缝合,那年轻大夫看得十分出神,倒不似旁人那般瞠目结舌,缝合过后,再敷上伤药,便无大碍,她自去水盆间净手,那老者却轻吟一声,悠悠醒转。



    “这位姑娘,是你救了老朽吗?”老者满脸感激的看着她,“你的大恩大德,老朽感激不尽!”



    “老伯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沈千寻淡淡回,“既然老伯没事,那么,我便告辞了!”



    她背上医箱,转身要走,那年轻大夫却急急叫:“此时已是晚饭时分,沈神医若不嫌弃,便在这里用过饭再走吧,韩伯的手艺好得很!”



    “这就不必了!”沈千寻推拒说:“他还是个病人,又伤到头部,需要好生静养!”



    “沈神医?”那被称作韩伯的老者突然紧张的扯住她的手,“你是沈千寻?是沈庆的嫡女沈千寻?”



    沈千寻微微一惊,却仍答:“正是,怎么,老伯识得沈庆吗?”



    她对沈庆直呼其名,且并不避讳外人,显然已摆明自己的立场,自是要与沈庆划开界限,表明与他之间,再无父女情份。



    韩伯点头:“我是识得他啊!我识得他时,他还是一介藉藉无名的应试举子,现在却是一国之相了!”



    他说完苦笑,眉目之间,竟隐有讥讽之色,沈千寻心里一动,遂低声问:“怎么?二十年前的沈庆,竟是落塌于老伯的客栈吗?”



    “是啊!说起来,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韩伯皱眉,“与他一起同来的,是他的哥哥沈安,那可真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啊,只可惜,老天不长眼,好人不长寿啊……当年那件事,真是……”



    韩伯说得断断续续感慨不断,显是当年的事令他十分触动,以至事隔经年忆起,仍要长吁短叹不已。



    沈千寻的好奇心在瞬间被勾了起来。



    她之所以对这个在她还没来到人世便已死去的人物感兴趣,纯粹是因为是李百灵,她很想知道,娶了这么一个聪明诡异女人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韩老伯,我听说,大伯父是被淹死的?”她忍不住发问。



    韩伯低叹:“是啊,那日发榜,他榜上无名,郁郁不欢,便独自闷在房中吃酒,吃得酩酊大醉,许是心中难过,半夜也不曾安睡,跑到湖边去吹凉风,一个不慎,就跌到客栈附近的千碧湖里去了!”



    沈千寻点点头:“那当时的沈庆,就没有跟着他兄长吗?他们兄弟的感情,应该很不错吧?”



    “感情不错?”韩伯突然苦笑,“是啊,是不错,只是,是沈安待这个弟弟极好,而当弟弟的,却未必领情。”



    “嗯?这又怎么说?”沈千寻越听越好奇,站得太累,便换了个姿势,这时,却听那年轻大夫笑说:“沈神医,您喝茶!坐着听!”



    他搬了一只凳子,又沏了一杯茶,十分殷勤的递了过来,沈千寻向他点点头,坐了下来,示意韩伯继续说下去。



    韩伯笑:“沈神医,按理说,沈庆是你的生身父亲,又是一国之相,我这个老头子,不该在你面前说他的不是。”



    “老伯但说无妨!”沈千寻直白的回:“老伯也看得出来,我与沈庆之间,是仇敌,而非父女!”



    “是是!瞧得出来,世人皆知,你那母亲,便是被他苛待而死,你那父亲,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啊,就是一个踩着女人往上爬的坏坯子!这个坏东西,便算为相,也是一代奸相,龙熙有这样的人为相,实在是……”



    韩伯说着,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面色也陡然变得十分灰白难看,沈千寻愧疚低叫:“老伯,真是对不住,你伤重刚醒,我却扯着你问东问西,实在对不住!你快躺着歇一歇!”



    韩伯喘息着摆手:“沈神医,跟这伤病无关,是老夫想到过往的恨事,情绪激动罢了!”



    “我看伯伯是饿的!”那个年轻大夫笑眯眯插话,“他从早上忙到现在,刚备好了晚饭,就被那帮子混货给打了,这上了年纪的人,哪经得起这样折腾?沈神医,你稍候片刻,我让人把饭菜端上来,你们边吃边聊怎么样?”



    沈千寻莞尔:“公子这般盛情相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神医,我一个乡间穷大夫,担不起公子二字,我叫顾风,沈神医直呼其名就好!”顾风笑得十分热忱。



    “那你也不要叫我沈神医了!”沈千寻淡笑,“说实话,听起来别扭,直呼其名就好!”



    顾风犹豫半晌,欢欢喜喜的应:“行!我就叫你沈千寻,你稍坐一会,我这就叫人上菜!”



    沈千寻点点头,招呼八妹下车,八妹揉着肚子,笑说:“刚说肚子饿了,就有人管饭,这也太贴心了!”



    四人围桌而坐,沈千寻原没觉得多饿,可此时饭菜香扑鼻,也不由食指大动,一吃之下,赞不绝口:“老伯手艺果然精妙,这滋味,连京城里的大馆子都比不上!”



    “那大馆子算什么?”顾风说:“那里的大厨子,还是我伯伯的徒弟呢!”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