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种草莓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长公主立时败了胃口。



    她扭扭肥屁股,带着自己的人,一溜烟走掉了,剩下老鼠眼和一众随行官员大小瞪小眼,不知如何收拾残局。



    沈千寻的目光在四五姨娘和沈千梦的脸上缓缓掠过。



    这些人不约合同的保持着明智的沉默,她们用悲痛的干嚎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惧,只有抱着沈庆尸身哭得死去活来的阮氏突然扯着嗓子叫起来:“昨儿晚上,龙逸来过,一定是他干的,一定要他要杀庆儿!”



    老鼠眼和官员们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龙逸可是越王府的二少爷,他们是得罪不起的。



    得罪不起,却还得回去复命,一群酒囊饭袋来势汹汹去时却无声,他们集体装耳聋,假装没听到阮氏的哭叫,带着一大堆的疑问回宫复命了。



    沈千寻拍拍衣袖,认真的尽起嫡女的责任,给沈庆收尸,择日发丧。



    没了沈庆和龙云雁的相府,一派安宁平静,上上下下的都很乖,唯沈千寻的命是从,沈千寻安排好一切,自回烟云阁补觉。



    这一睡,直睡到薄暮时分,这才懒懒的爬起来,她伸了个懒腰,披衣出门,门外,一抹白色身影负手立在廊间,听见动静,缓缓转过身来,对她绽开温润的笑容。



    “木笔说,昨天夜里,你又抓了不少鱼!”龙天语轻扳住她的肩,将她散乱的头发往脑后掖了掖,“那只最大的,有没有抓到?”



    沈千寻遗憾的摇头:“那鱼太精明,一点破绽也没露,他撒下的那些虾兵蟹将,全是从未见过的生脸!”



    “龙逸一向小心谨慎,倒也在意料之中了。”龙天语轻淡道,“这回鬼打鬼打得这般热闹,今儿早朝,听说太和殿里都吵翻了天!我一直担心有人欺负你!”



    “我怎么会被人欺负?”沈千寻得瑟的笑,“我有防御法宝在身,只有我欺负别人好不好?”



    龙天语轻哧一声,眸间忽转忧郁:“你这防御法宝,也不知还能用上几时,那位姓孙的神医,昨晚就入宫了!”



    “他很有名?”沈千寻皱眉,在前身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印象,当然,前身孤陋寡闻。



    “十五年前,他曾是龙熙有名的神医,只是后来,不知为何突然隐退,而龙逸也算有本事,竟然又将他扒拉了出来。”龙天语简单的介绍着情况,“他医术高超,行医经验一大把,胡子也一大把,比你这个小丫头显然更令人信服。”



    沈千寻撅撅嘴:“这么说来,我应该也找些胡子,粘在自己嘴上!”



    龙天语哑然失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又继续说:“据闻,皇上待他很是亲厚,还留他在宫中住了一宿,另外,你曾治愈的那些病人,怕是有些不好,有人在他们的药汤里多添了一味药,问题出在那些药馆的大夫身上,恐是受到了威胁,不得已而为之,我的人虽然努力补救,但估计,仍有一部份人不能幸免……”



    他说着,从身上掏出十几页纸来,递给沈千寻,沈千寻接过来一看,却是医馆的大夫们所置换的药物清单,患者何人,置换何药,置换过几次,全记得清清朗朗,明明白白。



    她噗地笑出声来,看着龙天语说:“你这工作,做得这样细致,还担心什么?”



    龙天语眨眨眼,回:“我不懂医术,我不知道这些药到底是什么,听你这意思,想补救并不困难?”



    “你把这些不利之药的名称都提供给我了,我依法解毒就是,有什么困难的?”沈千寻一目十行的掠完药单,已然胸有成竹,龙天语见她面色轻松,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又咕哝说:“也不知那孙景在皇宫里都跟皇上说了什么,瞒得还挺紧,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出来,也不知……”



    沈千寻轻轻捂住他的嘴。



    “焦虑症?”她笑着问,“云王殿下,也会害焦虑症吗?”



    龙天语苦笑:“不是,我只是突然发现,我可能做错了一件事。”



    “嗯?”沈千寻不解的问,“哪件事做错了?”



    “向你示爱!”龙天语答。



    “你后悔了?”沈千寻皱眉。



    “是,后悔了!”龙天语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满目忧伤沉痛,“你本来站在悬崖边上,我却是已经半个身子都坠在崖外,可我还尝试着伸手去拉你一把,最后的结果是,把你半个身子也扯下来了!”



    “站在悬崖边上,跟半个身子都坠在悬外,没有本质区别!”沈千寻摇头。



    “有!你原本可以冲出重围的,你有那个能力!”龙天语眸中眨起深幽难懂的波澜,“可是,现在……”



    “没有你,我冲不出去!”沈千寻笑起来,“你知道的,所以,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休想丢下我,一个人坠落!我宁愿跟你一起落崖,摔得粉身碎骨,也不愿看你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我!”



    龙天语的眸光微闪:“原来,你是个善妒的女人!”



    “你有意见?”沈千寻反问。



    “我喜欢!”龙天语俯身吻住她的唇。



    夜色沉寂,八妹和雪松朱柏早已知趣退场,雕花画廊之上,花影曼妙之中,两人缠绵的身影生动如画,新掌起的灯笼透出红通通的光,将他们的影子投射在粉墙上,那般旖旎美好。



    只是,这样的剪影,落在沈千梦的眼里,则是别有滋味上心头。



    烟云阁门外的花树旁,她仰头看了又看,一双眼又涩又疼,却仍固执的站在那里,像午夜的幽灵,徘徊着不肯离去。



    虽然隔着一院花草和一堵粉墙,沈千寻依然能感觉到她恨毒怨怼的目光。



    龙天语淡漠的掠了一眼,说:“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打女人不对,可有的时候,真的很想揍人!”



    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哪里轮得到你揍?我这不是腾出手来了吗?嫡女教训庶女,你说,是不是天经地义?”



    龙天语失笑:“坏丫头!”



    沈千寻摇头:“我只是说说罢了,我这人比较极端,只喜欢杀人,不喜欢揍人,这活儿,貌似苏紫嫣比较擅长。”



    “可她不会随便揍人啊!”龙天语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等她的下文。



    “所以,得找我们鬼殿下帮忙喽!”沈千寻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次日,某处偏僻民房,热风闷人,知了聒躁。



    龙天若袒胸露乳摊手摊脚的躺在一只水塌上,一头四脚同时对着沈千寻摇。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