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1章:陈年旧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都是些过去的事了!”韩伯对着满桌美食,仍是心事重重,喝了几口汤就住了筷,喃喃说:“我那徒弟,只怕现在心里还恨着我呢!”



    “啊?”沈千寻吃惊的问:“为什么?”



    “因为沈庆。”韩伯回答。



    沈千寻愕然。



    “我有个女儿,名唤珠儿,沈庆来客栈时,不过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与我那徒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可沈庆来了之后,就都变了。”



    沈千寻默然,半晌,道:“韩伯的珠儿,是被沈庆迷惑了吧?”



    “你倒是很了解他!”韩伯苦笑,“怪我,没能看住珠儿,那沈庆生得俊美,嘴巴又会说,原本就招女人喜欢,更何况又是主动追求,珠儿那个丫头,眼皮子浅,也不长脑子,很快就跟他好上了,还跟他住在一处,我当时气得半死,又打又骂,却也无济于事,她就是铁了心要跟沈庆。”



    沈千寻低叹不已。



    韩伯却似又沉浸在往事之中,不能自拔,他急急的说下去:“我初次见到沈庆,便对他印象不好,只觉得这人虽生得一表人材,可眼神太过活络,太贼,可是,我用心提防,却还是让他偷了我的女儿,他不光把我的珠儿偷了去,还让珠儿把我半辈子的积蓄也偷给了他!”



    “啊?”一直狂吃的八妹惊得抬头,“这么恶劣?”



    韩伯惨笑:“若只是损些积蓄,倒也算不上恶劣了,可恨的是,珠儿为他把心都掏出来,可他转眼又跟一个千娇百媚的贵女搭上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是王爷之女龙云雁,珠儿自是无法与那女人比,我失了财,赔了女,反倒心安了,这样的男人,离开珠儿,是珠儿的福份啊!我天天劝她想开些,可没承想,珠儿表面上应了我,当日夜里,竟然投湖自尽,后来尸体打捞上来,我才知道,她已怀上了沈庆的孩子!”



    韩伯捂住脸,老泪纵横,低泣不已,沈千寻长叹一声,默然不语,她是真没想到,沈庆在龙云雁之前,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劣迹,这可是一尸两命啊!



    她出言安慰:“人死不能复生,老伯不要过度悲伤,令女在九泉之下,也必希望你健康长寿!”



    “只是忍不住罢了!”韩伯抹了眼泪,长叹一声,说:“沈姑娘,我这又扯远了!不过,若不是因为我女儿投湖之事,我怕也不会对沈安淹死的事,记得这么清晰,他是跟我女儿在同一日坠湖的,只不过一个中午,另一个却是夜里罢了,这一天里,湖里多了两条冤魂!我女儿死,我觉得并无可疑之处,她是羞愤交加了无生意,可那沈安沈公子的死,却令我大感蹊跷!”



    “为什么?”沈千寻问,“你不是说他是酒醉跌入湖中死的吗?”



    “表面上看,是这样,可是,这沈安平时可是滴酒不沾的啊!”韩伯忿忿道:“再者,我总觉得,他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他脾气好,一天到晚都乐呵呵的,因为沈庆追求珠儿的事,他专门跑来跟我说,他弟弟生性风流,家中又已有妻室,请我千万护好自己的女儿,还将沈庆从珠儿那儿骗去的银钱一分不少的还回来,沈庆大为恼怒,处处跟他别扭着,他总是一笑置之,而发榜那日,他压根就没有去看榜,而是一个人在屋子里收拾行李,说是要返回乡下去,好像早就预知自己会名落孙山一样!”



    “竟有这等事?”沈千寻惊问:“他的书读得不好吗?”



    “不好?这满京城中的举子,我看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韩伯慨叹道:“自从沈安到了我这客栈,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找他赛诗论文,每回他都拔得头筹,连当年的京城奇才张灵运都夸他才情过人!”



    顾风在一旁低叹:“伯伯,这事儿你都说了不知多少遍了,可到最后,他还是名落孙山啊!倒是那个无情无义无才无识的浪荡货成了状元郎!”



    “所以我才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韩伯忿忿然道:“那个沈庆,最擅长的事,便是钻女人的裙底,他懂个屁?就他作的那些诗,连我这个大老粗都瞧不上!又怎么可能中了头名?这中间,定是有什么道道!”



    沈千寻也觉纳闷,沈庆的文采如何,她不知道,但从穿越之后的接触来看,大约也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韩伯的话虽糙,理却不糙,他并没有真才实能,凭借的,不过是女人的爱慕和龙震的权势罢了。



    “那沈安临死之前,可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沈千寻仔细问道。



    “我听见他跟沈庆吵架,吵得很凶!”韩伯边想边说,“但那时我正为女儿的事焦心,倒也没去劝架……”



    沈千寻突然问:“沈庆抛弃老伯女儿,老伯竟还容他住在客栈之中吗?”



    “自然是早就赶了出去!”韩伯回答说,“那日是沈安将他带回来,我看在沈安的面子上,也就没计较,他们那边吵得凶,珠儿听说沈庆来了,又去求他,反被他羞辱一番,否则怎会投湖自尽?”



    韩伯说起这事,仍是咬牙切齿,“珠儿投河后,沈安帮忙捞尸,又帮忙收殓,我当时满心痛苦,反臭骂了他一通,当时我脑中一片混乱,许多事也记不清了,当夜自是难以入睡,便坐在那湖边,给珠儿招魂,这时就听“扑嗵”一声,对岸有人摇摇晃晃的落了水,我赶紧叫上伙计跑过去,可为时为晚,等把那人捞上来,我才发现是沈安!”



    沈千寻的头有点痛,韩伯说得虽多也很详细,可是,听到现在为止,除了沈安的平静有些不同寻常之外,她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眼见着天色渐暗,她决意起身告辞,不料韩伯这时却又说:“沈姑娘,我知道你不光是神医,还会验尸,我想问你一件事,那人在水中多久,才会变得浮肿?”



    沈千寻微怔,随即答:“要看当时的气候,若是这样的夏季,怕是不到三个时辰,便会变了模样!”



    “是了!”韩伯一拍大腿,“我当时偷偷打听过,验尸官们都这么说,可是那沈安捞上来时,全身已然浮肿,我当时就觉得哪里不对,你也知道的,我在午后刚刚见过我家珠儿的尸身,她从落水到被打捞起,也差不多两个时辰,可是,她远不如沈安肿得厉害,可沈安是刚刚落水我就发现了,算起打捞,也不超过半个时辰,怎么会肿成那样?”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