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僵尸传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前,他似清冷寡淡的仙佛,红尘万丈皆不入他的眼,可在她面前,他却是一座活色生香的佛,给她无尽的甜蜜快乐。



    一旁值守的木槿被雷得外焦里嫩。



    那个衣衫散乱笑得像个孩子似的白衣男人,真的是他那一尘不染如初绽白莲般的仙人样面瘫少言的主子吗?



    那个头发乱得像鸡窝笑得花枝乱颤的白衣女子,真的是那个雪颜冷眸不苟言笑霸气十足,最爱拿刀在尸身上乱切的女屠夫沈千寻吗?



    不是!肯定不是!



    爱情令人变傻。



    老太爷的话,果然不假!



    正在那里腹诽之际,忽听自家主子叫:“木槿,你过来一下!”



    “主子有何吩咐?”木槿训练有素的弹跳而起,说话间已站到龙天语面前。



    “你跟木笔和连翘讲,让他们今晚去做一件事!”龙天语压低声音,附在他耳边轻语,木槿听罢,呆若木鸡。



    “主子,这……真要这么做啊?”他结结巴巴问。



    “你说呢?”龙天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木槿苦苦脸:“是,主子,属下马上带人去做!”



    他说完,一溜烟的消失了,两个时辰后,一身夜行衣的他和木笔连翘三人一起出现在沈安的墓地。



    “瞧清楚墓碑上的字了没?”木槿揉揉眼说,“哥哥我眼神不太好使,别搞错了!”



    “错不了!”木笔脱了上衣,拿起铁锹,说:“赶紧开挖,挖完了好回去睡觉。”



    连翘对着掌心吐了口唾液,小声说:“木槿大哥,主子这是想做什么啊?没事叫我们往人家坟里塞蛇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木槿哭丧着脸,“总归呢,主子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快把那蛇拿出来,全捅在这洞洞里头!喂,木笔,你别拍得太紧,主子说了,要埋得正正好,别让那蛇闷死喽!”



    三人叽叽咕咕在墓地忙活,一直忙活了大半宿才将事情搞定,当晚下了一场雨,将他们的挖掘痕迹洗涮得一干二净,但那些暴雨却将坟堆里的蛇冲了出来,一大早上山采药的人看到满坟的黑蛇盘旋不去,吓得尖叫一声,飞快的跑开了,把背篓都扔下不要了。



    他气喘吁吁的跑回镇子,很快,这则奇闻便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京都的大街小巷,等沈千寻次日下山,所经之处,无论是大街小巷,还是茶馆酒肆,都有人在神神秘秘的说着这件事。



    “坟子里爬出黑蛇,这很奇怪吗?”沈千寻看向身边的龙天语,好奇道:“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巫蛊之药!”龙天语淡淡的解释,“就跟招魂是龙熙国一种流传甚广的巫术一样,黑蛇也是被龙熙人所敬畏的一种东西,传说如果坟墓中爬出黑蛇,说明这坟中之骨已被恶灵所劫,成为僵尸,僵尸出世,必会祸及死者家人,须得开棺迁坟,才能令家人免去灾祸。”



    “啊?还有这种说法?”沈千寻又惊又喜,“这么说,我很快就可以开棺验尸了!”



    “应该是这样!”龙天语凤目微闪。



    “太好了!”沈千寻激动的叫起来,她低头翻自己的药箱,边翻边自顾自嘀咕,“我得抓紧准备验骨的东西……哎呀,十九年的尸骨,怕是得上窖蒸才能看得分明……要有红油纸伞……还得有酒有醋……”



    她这边嘀咕个不停,外头赶车的木槿却听得头皮发麻,这人的尸骨,要蒸,还要酒加醋……他战战兢兢问:“主子爷,小的没听错吧?这沈姑娘是要做饭呢,还是要验尸啊?”



    龙天语也觉匪夷所思,但身边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奇女子,他歪头看她,她正拿着一管自制的炭灰笔在一个小本本记着什么,她记得太专心,眉头皱着,偶尔会停顿下来,一停下来就去咬笔杆,咬得满嘴满脸的黑灰也不自觉,龙天语忍不住,轻笑出声。



    他这一声笑,惊得木槿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听到这么可怕的话,他居然还笑,他家主子真的是被这个女屠夫同化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沈千寻听到动静,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问:“笑什么?”



    “笑你啊!”龙天语扬起手,指尖温柔的爬上她的脸,宠溺道:“你瞧你,像个花脸猫一样!这咬笔杆的毛病,就那么难改吗?”



    沈千寻了然,抹抹脸呵呵笑,这咬笔杆的毛病,是她从小养成的,还真心难改,到了这个异世界,龙天语教她习字时,不知拿那戒尺装模作样的打了她多少次手心,可她就是改不掉。



    龙天语摇摇头,掏出帕子去擦她脸上的污迹,他的唇角带笑,动作温柔,看得外面的木槿唏嘘不已。



    相府,沐云轩。



    李百灵正闲闲的喂她的小黄鸡,忽见翠儿慌里慌张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夫人,不好了,出事了!”翠儿急急道。



    “什么事?”李百灵微微挑眉。



    “我刚去外头买东西,听那街上的人说,东边山上有座坟墓里,突然爬出几百条黑蛇,还盘旋在坟顶上不肯走呢!我随意问了一下,他们都说,那坟里埋的人叫沈安,这沈安不就是咱们老爷嘛!”翠儿急得不行,“夫人,这可怎么好?这坟子里出黑蛇,是要变僵尸的前兆啊!”



    李百灵一听,也微有些慌,忙说:“你派人去打探清楚,再来回我!”



    翠儿点头,很快便带人去了,不到晌午便又赶回来,浑身上下全是泥土脏污,进门即惊惶叫:“夫人,千真万确!确实是老爷的坟,那黑蛇还爬在上面呢!密密麻麻的盘结在一起,真是吓死人了!”



    李百灵捂住胸口,低声道:“这是真的要出事吗?我昨晚上就一直做恶梦,却原来恶梦应验了!翠儿,你快推我去找相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爷变僵尸啊!这万一出了事,也会连累他一家啊!”



    翠儿点头,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把她推了出去。



    书墨轩,沈庆正躺在藤椅上喝茶,见翠儿推着李百灵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吓得差点跳起来,待明知事情的原委,他手中的茶杯啪地一声落了地。



    滚热的茶水烫到了他的手,他下意识的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结结巴巴的说:“怎么会有这种事?”



    “我也不知道!”李百灵哀声低诉:“这黑蛇现身,本就是大凶之兆,偏又是在阿安的忌日,小叔,看来我们只能迁坟了!”



    “迁坟?”沈庆的瞳孔缩了缩,“可是,兄长已在那里住了十几年,贸然把他迁走,这不太好吧?”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