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2章:字面上的意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儿子没了,大女儿入了冷宫,终日咯血不止,眼瞅着也快没了命,他已经够烦,二女儿龙云雁却又带外孙女搬了来,这母女俩,一个眼神终日直勾勾,一个天天犯花痴追着府里的男下人跑……



    龙震已经够烦躁,可二儿子龙逸却偏在这时跟他谈沈庆的事,他终于抑制不住的狂吼:“你是游学游傻了吗?沈庆是谁?他是死是活,跟我们王府有什么关系?若不是当年他诱惑了你二姐,若不是他生出了那个鬼女儿,我们何至于到今日这个地步!人人都说你聪明绝顶,可面对沈千寻,你却一样束手无策!”



    龙逸好脾气的等他骂完,这才温言道:“父亲大人莫急,那沈千寻可是皇上护着的人,我们若是杀了她,岂不是跟皇上作对?冒领军功一事,已令皇上对我们越王府十分不满,我们若再生事,岂不是雪上加霜?”



    “那你的意思,我们就只能任由那贱人将我们害成这样,却当缩头乌龟喽!”龙震霍地坐了起来,对着桌椅板凳好一阵荼毒,唏里哗啦一阵响之后,他气咻咻的又躺回卧塌。



    在龙震的盛怒之下,龙逸仍是好好先生模样,他轻笑道:“我们不可以动手,可是,沈庆可以啊!”



    “你什么意思?”龙震皱眉。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龙逸认真答:“人人皆知,沈庆与女儿沈千寻针尖对麦芒,若是有一日,这对父女相恨相杀同归于尽,大家一定不会感到意外的,至于皇上的病,嗯,孩儿请的神医,今儿早上已经入宫了!”



    龙震一震,那双混浊的老眼,终于又焕发出诡异的神彩。



    夏夜,漆黑而酷热,没有一丝风,空气沉闷得近乎凝滞了,即便是一动不动,也是汗出如雨,每个人都像处在同一只巨大的蒸笼之中,等着被煮熟蒸透。



    谁能冲破这炙热沉闷的牢笼?



    书墨轩,沈庆躺在床上,五姨娘围在床前守着他。



    “消息传出去了吗?”沈庆问,那嗓音粗哑难听,他的嗓子是彻底被自己抠毁了,孙神医医术虽精妙,却也无力回天,那把醇厚低沉最善勾引女人魂魄的声音再也不会有了。



    失掉一项重要谋生技能的沈庆郁闷至极,口气十分烦躁,五姨娘忙机灵的应:“老爷放心吧,人都布置好了,这院子被围得水泄不通,是二少爷差人布置的,只要那鬼敢来,一准儿让他们集体现形!”



    沈庆“嗯”了一声,忽又问:“二少爷带了很多人来吗?”



    “嗯!”阮氏使劲点头,“二少爷可上心啦!带来了好几十口人呢!一看都是精灵能干的!”



    “好几十口?”沈庆灰白的眼珠转了转,嘀咕说:“不过捉几只鬼,来那么多人做什么?他在哪儿?”



    “他没来!”五姨娘闷闷的回。



    “没来?”沈庆大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啊”了一声,怔怔的瞧了一眼窗外,“噗”地一声吹灭了烛火。



    “你去吧!”他哑声吩咐,“去让我那好女儿和好侄儿知道,我已经病入膏肓,若是再被人吓上一下,一准儿没命!”



    五姨娘“嗯”了一声,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隐在暗处的府中护卫,沈庆不再说话,瞅着漆黑的窗外发呆。



    同一时间,长公主府。



    正和情郎柔情蜜意的长公主突然接到下人报告,说是沈庆身边的小厮来了。



    “这三更半夜的,他来做什么?”长公主微微一惊,“让他进来说话!”



    小厮墨僮进门即跪拜哭喊:“长公主救命!”



    “出了什么事?”长公主越发好奇。



    “有人要杀相爷!”墨僮抹着眼泪,面色惊惶,“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黑衣人,乌泱泱的围了一院子,要取相爷的命!”



    “竟有这等事?”长公主愤怒叫道,“这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皇城根下,天子眼底,竟敢公然围攻朝廷命官!相爷的人呢?就没有一个管用的吗?”



    墨僮抽抽噎噎道:“公主也知道的,相爷哪还有什么人?因为和长公主走得近,越王爷恼怒得不行,想方设法打压相爷,相爷身边的好手死伤大半,那些黑衣人来历不明,个个彪悍,相爷哪里还招架得住?眼看命在旦夕,却死活不让奴才来说,怕给公主添麻烦,奴才这还是偷偷溜出来报信的呢!”



    “这个呆瓜!”长公主想起沈庆那俊俏风流的模样,不由一阵心疼。



    一水虽好,到底年轻,说到底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愣小子,论起知情解意体贴周到,还是沈庆这个风月老手好,他惯在花丛穿梭,深谙女性心理,无论是在聊天解闷方面,还是行巫山云雨,都比一水更加纯熟老练,长公主玩过无数男人,还没有哪一款男人,能让她如此神牵梦绕,只碍着太后的冷脸,不敢造次罢了。



    此时一听心尖上的男人有难,哪能不救?



    她当即披衣而出,站在门口大叫:“这院子里头,还有喘气的吗?”



    隐在各处的暗卫如影子般轻悄而出,领头的是她的得力干将李星,拱手回道:“殿下有何吩咐?”



    “你带上些人,去相府瞧瞧,看那小贱人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敢动本公主的男人!”长公主倨傲的说:“把那些个不长眼睛的东西,统统给本公主剁了!嗯,还有沈千寻那贱人你们几个若是看得入眼,顺道也上了吧,别折腾死就行,皇兄那儿,自有我担着!”



    “是!”李星点头离开,身后几个暗卫一听到这趟活儿还能开个荤腥,而那板上的肉,竟然京都的传奇女人沈千寻,个个色心大动,拍拍屁股一溜烟的往相府去了。



    夜,浓黑如墨,几抹魅影如期而至,湿淋淋的向书墨轩掠去,他们一起鬼嚎着向床上的沈庆扑去。



    沈庆冷哼一声,隐在暗处的打手们倾巢出动,高喊着一蜂窝向书墨轩围了过来,沈庆十分兴奋,在床上跳着大叫:“快!快捉住他们,本相今晚要把他们生煎活剥喽!”



    “你是在说自己吗?”其中一名水鬼嘿嘿笑着,一刀砍掉一名护卫的脑袋,刀法纯熟,全无半点惊惶之态,沈庆见状,隐约觉得不安,但这时暗卫们已经冲破房门,杀了进来。



    这群人如狼似虎,大部份去围歼“水鬼”,小部份却狞笑着向沈庆逼了过来。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沈庆大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