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章:恼得直想爆粗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相爷说呢?”带头的那人阴恻恻的笑,“相爷生得好女儿,连皇上都高看一眼,相爷却对她动了杀心,皇上若是知道了,定然饶不过相爷,倒不如今晚与女儿一起下了地狱,也好过明日再受审,不是吗?”



    沈庆一听,浑身冰凉,他哆哆嗦嗦叫:“龙逸,他真是好毒的心肠!”



    “少费话!快把脖子伸过来,老子一刀给你个爽快的!”那人疯狂大笑,举起大刀向他的脑壳上砍了过来,沈庆大叫一声,捂着头,疯狂逃窜。



    李星带人赶到时,正好看到沈庆在几名侍卫的护卫下四处逃亡的情景,而那几个打扮得怪模怪样的正与黑衣人交手的“水鬼”,自然也被他自觉的划分到自己人的行列,他一声令下,带来的人很快便加入混战。



    龙逸派来的黑衣人完全被打懵了。



    没法不懵,长公主的人,战斗力一向很强,人数也不少,双方势均力敌,这是一场硬仗!



    大家刀来剑往,呼来喝去,杀得热火朝天不变乐乎。



    丝毫没有人注意到,那几名“水鬼”已经褪掉身上的衣服,悄悄的向沈庆躲避的地方摸去!



    “不要与龙逸和长公主的人缠斗!”沈千寻低声嘱咐,“杀死沈庆后火速撤离!”



    可是,沈庆不见了。



    黑漆漆的房间里,本就不好找人,沈千寻也是集中了全部注意力,一直盯着沈庆,可是,等她和八妹沈千贤等人摸过去,才发现那人是沈庆身边的一个护卫,他穿着沈庆的外衫,而沈庆去哪儿了,他也不知道。



    沈千寻恼得直想爆粗口。



    又摸索着找了一阵,仍是一无所获,眼瞅着这场战斗快要到尾声了,她只得打个手势,无奈撤离。



    回到烟云阁,书墨轩的杀声仍未停。



    沈千寻懊恼异常,卷着袖管在园子里团团打转,李百灵在一旁低劝:“沈庆虽然没什么大智慧,却也有些小聪明,要杀他原就不易,这次不行,我们再作计较!这也怪了,他能躲到什么地方呢?”



    “反正他没出那屋子!”木笔在一旁肯定的说,“主子让我死盯着门边,就是防他逃走!他根本就没出那个门!”



    “那他会去哪儿?”八妹巴拉着嘴嘀咕着,“这个老小子,该不会钻进老鼠洞里去了吧?”



    “他就是钻进了老鼠洞!”一个柔媚好听的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沈千寻倏然一惊,急急问道:“谁?谁在那儿?”



    落英缤纷的花树之间,一条纤细的人影俏生生的浮了出来,却是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美眸如星,平静的注视着沈千寻,唇角微勾:“大小姐,别来无恙!”



    沈千寻蓦地一惊,这声音,这腔调,如此熟悉,可这张美丽的脸,却又如此陌生,完全对不上号。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她,试探着吐出两个字:“陆渔?”



    “啊?怎么可能?”八妹使劲摇头,“主子姐,你是打架打傻了吗?五姨娘可不长这样!”



    “我是!”陆渔笑着看向沈千寻,“几度炼狱,终于重回人间,难得还有位故人记得我,我很开心。”



    “那么,你今日出现在这里,会以什么身份与我对话呢?”沈千寻不自觉的警觉起来,陆渔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你说呢?”陆渔反问。



    沈千寻摇头,坦白回:“我不太明白痴情女子的心思。”



    “痴情女子?”陆渔笑起来,“大小姐说错了,陆渔不过就是个雅妓而已,妓者,只卖身,不卖心,因为已无心可卖!”



    沈千寻认真的看着她,好半天回了一句:“是吗?”



    陆渔嫣然一笑,回:“不是说要捉沈庆吗?我倒知道个地方,各位跟我去,会有所收获也说不定!”



    她说完转身即走,沈千寻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跟上,她既跟上了,其余人自然也步步紧随,八妹边跟边唠叨:“喂,五姨娘,这回你不会再坑我们了吧?”



    “我叫陆渔!”陆渔笑得落寞,“五姨娘早就死了,八妹忘了吗?”



    “什么?什么死了,你不是没死成吗?”八妹不明所以,继续唠叨,“我说,你这回要是再敢坑我们的话,我就把你的皮扒下来做只皮鼓!”



    沈千寻无奈开口:“八妹,你又想让我把你的嘴缝起来吗?”



    八妹倏然住嘴,却仍要小声嘀咕:“我又说错话了吗?”



    没有人回答她,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陆渔却走得很稳,行了一阵,沈千寻隐约听到水流之声,鼻间更是漫过潮湿闷热的青草气息,她低低叫:“后山堆?”



    后山堆是相府后面的一个大土丘,不算高,占地面积也不算太广,只是林木茂盛。



    陆渔点头,伸手扒开一丛青草,一只洞口露了出来。



    “这个石洞,直通沈庆的书墨轩!”陆渔看向沈千寻,“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还在山洞之中!”



    她说完一扭腰,自己先钻了进去,其余人紧随其后,行不多久,就听前面响起了跌跌撞撞的脚步声。



    沈千贤点燃了火折子,火光映射中,沈庆惊慌失措的脸一览无余。



    “你们怎么知道这儿?”沈庆绝望的叫起来,刹那间,他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他该紧紧的巴着长公主的人,而不是独自逃亡。



    可现在跑回去,已然来不及。



    “是我告诉他们的!”陆渔安静的回答。



    “你是?”沈庆呆呆的望着她。



    “陆渔!”陆渔看着他。



    许是因为太过慌张,陆渔这两个字并没有引起沈庆太多的震动,他甚至没有多问她一句,脸怎么变了之类的话,当然,在他心目中,陆渔只是诸多跟他有染的女子中的一个,再普通寻常不过,不值得在脑中记忆。



    陆渔落寞的笑了笑,转身退回到阴影之中。



    沈庆却已退无可退。



    沈千寻和沈千贤两人一步步向他逼近。



    摇曳的火光里,沈庆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上,又是血又是汗,眼睛里满是血丝,几乎要暴出眼眶,他抹了把脸上的汗,突然仰头大笑。



    “好女儿,乖侄儿,你们很想杀死我,对吗?”



    沈千寻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回:“临死之前,你可以说上几句废话!”



    “你不能杀我!”沈庆仰头,“我可是朝廷命官,是皇上任命的一国之相,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成!”



    沈千寻捂着嘴,打了个呵欠:“你在说梦话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