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9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上若想停,自然便能停!”沈千寻回答得滴水不漏,“只是,以医者的角度来说,臣女认为,还须再服用一段时日,以作巩固之用!”



    “在下略有一些不同意见!”孙景霍地站起来,“沈姑娘既然身为医者,便应知道,是药三分毒,长期服药,对皇上身体不利,更何况,臣和几位太医为皇上做过检查,他的身体十分健康,已无须再用药!”



    “孙先生可曾治过肺痨病人?”沈千寻平静反问。



    “当然!”孙景答得飞快,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京郊一位肖姓病患,当时已经病入膏肓,我施药相救,现已与平常人无异,还有一个,是临安城的一位李姓病患,这两个人,皆有名有姓有据可查,而他的服药疗程不过一月即可,哪如沈姑娘所说的三五个月?不知沈姑娘在治疗皇上之前,可曾治愈过肺痨病人?”



    沈千寻不说话,歪头看他,孙景被她看得脸部肌肉微抽,不自觉的问:“你不信?”



    “信!”沈千寻哑然失笑。



    这真不是一个好演员,撒谎都撒不圆,真正胸有成竹的人才不会像他这样,一古脑儿的把病患的信息说出来,好像这会儿不说,下一秒就会忘记了一样。



    “所以,在这方面,孙先生的医术经验显然更胜一筹,对吧?”龙熙帝开口,“沈千寻,你觉得孙先生说的怎么样?”



    “皇上若觉孙先生的医术更令您信服,臣女也无话可说。”沈千寻耸耸肩,“这药皇上若想停便停,但日后有什么问题,臣女概不负责!”



    “既然已经痊愈,还能有什么问题?”龙逸终于没耐住性子开口,“沈大小姐,你这话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圣上曾尝过肺痨之苦,你这样说,岂不是故意让他内心不安?”



    “二少爷这话听起来才真正是危言耸听吧?”沈千寻针锋相对的顶上去,“二少爷是怎么个意思?难不成我尽心尽力为皇上治病,还治出错来了?我说皇上的肺痨没好,孙神医的论断是好了,两家之言,谁是谁非,如何论断?二少爷给个法子如何?”



    “这也简单!”龙逸眸间掠过一抹得意之色,他清咳一声,说:“皇上,我说一个法子,您瞧着行不行?由沈千寻和孙景两人同时对两名肺痨患者施药医治,谁先治好,谁的医术便更高一筹,日后自然要以医术高者为参照,皇上以为如何?”



    “这个法子不错!”龙熙帝点头,看向沈千寻,“沈千寻,你觉得呢?”



    沈千寻摇头:“这法子好虽好,只是,有些麻烦,因为要判别这两个肺痨患者的轻重程度,颇有些不易,不足以体现比赛的公平性。”



    “那依你所言,怎么样才叫公平呢?”孙景插话。



    沈千寻诡秘一笑,回:“我出一个法子,一准儿公平,就不知道孙神医,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孙景轻哧:“有何不敢?”



    “那好!”沈千寻朗声道:“为保证比赛的公平性,请孙先生与我同时接触一名肺痨患者,我们一起感染上肺痨,人都说医者难自医,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看谁先医好自身,这样的说服力才够强,不是吗?”



    沈千寻一番话说完,整个大殿鸦雀无声,龙熙帝怔怔的看着她,两眼发直,龙逸张大了嘴,好半天没有说话,而那位孙神医则是面色煞白,冷汗淋漓,呆若木鸡。



    一看他那脸色,沈千寻就知道,这回自己又赢定了。



    这位被盛名所累的神医,一定还不曾攻克这个医学难题吧?几百数千年来,经过那么多医学界人士的努力,才能勉强治愈的肺痨之症,这个老古董哪有那个本事啊!



    当然,沈千寻这么做有点不地道,明摆着是拿现代人的技术来欺负人古代人,可是,谁让他欠欺负呢?好好的隐居日子不过,非得跟龙逸跑出来兴风作浪,姐们儿只好对不起你了!



    沈千寻气定神闲的开口相催:“孙先生,我在等您的回应!”



    孙景抹了把脸上的汗,紧张的掠了龙逸一眼。



    “有必要这样吗?”龙逸干笑,“这个……”



    “当然有必要!”沈千寻利落的打断他的话,“这些日子,我沈千寻受够了!绞尽脑汁用尽心力的给皇上瞧病,有些人偏要在后头无事生非乱嚼舌头,说什么皇上患的根本不是肺痨,我一直给皇上用药,还不肯把药方交出来,就是为了要挟皇上,这样的话,听得我实在心寒得很,治病的用药,全由皇上的身体状况来决定,哪里有什么固定的方子可出?不过是有些人瞧我不顺眼,想方设法想要我的命罢了!今日索性便以命赌命好了!也好堵住那些脏污之口!”



    龙逸被她突突一番话堵得直翻白眼,孙景那边急得不行,一个劲扯他的袖口,沈千寻却偏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毫不客气的堵死了他的退路。



    “孙先生快应了吧!为人臣子者,当为君王舍生忘死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如今不过受些病痛苦楚,又无性命之忧,若连这点事都不肯为皇上做,岂不是不忠不义?皇上,您说是不是?”



    她转向龙熙帝,面容平静,目光淡漠,龙熙帝对着这张欺雪赛霜般的净白小脸发起了呆,他承认,他活到四十多岁,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女人,不,她甚至还称不上一个女人,只是一个清冷孤傲的小丫头。



    以命赌命……



    龙熙帝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液,心头忽然生出歉疚之意,或许,是他太过多疑了吧?



    “孙先生一直不回话,我就当您默认了吧!”沈千寻拍拍衣袖,说:“皇上,臣女做事一向干脆利落,拣日不如撞日,依臣女所见,不如今天就开始实施吧!早一天出结果,皇上也可以早日安心,不是吗?再说了,这宫里,倒还有位现成的肺痨症患者!汐贵妃现在应该病入膏肓时日无多了吧?不如,我们一起去瞧瞧她,如何?”



    她是一脸的云淡风轻,龙熙帝则抱臂作壁上观,他确实想借此机会,检验一下沈千寻到底有没有在忽悠他,龙逸却已面色铁青,但这种时候,他只能进,无法退,否则,就是自已抽自己的嘴巴。



    他不想退,可苦了那位孙神医,一幅腿肚子都快要转筋的模样,若不是龙逸伸手扶了他一把,只怕立时要像一滩烂泥样瘫软在地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