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恶心死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什么杀我?为什么杀我?”腐尸烂糊的嘴一张一合,白而肿的眼眶死死的盯着他看,沈庆终于承受不住,双膝一软跪在了浮桥上。



    “哥,对不起!”他捣头如捣蒜,“我是混蛋,我是畜牲,我猪狗不如我罪该万死,可是,哥哥,看在嫂嫂和侄儿的份上,你饶了我吧!我要是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照顾他们了!我求你了,好哥哥,下辈子弟弟给你做牛做马……”



    他一径苦求,那腐尸却步步紧逼,它的手缓缓伸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腐肉那种粘腻的触感和腥臭令沈安毛骨悚然,他拼命的挣扎着,那腐尸的双手却越缩越紧,那双泡得发白的眼珠子脱离了眼眶,和着腥粘混浊的液体,向他大张的嘴直直的落了下来,沈庆闭眼已然不及,“咕嘟”一声,那烂眼珠已坠落在他口中,他唬得厉声嚎叫,口齿之间的腥臭令他想疯狂呕吐,可是,腐尸却诡异一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沈庆已经呕出的胃液被逼着又吞咽了回去,而那只眼珠也咕噜一声滑入他的喉管之中,沈庆的视觉和胃觉全都被一种诡异恐怖又恶心的感觉浸润,他再也承受不住,浑身急颤,仰面倒了下去……



    但那腐尸却仍不肯放过他,它疯狂的扑在他身上,对他又踢又踹,又撕又咬,它疯狂的捶打着地上的沈庆,喉中却溢出悲痛欲绝的的压抑哭声。



    “好了!”沈千寻从浮桥下爬出来,攥住沈千贤的手,“再打下去,你就要打死他了!”



    “难道他不该死吗?”沈千贤捂着脸,无声的低泣,“天哪!竟然是他杀死了爹爹!我那么敬他爱他,可他竟然杀死了爹爹,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该死!可是,他不该死在这儿,也不该死在这个时候!因为他得死,我们得活着!”沈千寻伸手扶起他,扯着他的手飞快向前奔去,边跑边低低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快起来,按照我们计划的那样,在韩伯的客栈里跑一圈,让韩伯看到你,让那些举子看到你,让每个人都相信,沈安的鬼魂从湖心复苏了!快去!”



    沈千贤含泪看了她一眼,飞快的向客栈掠去,沈千寻则跑到一棵柳树荫后,将李百灵推了出来。



    李百灵呆呆的坐在那里,双眼圆睁,神情木然,像是不会说话,也不会思考,沈千寻急得跳脚,伸手掐了她一把,急急道:“婶娘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了吗?”



    李百灵吃痛,抬头呆呆的看着她,那冷冽如霜的眸子令她的意识稍稍聚拢,她的双拳紧攥,喉中溢出一声嘶吼:“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给阿安报仇!亏我自负聪明,可是,竟没看出这天大的破绽!从他高中头名,阿安却名落孙山暴亡之时,我就应该想到这里面必有蹊跷,可是,我竟然什么也没想到!我让我的夫君含恨而亡十九载,我却让我的儿子对着仇人感恩戴德,我……阿安,我对不起你,我没用……天哪,我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眼睛?我竟然……瞎得这么厉害!”



    “好了!”沈千寻急出了一头汗,她担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沈庆,咬牙道:“你是得给你夫君报仇,可是,如果你再不冷静一点,你不光报不了仇,你会把你儿子也搭进去的!”



    李百灵打了个激灵,那双碧幽幽的眸子终于回复清醒冷静。



    她深深的看了沈千寻一眼,俯下身子,爬下了轮椅,然后,缓缓的向沈庆爬去,她的胸腔里满是仇恨的怒火,可喉间的叫声却越发凄凉悲楚:“阿安,回家,跟我回家,阿安……”



    沈庆是在李百灵招魂一般的叫声中醒来的。



    他是醒来了,可是,却突然又觉得自己不如这么一直睡下去。



    看到他醒来,李百灵一脸的欢喜,她激动的摇着他的手,语无伦次的说:“小叔,小叔,我看到阿安了!我看到他了!阿安的魂魄回来了……可是……”



    她忽然又尖声哭起来:“阿安好可怜!阿安的身子都被鱼儿吃完了,阿安哪,你好苦的命啊!”



    她抚地痛哭,哭声凄厉如鬼,沈庆却因为她的话,忆起方才的事,嘴间一股腥臭之气,他扒着嗓子吐了个晕天晕地,原本就头晕目眩,这一吐,越发神智不清,混沌间只想逃,却有些不辨方向,一个不慎,跌落水中。



    李百灵见他落水,大呼小叫,客栈中的人早已被那鬼影的鬼啸声惊醒,正惊魂未定之际,忽又听到湖心鬼哭,一时竟无人敢上前施救,李百灵巴望着沈庆在湖中淹死,可沈庆几浮几沉之后,竟然又湿淋淋的爬上岸来。



    他的水性,还真是极佳!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沈庆自是睡不着,躲在十九年前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里,他的惨号声一声接着一声:“哥,饶了我!哥,我猪狗不如,哥……”



    他的惨叫声惊动了住在客栈里的举子们,很快,当年的旧事便被翻出,十九年前,那个腹中空空却高中头名的状元郎,那个满腹文采却榜上无名的溺水者,原本就离奇的往事,被那个飞快掠过的诡异魂灵激起,魂灵索命,这样的流言如烟如雾,迅速弥漫在这个小镇上空,继尔飞快向相隔三五里的京都扩散……



    当晚沈庆就病了。



    他趴在客栈的地板上,一边惨嚎一边呕吐,一开始只是吐些秽物脏水,后来便无物可吐,他却仿佛很不甘心似的,伸手手往嗓眼里抠,喉咙很快便被他抠破了,他开始往外吐血,吐了一口又一口,无血可吐时他便又动手去抠,仿佛中邪了一般。



    身边随行的侍卫和小厮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知道,沈庆其实只是想把吞进胃中的那枚圆滚滚的眼珠子抠出来罢了,他在自己的呕吐物中翻来找去,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却仍没发现那只眼珠。



    他隐约觉得那只眼珠就在他的肚中阴冷的看着他,看穿了他的五脏六腑,看穿了他所有的猥琐龌龊,他所有的秘密都被它看了去,它在他的体内蠕动着,像一只白色的大虫,要将他吃成一个空心人,他惊悚的大叫,伸手摸起房中的水果刀,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的肚腹之中捅去!



    他一定要把它剖出来!



    侍卫们全都看得呆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