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章:豁出命来又怎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瞧在眼中,心中暗觉好笑,还只是说说就怕了,那要是见到肺痨末期的汐贵妃,岂不是要吓得尿裤子?



    她生出捉弄之意,自然要给他来个雪上加霜,当即对一旁随侍的胡厚德说:“有劳公公,带我们走一趟!”



    胡厚德张口结舌,见过狠的,没见过对自己也这么狠的,健康水灵的一个姑娘家家,居然要去感染肺痨,那可是又遭罪又磨人的绝症啊,这要是有个万一,这条小命可就真的没了啊!



    他因为沈千寻的大方,对她一直深有好感,遂低劝道:“沈姑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你可要三思啊!”



    “为了皇上龙体安康,豁出命来又怎样?”沈千寻的话说得十分漂亮,“胡公公,前头带路就是!”



    胡厚德无奈,只得转身出了宫门,吩咐龙辇来接龙熙帝,沈千寻孙景和龙逸则步行跟在后头。



    汐贵妃身患那该死之病,其实住的地方,连冷宫都算不上,就是皇宫最边角的一处小房子,因是临水而居,又逢梅雨季节,自是潮湿不堪,负责照应的两名宫女也是一脸嫌弃,生怕感染上了,进进出出的都拿厚厚的围嘴包上。



    在这样的环境和侍奉之下,汐贵妃的情形可想而知,那房门一打开,病床上卧着的女人,哪里还是昔日那光鲜模样?瘦得皮包骨头,眼窝深陷,两腮却红得十分诡异,听见脚步声,她也不曾抬头,只是那咳嗽声却一直不停,一声紧似一声,直咳得两嘴全是血沫,便用袖口随意抹了一把,未抹尽的血凝在嘴角,看上去就如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吓人至极。



    龙熙帝惊悸的停住了脚,龙逸黯然闭上双眼,孙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唯有沈千寻,气定神闲,淡定相邀:“孙先生,请吧!”



    孙景下意识的摇头。



    “其实没什么的!”沈千寻的口吻似是哄孩子一般,“同为医者,你该知道,处在肺痨末期时,我们若想感染上,再容易不过,也不过就是一两天的事儿,一旦出现咳嗽发烧,这事就搞定了!快进来吧,孙先生,汐贵妃也没什么熬头了,要是她死了,咱还得再也出宫去找肺痨症患者,这可不怎么好找哪!”



    她说得轻轻巧巧的,孙景那边却觉有重锤敲在耳畔,一声重似一声,汐贵妃的惨像令他不寒而栗,而沈千寻此时却已扯着他的袖儿往屋里头拽,眼瞅着就要靠近那病塌,他终于再也绷不住,歇斯底里的狂叫一声,甩开沈千寻,一溜烟跑开了。



    “哎,这怎么还跑了啊?”沈千寻跟在后头大叫,“有事说事,这跑算什么啊?二少爷,您这请的哪门子神医啊?这点胆子都没有!还敢出来在医道上混?”



    龙逸的脸由铁青变成猪肝红。



    龙熙帝冷哼一声,很快便有侍卫将孙景拘了回来,孙景跪伏于地,抖抖索索的叩头:“皇上,草民有罪!草民从未治愈过什么肺痨病人!草民信口胡说,欺瞒了皇上,求皇上降罪!”



    龙熙帝冷着脸,缓缓看向龙逸:“你,真是给朕找了一位好大夫!”



    “臣有罪!”龙逸双膝一软,也跪了下来,“是臣识人不慧,但臣实是为皇上龙体着想,并无半分私心,臣也未曾想到……”



    “够了!”龙熙帝愤愤的一甩袍袖,咬牙道:“还敢说没有私心?你只顾着你王府里的那点小恩怨,何尝将朕放在眼中?朕看龙震真是老了,连自家儿孙都教不好!”



    龙逸一听这话,大汗淋漓,也不再争辩,只不住叩头,龙熙帝却已大步离开,临上龙辇那一刻,突然冷笑一声,道:“来人,将这招摇撞骗的假神医,扔到汐贵妃的屋里头,就当给贵妃陪葬了!”



    孙景一听,如遭雷击,扯着嗓子惨叫不已:“皇上饶命!二少爷救命啊!皇上,我再也不敢了,二少爷……”



    他的声音太过聒躁,惹恼了侍卫,一个巴掌抽过去,很快就没了声息,两名侍卫一人架住他一只胳膊,像扔死猪一样,将他扔进了汐贵妃的屋子。



    沈千寻沉静而立,一脸漠然的看着这一幕,直到龙熙帝的声音再度响起。



    “沈千寻,朕信你,朕会继续服药,你的一番赤诚之心,朕都瞧在眼里,胡厚德,传朕的口谕,沈千寻护佑龙体有功,重赏!”



    这回还真是重赏,金银财宝玉器首饰绫罗绸缎摆在面前,五光十色,琳琅满目,沈千寻看花了眼,龙逸却看得眼睛发绿头发晕,临出宫门的那一瞬间,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



    “二少爷当心!”沈千寻很有爱心的叫,“你可是越王府的头脑,若是跌坏了,可就麻烦了!”



    龙逸拉紧缰绳,鼓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盯着她看,看了半晌,他缓慢开口:“沈千寻,我们没完!”



    “当然没完!”沈千寻伶牙俐齿的回应,“害死我娘的元凶还喘着气儿呢,二少爷想完,我也不愿意啊!”



    龙逸愕然,随即阴恻恻的笑起来:“沈千寻,你还真是坦率得可以!只是,你觉得自己会赢吗?”



    “我好像已经赢了二少爷两场了,不是吗?”沈千寻浓眉微挑,下巴微仰。



    “有时候,赢就是输,输就是赢!”龙逸嘴角微勾,“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凭着自己的那点微末之技,可以支撑多久?”



    “这可说不定!”沈千寻笑嘻嘻的回,“没准儿能撑个千秋万代也说不好呢!哪怕就撑那么几个月,能看到二少爷气得跳脚,也是件开心的事儿,您说对吗?”



    “我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龙逸打个哈哈,一脸的不屑。



    “不是吗?”沈千寻反问,目光掠过他的足尖,嗤笑道:“二少爷要不是太生气,怎么连自己的脚丫子跑出来都不知道?敢情这五只脚指是出来乘凉的吗?这可真是有损二少爷翩翩君子的形像啊!”



    龙逸一惊,低头一看,自己的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踢破了,想来是刚才太过恼怒,又隐忍不发,一直在马蹬上蹭的缘故,难怪方才在宫门口经过的人,都要不自觉的瞧他一眼,龙逸忙不迭的将脚缩回去,脸上却火辣辣的烧起来。



    丢人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