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那口信传到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僵尸你说得太对了!”龙天若在那边频频点头,“若不是沈庆心中有鬼,以他风流好色的个性,只怕早就把这寡嫂拿下了!李百灵虽然生得一般,可这位相爷大人,素来是生冷不忌的!可他居然忍住了,还忍了那么多年,这里面疑点重重啊!”



    “唔,我们的鬼殿下现在也知道找疑点了!”沈千寻似笑非笑道:“那你继续找着,我这就回了,以免婶娘想通了,一肚子心事无人诉,这里的残局,鬼殿下帮忙打理一下如何?”



    “爷要跟你一起走!”龙天若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挖了一天的坟,快要臭死了!这儿让他们几个随便埋一埋就好了!反正是无主之坟,也没人找咱们算帐!”



    “那怎么行啊?”沈千寻促狭的笑,“没人找你算帐,会有鬼找的!你惊扰了他们的魂灵,再不把他们好好的葬了烧把纸什么的,小心他们晚上去湘王府找你讨饭吃!”



    “哗!”龙天若吓了一跳,“明明是你要挖的,爷可只是个帮工的,就算要讨饭,也该到烟云阁讨吧?”



    “我是僵尸他们是鬼,我比他们还高一级呢!他们才不敢来找我!”沈千寻挑眉,转而又俯身对那些枯骨连拜数下,嘴里兀自念叨:“各位好兄弟,要吃饭就湘王府找湘王殿下,他家的厨子手艺好,我家八妹做的饭超难吃,连鬼都难下咽!”



    龙天若见状,也连忙作揖恭手:“各位好兄弟,你们都是男的啊,男鬼找女僵尸才有意思对不对?大家都去烟云阁,饭虽不好吃,可秀色可餐啊,我告诉你,烟云阁的卧房就在……”



    他话未说完,头上已挨了沈千寻一记爆栗:“你再敢说?”



    龙天若挨打,反而乐不可支,直笑得打跌,沈千寻剜了他一眼,带着八妹扬长而去,几个下人在一旁窃笑,被龙天若瞧见,张嘴便骂:“笑什么笑?再笑,爷把枯骨收拾喽,炖汤给你们喝!”



    众人大夏天的扒腐臭的死人坟,本就十分恶心,不想这位爷竟说出更恶心的话来,有些没忍住的,当场狂呕起来。



    这一天连验四具尸骨,沈千寻自觉累得腰都断了,浑身更是臭不可闻,一回到烟云阁,便将自己泡进了满是花瓣的浴桶之中,一直泡了近一个时辰,还是不想出来,水波温柔的托举着她,薰衣草精油的气味十分清芬,正晕晕欲睡间,忽听门声轻响,八妹在外面探头:“主子姐,李百灵身边的翠儿来了,说是有事与你相商,请你到沐云轩去一趟!”



    沈千寻一听,睡意全消,精神大振,“哗啦”一声从水中坐了起来,套了一件浴袍就想往外跑,跑到门边,忽又扬着唇角退了回来,拿了浴毯,慢吞吞的擦着自己湿淋淋的头发。



    八妹愕然:“这可奇了!刚才还火烧火燎的,这会儿怎么不急了?”



    “我不该急啊!”沈千寻歪头轻笑,“该急的,是婶娘才对!我要在她最着急的时候去,才显得出我的份量!”



    沐云轩,月色凄凉,满院静寂。



    李百灵坐在一棵高大的木棉树下看落花,地上的落花数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见沈千寻的踪影,便问翠儿:“你那口信传到了吗?”



    “传给了她的贴身丫环八妹!”翠儿答,“那园子自是进不去的,只能在门口叫,想来她应该也知道了!”



    李百灵低叹一声:“这个小丫头……”



    这时就听门声轻响,她抬头,黑漆漆的门洞里,一张晶莹如雪的俏颜浮了出来,头发湿湿的散着,显得发色更乌,面色更白,倒像一盏灯突然的亮了起来,那双眸子清澈明亮,散发着的,却是冰雪之光。



    一时之间,李百灵有些恍惚,她喃喃道:“你跟你母亲,长得真像!那年她初到三茶镇,镇上的男人都以为是天女下凡,明明是贫家之女,可举手投足间,却又偏偏有大家闺秀的温雅宁静,令人观之难忘。”



    “只可惜,一块绝佳美玉,最终却落入脏臭污泥之中!”沈千寻苦笑,“我娘这一生,真正是辛苦凄惨。”



    “你这话,倒跟你伯伯当年说的一样!”李百灵看着她,目光稍稍柔和一些,“阿安初次见到你母亲,便叹息连连,说她爱上沈庆,这一生怕是要过得艰难,不想一语成谶!”



    “伯伯跟婶娘一样,有大智慧,若他尚在人世,婶娘必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沈千寻低叹,“美貌有时反而无用,自身若无智慧守护,反成祸之根源!”



    李百灵嘴角微扬:“你小小年纪,倒看得通透!”



    “经历一番生死,再不通透,岂不白活?”沈千寻目光烔烔,直视李百灵,“婶娘呢?婶娘看透了吗?”



    李百灵沉默,半晌,道:“看不透,浮云太多碍了眼,所以才想叫你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可以确证你的推断。”



    “法子是早就想好了!”沈千寻回,“就看婶娘舍不舍得了!”



    “舍得?什么意思?”李百灵困惑的问。



    “我听说,婶娘的儿子,我那个哥哥,与伯伯生得十分相像,是吗?”沈千寻答非所问。



    “是,那相貌体形,跟他年轻时一模一样,就连脾气性情也一样!”提到儿子,李百灵唇角微弯,转瞬间又忽地下垂,紧张问:“你要做什么?”



    沈千寻耸耸肩:“我想用一个老掉牙的法子,要用到哥哥作主要演员!”



    她附在李百灵耳边一阵轻语,李百灵轻叹:“这法子……确实够老的!”



    “可只要演得好,真相便会水落石出,婶娘觉得呢?”沈千寻看着她。



    “好是好,可是,贤儿一向敬重沈庆,若是让他知道这人的真面目……这……”李百灵欲言又止。



    沈千寻笑:“哥哥比我年长四岁,又是个男人,婶娘是想把他关在温室里长大吗?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早点知晓这世间丑陋和人心险恶,又有什么不好?难不成要像我这样,被人害得命都快没了,才想起来反抗吗?”



    李百灵倏地一震,随即飞快点头:“就依你说的办!”



    次日清晨,李百灵再次出现在沈庆的书墨轩。



    “嫂嫂,有事?”沈庆拿起衣服,一幅行色匆匆要出门的模样,“我还正赶着上早朝,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便等我回来再说吧!”



    “是要紧事!”李百灵哀伤道:“是关于你哥哥的!”



    “哥哥的尸骨不是已经做过法事,只待运往家乡,还有什么事?”沈庆略有些耐烦。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