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9章:湖心鬼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是往日,看到他这幅模样,李百灵早将话咽回了肚子里,寄人篱下,自然要看人的脸色,她虽然自恃聪明,可是,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瘫痪的女人。



    可这一次,她却固执的将话说了下去。



    “那法师说,你哥哥的魂魄尚未聚齐,还有一缕,在他出事的那片湖心里,被那里水草困得迷了路!”李百灵的声音低沉却清晰,“法师说,要至亲的人,于他丧命之时,在湖边叫他的名字,他便会找到回家的路。”



    “无稽之谈!”沈庆愤愤的甩袖,“嫂嫂,人死如灯灭,不过一堆枯骨伴黄土,还有什么?你不要听那些法师胡说八道!快把哥哥的尸骨送回故里安葬才是!”



    “我也不想听的!可是……”李百灵抽抽噎噎的哭起来,“可我昨儿晚上回来,你哥哥就给我托梦,说被那河里的水草绑了十九年,日夜受那些鱼虾蟹蚌欺负,他哭得那样凄惨,我听得好心酸哪!”



    “那是你日有所想夜有所思!”沈庆拔高了音调,大声道:“快别胡思乱想了!回去好好休息!我还有事要办,实在没法再耽搁了!”



    他说完大步往外走,他走得那么急那么快,简直就像在跑一样,很快人就没了影儿,李百灵歪头看着,唇角微勾,露出再诡秘难看不过的笑容。



    虽然沈庆不想去,可是,如果李百灵想让他去,他基本是没办法不去的。



    下午刚下朝,便被自家老娘阮氏叫了过去,一顿声泪俱下的猛批。



    阮氏其实并不算太喜欢大儿子沈安,因为沈安不像沈庆那样贴心,当然,说白了,沈安不像她和她的二儿子沈庆那样没脸没皮只认权势,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可以出卖。



    同样是妓女养大的儿子,沈安是个异类,可能,他骨子里遗传那个早逝的父亲更多一些。



    但再怎么不喜欢,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又年纪轻轻死得早,阮氏自然心疼的不得了,经李百灵一哭诉,立时便要沈庆妥协。



    一番闹腾之后,沈庆只得点头答应,当日晚,一行人稍作准备,便前往千碧湖。



    韩伯的兴隆客栈就建在千碧湖的湖边,要等到夜半招魂,少不了便得在客栈落脚。



    经过十九年的岁月变迁,兴隆客栈已有了很大的变化,故人再次相见,韩伯却再不敢像十九年前那样,对他又叫又骂,只耷拉着眉眼不出声,沈庆十分得意。



    这就是权势的重要,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处于底层的人,就只有受人欺凌的份儿,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努力往上爬!



    只是,唯一令沈庆不舒服的是,他住的房间,竟然还是十九年前自己和沈安同住的那一间,连里面的陈设似乎都没怎么变,打开那窗斑驳的小窗,也正好可以看到满湖飘摇的荷叶。



    荷叶碧绿荷花娇艳,景色其实很不错,只是,沈庆只掠了一眼,便将窗户牢牢的关上了。



    “就没有好一点的房间了吗?”他不满的皱眉,“小二,给我换一间房!”



    小二笑嘻嘻的答:“爷,就这一间房了!左右您只是住个大半夜,爷就将就一下吧!”



    李百灵在一边低劝:“是啊,小叔,这会儿正好赶上举子应试,店店爆满,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沈庆烦躁的摆摆手:“好了,知道了,去吧去吧!”



    但在这样的房间待着,让他浑身不舒服,只在屋子里来回的走,隔壁的沈千寻对着李百灵挑挑眉毛,问:“婶娘看出问题来了吗?”



    李百灵垂下眼敛,绞着手中的帕子,一言不发。



    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



    千碧湖边,一排排红通通的灯笼亮起来,举子们三五成群的聚在河边乘凉喝酒,喝到兴起处,便开始诗兴大发,大声笑闹,那声音透过窗棂,钻进沈庆的耳朵里,让他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可年轻时的岁月,其实十分不堪,虽然爱慕他的女人众多,可是,兜中的银钱却甚少,穷书生的日子是最难熬的,尤其,他的银钱,都从身为暗娼的娘亲处得来,便越发令人羞恼郁闷。



    往事不堪回首,他拿手搓搓脸,打开门走了出去。



    “嫂嫂,眼瞅着都半夜了,能招魂了吧?”他不想待在这闷热的客栈。



    “得再候一阵呢!”李百灵的声音闷闷的传来,“你哥哥是在子时去的,还差一个时辰呢!”



    沈庆咬咬牙,只好再等,等着等着,他就觉得眼前有些发粘,外面似是有人在燃烧薰蚊的药草,气味清苦而混沌,让他的意识也模糊起来,他趴在桌上睡了一阵,听到敲门声响,便木然走了出去。



    子夜的千碧湖,一片清凉寂静,红灯笼都已熄灭,留下了淡淡的影子随风飘荡,薄而淡的月光洒在水面上,微风徐徐拂过湖面,泛起的,却是暗黑色的波浪,那黑波一圈圈向四周荡漾开来,激起水花阵阵,弄湿了他的鞋袜。



    沈庆觉得脚下的浮桥有些异样,那黑色的水浪似乎一直在涨,而水里,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蠕动,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可脚底好粘,他迈不动步,心里越发惊惶,遂对着前面的李百灵和沈千贤大声叫嚷,他自以为叫得声音足够大,可李百灵却像没听到一样,仍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边走边抛洒着纸钱,沙哑的嗓音低低召唤:“阿安,回家了!回家了!阿安!”



    阿安,沈安,哥哥……



    沈庆的心跳得厉害,眼前不断闪现出一些混乱的画面,那画面闪得他都快要喘不过气来,脚步也跄踉起来,一个不慎,他摔倒在浮桥上,指间触到一物,滑而湿粘,他放在眼前一看,一片鲜红,是血,腥而粘的血粘了他一身,同时,耳边有缥缈诡异的声音响起来:阿庆,阿庆……不要走……阿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哗啦”一声,湖心之中突然涌出一个浮肿的人影,被泡得发白的脸上,有腐烂的皮肉外翻,那人影旋风一般向他掠了过来,瞬间已扼住他的脖颈,他看到那腐尸的脸,吓得尖声大叫,那眉眼,那五官,不是他的哥哥沈安是谁?



    他拼命的挣扎着想逃,可是,他逃不掉,腐尸张嘴,有腥臭难闻的液体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打在他脸上,让他毛骨悚然。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