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以命赌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若的办事效率惊人,不过一个时辰,他已成功把在外面为沈庆置办丧事的孝顺女儿沈千梦调戏了一通,据说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人家又搂又亲,还情意绵绵的要做人家的坚强后盾,沈千梦完全被他搞懵了头,居然任抱任亲,没作任何反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儿很快又成为京都的一大桃色新闻,龙天若这作派,大家倒一点儿也不觉得新鲜,就着茶水饭菜咀嚼了一通,也就忘到了脑勺后,左右他这个浪荡子,调戏良家妇女也不是头一遭。



    可苏紫嫣不淡定了。



    上次受人蛊惑被穿成羊肉串的事,她本来就在心里犯嘀咕,苏家也大致猜到会与沈千梦有些牵连,只是没有实证,只得隐忍,毕竟沈千梦的外祖父也是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暂时不好撕破脸皮,可这事一出,苏紫嫣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与沈千寻相比,苏紫嫣身上的那点功夫就是个屁,可是,与沈千梦站在一堆,苏紫嫣那屁大点功夫立马升级变海啸龙卷风。



    可怜的沈千梦刚被龙天若亲过,还没回过神来,便被飞扬跋扈的苏大小姐当街狂揍了一顿,只打得鼻青脸肿花容凌乱,等到她的外祖父,吏部侍郎薛元信得到讯息,派人赶过来,肇事的苏大小姐已经没了踪影。



    这事儿两家会怎么撕扯,沈千寻倒懒得管,她只知道,看到浑身是伤的沈千梦直着出去,横着回来,她心里爽歪歪。



    但很可惜,她也没爽多久,沈千梦刚进门没多久,门口就来了一堆病患家属,义愤填膺的在门口叫嚣,说她是庸医,说她误人性命,臭鸡蛋烂菜叶扔得满门都是,沈千寻撸起袖管,淡定的拎起医箱出门。



    “主子姐,你确定你这会儿要出去吗?”八妹在一旁探头探脑,“我怕你会被打成沈千梦那样!”



    “所以啊,要你是用来干什么的?”沈千寻好整以暇的回。



    “打架?”八妹立时兴奋起来,“可以打吗?你确定?”



    “不是打,是封嘴!”沈千寻扔了几根绳子和破抹布给她,“别让他们聒躁,可也别打坏喽!不然,我怎么瞧病?”



    “了解!”八妹背上绳子破抹布打头阵,雪松和朱柏殿后,沈千寻一袭白裙飘飘,潇洒自若的走出相府大门。



    一群人蜜峰一样“嗡”地围了上来。



    “有病看病,不许胡闹!”沈千寻双手负后,气定神闲的开口。



    闹事的人自然是不肯听,叽里呱啦作张牙舞爪状,可是,这种时候,靠的是拳头说话,几个回合下来,这些人便全部哑了壳。



    沈千寻提起裙摆,轻巧的从那一堆污物上越了过去,落脚处,紫色的鞋袜依然整洁干净,优雅白裙亦不曾染得一丝尘埃。



    解毒,施药,治病,救人,沈千寻像只翩翩白蝶般翻飞在京都十几户人家的院落里,药到病除自然没那么容易,可是,有龙天语做的功夫在前,有她的淡定自信在后,那些被人挑拨而躁动不已的病人的心,总算平息了一些。



    一上午忙得手软脚软,还好有知心爱人悉心照应,刚觉得肚饿,木槿便驾着马车,带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来,沈千寻也不客气,净手洗面,坐在堆满冰块清凉宜人的马车内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见她吃好了饭,木槿慢吞吞开口:“沈姑娘,这会儿,胡公公应该已经出宫了,主子让我把这个给你!”



    他从怀中掏出一朵小小的雏菊,郑重其事的递给沈千寻,沈千寻放在掌心看了一会儿,问:“什么意思?”



    “你把这花别在身上,可保平安无虞!”木槿简单的答。



    沈千寻把花放在鼻间嗅了嗅,轻叹:“木槿,你有没有觉得,你家主子,最近有点神精过敏?”



    “何止是神精过敏?”木槿眸光幽怨,“他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会儿看不到你,他便开始焦躁不安,他要我们时时刻刻关注着你的动向,他有时一个人对着满园花束长吁短叹,有时又不知因为什么,自顾自大笑出声,他再也不是我们守护了那么多年的云王殿下了!沈姑娘,您得爱惜点自己的命,因为,您的命已经不是您一个人的了!您的命,有一半,属于云王!”



    沈千寻心底一暖,慨然应:“我知道!”



    “知道就好!”木槿叹口气,“我送您回府!愿您此行顺利!”



    “会的!”沈千寻将那朵小雏菊别在胸襟上,爱怜的看了又看,小小的金黄的一轮,似一轮小小的太阳,让她的心里明亮而安静。



    从今以后,她不是一个人了。



    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好!



    一走进宫门,沈千寻便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似乎每走进一道宫门,便会有无形的影子将她无声的跟随,然而那种跟随是妥帖而温暖的,她知道,一切都缘于那朵雏菊。



    仁德殿里,龙熙帝正在等着她。



    坐在龙熙帝下首的,一个是早就见过的龙逸,面色一如平常般淡然平静,另一个,则是一个身着黑白相间长袍的男子,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过头来,与她打了个照面。



    年约四十,面白有须,眼角有纹,骨格清奇,目光矍铄,捻须轻语的动作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只是……



    就算胡子长,也没必要老是扯来扯去的吧?是觉得这个样子很拉风很唬人吗?还是欺负她没有胡子可扯?



    沈千寻的心里,充满着对他的蔑视。



    一个真正的医者,是不屑于给病患下毒的,所以,这位老兄,是医药界的败类。



    她沈千寻是谁?



    医药界的精英,或许并不站在正义的一方,但绝对是为完爆这败类而来!



    龙熙帝微笑着介绍:“沈千寻,这位是孙神医!”



    “久仰!”沈千寻冲孙景颔首微笑,对方报之以同样虚假的客套的笑容,回:“沈姑娘大名,如雷贯耳,如今一晤,越发觉得姑娘有仙人之姿,令人无限敬仰!”



    “孙先生客气了!”沈千寻将药箱放在手边,寻一只椅子坐定,懒得再跟面前的人客套,便直奔主题。



    “皇上宣臣女进宫,不知所为何事?”



    “朕宣大夫进宫,自然是为朕瞧病!”龙熙帝稀疏的眉毛微挑,黑黑的眼睛钉在了她身上,“算起来,朕为这肺痨之症,不间断的服药,已有些日子了,朕想问一下,这药,可以停了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