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好想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什么不一样!”龙从文平静却清晰的强调,“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越王府之前太满,此时有所亏损,反倒是难得的福气!而相府的沈千寻,此时却已满到极致,想必一泄千里之日亦不会远,一切早有定数,二哥又何必徒增烦恼?”



    他的话音未落,龙逸已夸张的爆笑出声,他指着龙从文,笑得前仰后合,“父亲,你瞧瞧,你听听啊,原来死人还是福气啊?这是哪门子的福气?你告诉我!”



    他伸手扯起龙从文的衣领,毫不客气的将他掼出了小亭,龙从文的脚上踉跄了几下,最终还是稳稳的站定,他负手立在甬道上,不言不笑,不气不恼,任龙逸骂得嗓音嘶哑,这才施施然拂了拂袍角,无声无息的去了。



    官道上,沈千寻扬鞭催马,驮着一马车的赏赐和雀跃的心情,往相府飞奔。



    车到拐弯处,忽见黄烟滚滚,旌旗飘飘,数骑人马转瞬飞驰而至,牢牢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三姑不得已将马车停了下来。



    沈千寻掀开车帘,对上一张冷血粗糙的脸。



    这张脸饱经风霜,面容赤红,毛孔粗大,浓而黑的胡须将他半张脸都埋没了,或许是因为面色太过赤红的缘故,那把胡须在阳光下也隐隐透出些许红色,藏在乱发和红胡子里的一双眼凌利如刀,正肆无忌惮的往她身上扫射。



    沈千寻的目光定格在他乌黑笨重的铠甲上。



    她有点想笑。



    大热天的,披一件铁家伙在身上,这丫的是想做移动版的太阳能?就算从边关急赶数千里回来面圣,也好歹洗把脸刮刮胡子什么的,弄成这幅邋遢肮脏的样儿,不怕吓到那位超爱干净的龙熙帝吗?



    她清咳一声开口:“我道是谁,却原来是龙啸龙大将军回朝!三姑,快给龙将军让道!”



    三姑眨眨眼,扬了扬马鞭,但马儿很茫然,因为它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有一堵马墙围着,马儿打了个响鼻,无奈的咴了一声,转回了原地。



    沈千寻轻哧一声,伸手将座位上龙熙帝赏赐的首饰摸了几只,往脖腕间套了又套,直套得满满当当的,这才哗啦啦的走了出来。



    “喂,这位大哥,你的马儿,挡了我的道儿!”她晃着手腕,慢悠悠的朝路正中那个满嘴黄牙的壮男走去。



    她的话惹来这群彪悍的沙场宿将的狂笑。



    “这不叫挡道,这叫交配,知道吗?”壮男歪着一张嘴,拿一只铁钉剔他那黄黄的大板牙,说出来的话也如他的牙垢一般污秽不堪,“这驹儿是个雄的,你是个雌的,不刚好配成一对?”



    他这混话一出口,其他人笑得直要打跌,沈千寻雪眸微眯,唇角轻挑,扬起的,却是彻骨的冷笑。



    “你家妻子女儿,也是个雌的,这么好的雄马儿,留给大哥的妻母女儿去配最好,都是自家人,知根知底,也知情知趣,不是吗?”沈千寻脚步未停,片刻间已走到那匹马前。



    那壮汉闻言大怒,当下马鞭一扬,在马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马儿受惊,自然撒蹄乱踢,沈千寻惊呼一声,似是被那马儿掀倒在地,那群兵痞笑得越发狂浪,而旁边的小树林里,一直在暗中保护的木笔等人再也忍耐不住,就要倾巢而出,这时,却听“啊”地一声惨叫……



    那原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的壮汉一头栽了下去,脖间血流如注,热乎乎的涌入黄土之中,腿脚一个劲的抽搐着,也不知是死是活,而与此同时,那匹马也悲鸣一声,前蹄一曲,跪倒在地,两腿之间,白骨累累,竟也似受了重伤。



    而沈千寻,却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手中银白色的解剖刀上,有热血正缓缓的往下滴答着,衬着她脸上冰雪般的诡异笑容,让人在三伏天也觉得后脑勺一个劲发凉。



    这十来个人,个个是沙场宿将,平日时见惯血腥杀戮,早已将死亡看得稀松平常,可是,这一时,这一刻,这些人却像哑巴了一样,大张着嘴,大睁着眼,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不是害怕,是惊讶。



    她怎么敢?



    这个纤弱瘦小如病猫样的黄毛丫头,她怎么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毫不犹豫的杀掉朝廷的有功之臣?



    要知道,这十几个人,每一个都是战功累累!



    极度的惊讶过后,是极度的愤怒,龙啸怒吼:“沈千寻,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死朝廷的功臣!”



    “是功臣吗?”沈千寻讥诮的回,“我却要说他是罪臣!因为他刚刚太过无礼,竟然打碎了皇上御赐给我的玉镯!龙大将军,他们没进过皇宫,不懂得这宫里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吧?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罪名吧?”



    “我呸!一个破镯子能抵得过我兄弟一条命?”龙啸身边的一个副将忿忿的叫起来,“兄弟们,快把这个死丫头宰了,给咱兄弟报仇!”



    他这一招呼,那十来人便叫嚣着,杀气腾腾的扑了过来,沈千寻飞身掠上车顶,双手朝天举起一尊小小玉佛,厉声叫:“有皇上御赐之物在此,我看谁敢动我一根汗毛?”



    “什么御赐之物?老子照砍不误!”一个粗野莽汉骂骂咧咧的冲过来,却被龙啸伸手扯住,低声劝:“不要胡说八道!”



    “看来龙将军还不算糊涂!知道你的属下在胡说八道!”沈千寻冷笑,“你们再怎么牛气,也得记住,你们是皇上的奴才皇上的兵,不是这位龙啸大将军的!还要来砍御赐之物?龙啸,看来,你是想鼓动你的这帮兄弟谋反啊!”



    龙啸恶狠狠的瞪着她,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倏然变得血红,但他再怎么生气也没用,沈千寻摆明了是要拿鸡毛当令箭,可她扔出的这根鸡毛可非比寻常,说轻也轻,可说重,却又极重。



    皇帝御赐之物,是要摆在家中供着拜着的,若是不小心打碎了,就要自请罪责,如果刻意损坏,那绝对是大逆不道,推出去砍头也不是没有可能。



    本来想给别人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最后砸到自己脚上,龙啸的头有点痛,看来,他的父亲兄弟没说错,这个沈千寻,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眼见着那被割了脖颈的副将只剩下半条命,龙啸决意忍下这口气,实际上,他不忍也不行,他吩咐身边的随从,说:“把他带上,随我们一起进宫,请太医给他好生医治!”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