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小僵尸,你快放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人已死,好不好的,也顾不到了!”李百灵黯然泪下,“他还有个儿子啊,总不能为了他,让儿子担惊受怕吧?再者,这相府上上下下几十口,也不能因为他,就舍了吧?”



    沈庆叹口气,说:“嫂嫂你多想了!其实这种说法,纯属无稽之谈,都说黑蛇现身变僵尸,可谁真正瞧过?我看不必理会,差人将那蛇赶去便算了!”



    “可这事关后人安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李百灵执意相求,“小叔就应了吧!这迁坟的费用,不用小叔出,我还有些体已钱……”



    “嫂嫂说哪里话!我何曾是心疼银钱了?”沈庆叹口气,说:“也罢!迁就迁吧!当年因故未入祖坟,娘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倒也算是个机!只是,我近日公务繁忙,你也知道的,自从秋儿和龙越出事,处处都得陪着小心,实在没有心力来办这事……”



    “不用你亲自办!”李百灵见他松了口,忙说:“只消差几个能干的人供我使唤就好!”



    “那自是没有问题!这个银钱嘛,也一应从相府的帐上出,这点嫂嫂无须客气,那不光是你的夫君,还是我一母同胞的兄长啊!”沈庆说完,当即叫了管家过来,把这事安排了下去。



    这事很快经由沈千寻的耳目传到了烟云阁,沈千寻喜不自禁,扯着八妹的手叫:“快把前日订好的衣服拿过来给我试试,过几日,姐姐我就要穿上它去当神婆了!”



    这天阳光灿烂,风和日丽,李百灵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墓地去。



    因为这件事的轰动性,所以他们一出现,便引来许多人围观,直把个掘坟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沈千寻身着神婆的五彩花衣,脸上涂得花里胡哨,手里拿着奇形怪状的法器,随着其他神婆一起叽里咕噜的乱念些谁也听不懂的东西,而龙天语则以同样的装束,隐在那组神汉的队伍之中,且走且舞,嘴里念念有词。



    沈千寻从来没见到他这幅模样,越看越觉得眼熟,因为他这幅摇头摆脑的神汉模样,活脱脱就是龙天若附体。



    许是注意到她的目光,龙天语越发得瑟,乌黑的眉毛上下舞动,扭得越发起劲。



    沈千寻目瞪口呆。



    龙天语再怎么得瑟,也不会这样吧?



    她想到刚刚在庙里换衣服时,貌似听到龙天若油腔滑调的声音……



    想到这儿,她偷偷的溜了过去,一股浓烈的脂粉气扑鼻而来,连大法师身上的油彩味都遮不住。



    就是打死龙天语,他怕也不愿意沾惹这些脂粉气吧?



    沈千寻咬牙:“龙天若?”



    “什么?”对方故作深沉,“千寻,我是天语!”



    “你再敢说?”沈千寻鼻子差点气歪,她伸手扯住他的耳朵,低低叫:“你说,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哎哟,疼死了!小僵尸,你快放手啊!”龙天若歪嘴斜眼的告饶,“我说!我说!你松开手,我就说!”



    沈千寻愤愤的松开手,龙天若嘻笑着跟她咬耳朵,“爷不是闷得慌嘛!爷闲得无聊,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么好一玩伴,你突然又不跟人家玩了,人家真的好寂寞!不是我说你,小僵尸,你真心不地道,有这么好玩的活儿也不找我,人家好失落……”



    “闭嘴!”沈千寻冷哼一声打断他的话,“天语呢?”



    “他身子骨弱,我就劝他回白云馆静养了!”龙天若吃吃笑,“小僵尸,你不觉得,这活儿我做起来更像吗?你瞧这油彩,脏得要命,你真忍心让你那天语哥哥来抹?”



    “好了!”沈千寻看了他一眼,说实话,这种装神棍的活儿,还真是不怎么适合龙天语,因为要跳一种滑稽的舞蹈,连沈千寻都看得恶寒无比,更不用说在哪儿都坐得端端正正的龙天语了。



    但对于龙天若来说,就再适合不过。



    她轻哼一声,说:“你说得不错,你天生就是一个跳大神的料,好好跳吧!跳好了,姐姐我有赏!”



    “赏一个吻吗?”龙天若嘻皮笑脸的探头,被沈千寻一把推了过去,眼瞅着就要到坟场,她快步走回自己的神婆队伍中。



    沈千寻不太清楚这种神汉神婆组合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很显然,龙熙国的民众对这些人很是敬重,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所敬畏的这些通灵的“仙人”们,实际上也不过是见财眼开的主儿,也不知是作何感想。



    这些由李百灵亲自找来的据说是龙熙国最好的法师,龙天语只用一箱金子就将他们买得妥妥的,要他们往东,他们绝不往西,所以,他们所要进行的给尸骨驱邪的仪式,就是沈千寻蒸骨验骨的变异。



    在这知了声声的大热天,挖一座近二十年的古坟,不是一件好差事,更何况,那坟头上的黑蛇还一直盘踞不去。



    龙天若扮成的大法师一开场就亮了一手绝活,他对着那黑蛇念了一通咒语,那黑蛇像是能听懂鬼话似的,很快便游走了。



    众人因此对这法师越发敬畏,沈千寻好奇的凑到龙天若跟前小声询问,龙天若作莫测高深状:“这可是天机,要想知道的话,就得以身相许!”



    沈千寻啐了一口,不再理他,自去准备蒸骨验骨的物事,而这边,受到法师鼓舞的工人们开始动手刨坟,等他们刨出了棺木,沈千寻这边业已挖好一个长五尺宽三尺深两尺的地窖,她命人在里面堆放柴炭,然后点火,将地窖四壁烧得通红。



    众人起初好奇的看着她挖地坑烧坑,等到那边的棺木初现,便一蜂窝的涌到坟边,李百灵被翠儿推着,往那挖开的坟中一瞧,登时痛呼一声:“我的夫啊!”



    她的夫已成白骨一堆。



    墓穴中隐约有股淡淡的臭气,倒也不甚明显,十九年过去,尘归尘,土归土,骨归骨,身上所穿的衣物初时还有些形状,只是经风即散,轻轻触撞一下,便已成灰尘粉末,沈千寻跳下坟坑,小心的翻看着尸骨,时隔太久,仅凭肉眼,什么发现也没有,她小心的将尸骨一根根捡起来,放在早就准备好的竹席上。



    李百灵那边已哭得晕厥过去。



    这也难怪,一个活生生的英俊男子,有说有笑的走出家门,音容笑貌尚在脑海盘旋,可这人却永远也回不来了,非但回不来,她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十九年后再见,她挚爱的夫君已成白骨一堆,只余两只黑洞洞的眼眶,无言的对着她。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